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鼻烟壶方寸之地可纳诗书画三绝(组图)

2015年08月30日05:5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西风烈》
《西风烈》
《雨霁》
《雨霁》
书法柱壶
书法柱壶
付国顺,字牧梦,1954年生,河北省武邑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国际书画协会理事,中国鼻烟壶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冀派内画协会副主席。
付国顺,字牧梦,1954年生,河北省武邑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国际书画协会理事,中国鼻烟壶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冀派内画协会副主席。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付国顺——鼻烟壶方寸之地

  可纳诗书画三绝

  在鼻烟壶里画“内画”,是我国特有的传统工艺。如何透过小小的壶口,以一柄弯毛笔、一颗灵慧心,在寸幅大小的壶腹内壁中,将大自然的奇观美景、人物及花鸟的神态生机,表现得精细入微?这门绝技,几百年来被很多人赞为“鬼斧神工”。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付国顺便是掌握这门绝技的高手。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在继承传统、精研技法的同时,又独辟蹊径,形成了诗、书、画结合,相得益彰的艺术风格,以丰富的学养和文人的情怀将内画艺术推向一个深文隐蔚的诗化境界。日前,他的作品来到广州二沙岛岭南会第二届“燕赵瑰宝——河北省工艺美术精品展”进行展出,可令广州的观众一饱眼福。

  文/图:广州日报记者金叶

  追随宗师熏习内画传统

  独辟蹊径移植外画技法

  付国顺于1954年生于河北省武邑县大紫塔乡前顺子村,自幼酷爱美术。1977年8月,已在海内外享有较高知名度的冀派内画创始人王习三先生,创办“衡水地区特种工艺厂”,从各县招录学员。付国顺同众多考生一起前来应试,经全天的绘画和书法考核,他以衡水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王习三先生收为弟子,从此走上了内画艺术的道路。

  在内画界,王习三老先生是令人高山仰止的人物,付国顺深得他的嫡传,加之勤奋好学、悟性极高,很快便以精湛的技艺在河北内画界脱颖而出。

  付国顺告诉记者,在四十岁之前,他一直跟着王老先生、跟着冀派的传统在学习。“主要就是在鼻烟壶上临一些古代名画,非常精细,惟妙惟肖。王老先生作为鼻烟壶内画的一代宗师,自己走的就是这条非常精妙的路子。”

  但四十岁之后,付国顺越来越深刻地认识到,内画的艺术规律同其他门类一样,必须在继承传统后有所创新。“我这一代,如果仍旧按照老师的路子亦步亦趋,那就像齐白石说学他的画一样,学他者生,像他者死。我得独辟蹊径,所以我又用了很多年的时间,摸索出一条自己的道路。”比如他更加自由地吸收外画的画法,尝试着将外画水墨洇染、色彩柔润的写意画法,反笔巧施于寸幅内画中;画山水的时候,他用水碰墨、水碰彩、彩碰墨的“交织碰染法”,描绘山水内画中的朝晖暮霭、山岚云影;花鸟内画中,又尝试内画前辈未曾用过的“皴色搓染法”、“麻笔补缀法”、“移墨运彩法”,烘托画面气氛,拓展深邃的画意。这些在外画当中已经相当成熟的技法,有史以来第一次被移植到了内画当中,大大丰富了内画艺术的表现力,使内画作品在精雕细琢的基础上更平添了润泽和张力。

  付国顺还是第一个将诗、书、画三绝相得益彰地移植到内画中的人。内画书法一向被视作内画行当中的高难度课题,素有“内画易学落款难”之说。有的内画师在宣纸上挥笔泼墨、龙飞凤舞毫无问题,一旦要内画落款,却只能摹笔划道的拼凑仿写。但付国顺的内画行书却娴熟精道,纵横驰骋不失章法,神韵飘逸不乏风骨。他的一幅内画行书元朝赵孟頫《天冠山诗帖》,意具神足地将先贤的赋文辞意表达得淋漓尽致。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付国顺还擅长写古体诗。经常在内画作品中题写具有点睛意味的诗文,以丰富的学养和文人的情怀将内画艺术推向一个深文隐蔚的诗化境界。

  对话付国顺

  融入“三绝”不易 爱好是最好的老师

  广州日报:您最早是学外画的,又以内画成名。在您看来,内画和外画的区别是什么?

  付国顺: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说,内、外画的评判标准是一样的。但总的来说,内画比外画更难、更劳神。首先内画的面积很小,而且是用一个特制的勾笔,从筷子口粗细的壶口伸进去反手作画;其次鼻烟壶是半透明的,所以很大程度上是凭着感觉和经验,你还得把它画得惟妙惟肖。所以难度很大,很多人会说是“鬼斧神工”。

  广州日报:内画书法一直被看做是内画行当中的高难课题,素有“内画易学落款难”之说,原因是什么?在此方面您是如何取得突破的?

