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证券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涨停板盛宴散席 敢死队隐匿江湖(图)

2015年09月19日09:1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周末特稿
周末特稿

  本报记者 官平

  A股市场上,涨停板敢死队用“嗜血”手法牟利,让跟风客屡屡被套。过去大半年,“黑马股”频频杀出,数不胜数的涨停板演绎成一场盛宴。散席之际,个别敢死队在“严打”风暴中遭罚。风口浪尖之上,敢死队会否就此隐退,还是再玩新花样?

  不会销声匿迹

  “只要大盘势头不向下,甚至横着,我们就敢打涨停板。”上海浦东世纪大道附近一家机构的操盘手刘明(化名)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尽管最近证监会要对马信琪和孙国栋两位市场熟悉的“涨停板敢死队”开出巨额罚款,但敢死队并不会就此销声匿迹。

  刘明是记者几经周折才找到的受访者,70后的他也是“涨停板敢死队员”,10年前刚毕业时,他在浙江游资中就是做操盘手,后来离开大本营,只身来到上海一家机构闯荡。在外界看来,所谓的“涨停板敢死队”非常神秘,但在刘明自己看来,这个特殊群体其实就是运用超短线投资策略的游资。

  光大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和银河证券宁波和义路营业部被称为涨停板敢死队的大本营,泽熙徐翔、短线炒家周建明等人均发迹于此。“这些敢死队几乎不与外界打交道,非常低调,大家只能在龙虎榜上看到他们的身影,其实平日里,他们的豪车就停在营业部门外。”刘明说。

  “不需要看F10,只要看大盘指数和个股月线,判断大势方向,个股横了一段时间后,在大势配合下,就可以突然将一只个股打涨停,把卖盘一扫而光,然后封住它。”刘明说,散户甚至敏锐的程序化交易者会误以为该个股可能要出重大利好消息,然后蜂拥而入,给游资“抬轿子”。在资金的配合下,游资会在3天之内快速撤走,寻找下一个目标,这种手法需要研究个股的估值,确定被低估后,只需要寻找时机。

  其实,涨停板敢死队并不需要多少资金,有三五千万元完全可以做。“现在水越来越深,很多敢死队的资金越来越复杂,有的甚至与上市公司利益捆绑,帮助维护股价从中获利。”刘明说,就他了解到的消息,在当前市场环境下,敢死队仍然有较大生存空间,比如给一些公司变相做“市值管理”,或者给一些股票做“活跃度”。

  现在市场上散户越来越少,机构占比越来越大,很多时候其实是狼与狼在血拼,一不小心就会被别人吃掉。随着机构投资者队伍的发展壮大以及监管进一步加强,纯粹的敢死队模式已经走到尽头。

  手法或变花样

  风声鹤唳之下,敢死队会否收敛些?

  “肯定会分仓处理,用不同的账户来操作。”深圳一家私募机构的操盘手陈锋(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现在监管层“严打”,敢死队肯定会避风头,但机会合适时还是会出手。据他与一些敢死队成员的接触,这些人并不会因为有人受罚而就此罢休,只是以后手法上要更隐蔽些。

  从证监会9月11日的公告来看,马信琪与孙国栋两人的操作手法均是通过虚假申报等方法影响相应股票价格,并快速反向卖出获利。其中,马信琪在2015年7月31日多次大笔申报买入后快速撤单,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风科技”股价,随后快速反向卖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获利。孙国栋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连续竞价阶段、尾市阶段通过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全通教育”等13只股票价格,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获利。

  “只要持续观察龙虎榜,就可以发现他们的踪迹。”陈锋说。所谓龙虎榜,就是每日两市中涨跌幅、换手率等由大到小的排名榜单,可以看到龙虎榜单中的股票在哪个证券营业部的成交量较大,该数据可以了解当日异动个股的资金进出情况,判断是游资所为还是机构所为。

  陈锋做操盘手已有数年,“现在很多时候,一些机构操盘手会联合敢死队作战,互相配合,甚至出现连续拉三个涨停板后跌下来,另一家机构再拉几个涨停板的情况,这种手法是很传统的,容易被监管部门察觉,但分仓不用关联账户来做,不易被监管部门察觉。”

  “除了分仓,还可能与主力一起搞,用锁仓的办法,然后分成。”上海一家私募机构研究员对记者说,比如主力锁仓花了2亿元,然后作为涨停板敢死队的游资去拉高,因为主力持有大量筹码,在高度控盘的情况下,股价突然拉升,再配合主力将仓位清掉获利。

  敢死队“转型”

  当然,“黑吃黑”也常有发生,敢死队成名之后,由于“树大招风”,经常成为主力联合绞杀的对象。种种压力之下,敢死队员纷纷出走。2005年之后,周建明和被外界称为敢死队“总舵主”的徐翔陆续来到上海发展。2008年的周建明案,更让整个涨停板敢死队感到丝丝寒意。

  “资金量小还行,资金量大了很容易被盯上,实际上很多涨停板敢死队员都早已开始转型。”国内一家知名的私募研究机构负责人吴青(化名)说,徐翔就是典型例子,即便其涨停板敢死队的烙印仍然留在散户心中,但其手法和风格都已经改变,其风格切换至主题、概念上的炒作,率先潜伏,紧跟市场热点,对个股进行深度研究,放长线钓大鱼,“资金大了根本没法快速跑掉。”

  就其在深圳接触过的几位“涨停板敢死队”成员来看,都已经纷纷转型加入一些机构。吴青透露,这两年名噪一时的某冠军私募就或多或少吸引了一些“涨停板敢死队”成员,但并没有奉行单一的超短线策略,而是经过短、中、长线全面组合配置,但以事件驱动为主的短线模式则是这家私募最擅长的模式。

  吴青说,现在市场上散户越来越少,机构占比越来越大,很多时候其实是狼与狼在血拼,一不小心就会被别人吃掉。随着机构投资者队伍的发展壮大以及监管的进一步严格,用这种模式赚钱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纯粹的敢死队模式已经走到尽头。

  作者:官平来源中国证券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