  付国顺:美学大师宗白华说过,西方艺术的极致是音乐,东方艺术的极致是书法,对此我特别赞同。我觉得书法的提、按、顿、挫中,蕴含了一种非常深沉的美感。从某种程度上说,书法比绘画更深奥。

  自古以来,业内就公认内画书法是高难度的课题。内画山水或者人物,多一笔、少一笔、长一点、短一点,似乎没有太大问题,但书法相对更加严谨。对观者而言,好坏高下一目了然,这就给了内画师更大的压力。很多人经过几十年的努力,也未必能写出真正意义的好书法。而在半透明的壶里,用带勾细笔写小字,得做到气沉丹田的运笔,那更是稍有不慎,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所以内画书法比外画书法更难也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很多有经验的内画家,人物、山水都画得不错,但就是怕题字,因为很容易漏出破绽,不尽人意的地方比较多。

  怎么能写好内画书法?我本人也没什么秘诀。如果硬要总结经验,应该是我外画的书法有一定基础,但只有这个也不够。把外画书法移植到内画当中,又是长期的、循序渐进的过程。

  广州日报:您诗、书、画三绝的背后,是较高的艺术修养,在这方面,您有什么经验可以和大家分享?

  付国顺:我今年六十多岁了,小时候学习成绩特别好,音、体、美都出类拔萃。但“文革”时期,学业戛然而止。对于一个热爱学习的小孩,这种经历会带来极大的压抑。所以后来我有机会去了县文化馆,再后来有机会学习内画,走上艺术道路,对于我来说,都是被压抑的能量得到释放的机会。我非常爱看书,可能是我的潜意识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地弥补自己当年没办法上学的缺憾,这是一个旺盛的需求。所以平时,古代典籍、诗词歌赋乃至历史、地理、哲学,都有所涉猎。

  有时候回头看看,如果当年让我自己选择人生道路,我觉得最大的可能是成为一名作家。后来虽然“鬼使神差”地画了内画,但我又发现,其实文学和绘画,是离得很近的。没有深厚的文学功底,支撑不起高超的内画水平。而深厚的文学底蕴,会让你在进行创作的时候头脑豁然开朗,无意间就将内画的层次向前推进了。

  我后来能将诗、书、画融合在内画中,也是得益于此。我现在也这么教育我的学生,不要光知道画画,而其他的不学,但他们现在都做不到。爱好是最好的老师,很多事情强制是不行的。

  收藏内画鼻烟壶:画功最关键 材质是参考

  广州日报:想向您求证一下,听说现在还有很多鼻烟壶的内画是“印”出来而不是画出来的?

  付国顺:这种技术我自己没有接触过,但是很多人问我,我也调查了一下。大体了解到的情况是,现在确实可以利用一种仪器,将一些图案的形象“打”在鼻烟壶的内壁上,形成影影绰绰的轮廓。照着这个轮廓来描摹,起码结构画不歪,但细节、颜色还是得靠手工绘制。换句话说,其实百分之八九十的部分还是得靠人来画,并不像打印印刷品那样一下子就印制好了。

  现在印出来的内画鼻烟壶,基本上都是层次比较低的工艺品。它们适合什么场合呢?比如有厂商在几个月内订货几万个图案一模一样的鼻烟壶,那么用印制的方法来绘画,效率比较高。但真正的内画鼻烟壶的艺术家是不搞这个的。我不知道这个技术将来会不会往更高的层次发展,因为就像我之前说的,所谓“印”,也只是提供一个更快速的构图的轮廓,但是接下来的描绘还是要看内画师的个人功夫。不过很难说,或许再过几十年,用这种方法也能创作出高超的艺术品?

  广州日报:鼻烟壶的材质大概有几种?对于鼻烟壶藏家而言,您觉得材质和画功,哪个应该被优先考虑?

  付国顺:内画鼻烟壶,既然把内画放在鼻烟壶前面,那内画肯定是第一位的。就像你用宣纸画国画,用布画油画,真正有价值的还是画。如果你就是对物件本身感兴趣,你就应该去买没有内画的鼻烟壶。但内画能在中国的历史当中保留下来,而且在所有门类的鼻烟壶里发展得最为如火如荼,就说明内画艺术本身具有极大的魅力。

  内画鼻烟壶的材质现在大体分几类:一是料器,也就是玻璃质地;二是人造水晶;三是天然水晶;四是玛瑙水晶。我现在不大画玛瑙了,因为比较伤眼睛,玛瑙比较适合年轻人画,年轻的时候我会画料器,这两年也不画了。我现在主要以画天然水晶为主,兼顾人造水晶。因为天然水晶会有一些材质上的限制,比如它没有你想要的造型,再加上有可能会有杂质,在创作上不如人造水晶那么随心所欲。

  内画鼻烟壶的材质有高下之分,如果是同一个内画师、同等水平的画作,那我当然选水晶的,而不选玻璃的。但如果你的收藏是纯粹从艺术的角度出发,或者说是收藏大师级别的作品,那其实材质的差距基本可以忽略不计。比如我的作品现在最起码是十几万元以上,而天然水晶不过就比人造水晶贵两三千块钱。所以还是应该重点关注内画本身的艺术水平。

  现在有些收藏家比较外行,就觉得古代的好。但他们不知道,古代的画功不一定赶得上当代,或者他就是很盲目地追捧材质。比如这个鼻烟壶是天然水晶的,或者是玛瑙的,他就觉得好,他看不到这个材质本身有杂质,而且画得差强人意。这种选择都是走入了误区,其实内画鼻烟壶,百分之九十五的价值都体现在画上,材质只是参考而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