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证券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博时基金魏桢:股债跷跷板并不显著 债基配置仍是好时机

2015年11月13日10:1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中国证券网讯 (记者 黄金滔)博时基金安丰18个月定开债、下周即将发行的博时安荣18个月定开债基金拟任基金经理魏桢日前接受上证报专访时认为,在目前时点来看,股市、债市的跷跷板现象并不显著,而债券牛市的逻辑未发生大变化,因此目前仍是配置债券基金的好时机。

  债券牛市逻辑未发生大变化

  《上海证券报》:IPO重启,股市回暖,现在还是购买债券型基金的好时机吗?

  魏桢:目前市场的主要驱动力依然是股市财富效应弱化、风险偏好下降带来的资金回流支撑。大量理财资金处于欠配状态,需求旺盛,资产短缺局面较难以改变。四季度和明年债市仍处于较为有利的环境,但突破前期低点需要更低预期的经济表现或宽松政策的不断触发,票息加杠杆的策略较为传统,但效率打折,久期策略逐渐体现出价值。总体来说,债券基金仍然处于较好的投资周期。

  《上海证券报》:前一阶段股市暴跌债市崛起,债市和股市有跷跷板效应吗?

  魏桢:从传统的投资时钟理论上来看,股市和债市可能存在“跷跷板”效应,即在经济复苏的周期,股市是最好的资产,债市会开始走熊,而在经济衰退时,债券是最好的资产,股市将下跌。但我们对过去12年股和债的运行数据进行了统计和回顾,发现实际数据并非如此,较为显著的“股债跷跷板”现象占所有观察样本的比例只有23%,其中股牛债熊的样本占比只有15%。跷跷板效应可能并不如多数人想象中显著。现阶段来看,只要股市上涨和经济复苏无关,又不是杠杠操作引起的,它不会引发债市的走跌。股票的市场容量吸纳不了债券那么大的流动性规模,因此,如果债市因为股市上涨而产生一些情绪波动,我认为是机会。

  《上海证券报》:面对股市震荡,您觉得债券型基金是不是投资者应对市场波动的一个避风港?

  魏桢:目前政府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债务问题,去杠杆是个需长期解决的问题,债务周期带动经济周期向下,相对宽松的货币环境下社会融资成本利率应趋于下行的,这长期利好于债券市场。另外,随着人口老龄化,经济结构从工业转向服务业,未来居民的资产配置会逐渐转向金融资产。而在经济下行期,企业盈利改善有限,因此主要的行情都是由利率和风险偏好驱动,其中利率是主线,因此从性价比上衡量,债券型基金有一定的避风港作用。

  《上海证券报》:债券基金分为A类和C类,这是什么含义?普通投资者适合于投资A类还是C类?

  魏桢:A、C类只是收取费用的模式不同。债券基金A类是指对投资者一次性收取申赎费,C类是无申赎费用,但是按日计提年化的销售服务费用。普通投资者两种类别均可选择,建议金额不大的话申购C类比较合适,金额较大的申购A类比较合适。

  货币宽松为“债牛”保驾护航

  《上海证券报》:债市是否会步股市后尘,引发系统性风险?

  魏桢:债券杠杆和其他资产的杠杆是不同的。对于一个经济体来说,不应该去否定杠杆这种形式,但是需要提防的是你究竟在什么产品、什么品种上加杠杆。对于整体宏观调控来说,杠杆的问题主要看它的基础资产是否稳固。如果是在具有国家信用的债券身上加杠杆,你所面临的风险只是说判断错了宏观大的利率方向导致的市场波动风险,不会产生信用的崩盘式风险,因为基础资产始终还在。另外,对于整个货币市场的杠杆情况来看是不断走低的。下半年资金从股票市场转移至债券市场,本身就有稀释杠杆的作用。

  《上海证券报》:从去年以来,央行不断降准降息,而且近期人民币贬值压力也在不断增大,这些经济环境的变化对债市有什么影响?

  魏桢:首先,关于贬值压力目前更多是来自于对中国增长中枢下行的预期,但忽视了全球增长中枢下行的大环境,比差环境和比好环境,对汇率波动的影响会有很大不同。其次,关于汇率与利率,各个国家在货币危机时期,利率政策变化不一致,有的采取加息有的降息。中国还是以内需为主导的,中国的贬值状况不会引发通胀,维持低利率环境仍然有一定空间。再次,对于流动性的影响,总体逻辑我觉得是,人民币汇率的价格变化存在一个约束条件,那就是汇率价格的变化不能引发资本流动性的剧烈变化,当量的变化超过正常后,则中央银行一定会进行干预。央行有能力也有动力保持境内流动性整体宽松。从输出通缩和金融市场波动来看,目前大类资产配置利于债券。

  《上海证券报》: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债市投资收益的最主要因素是什么?

  魏桢:我觉得影响未来一段时间债券收益的最主要因素是基本面、政策面、资金面、风险偏好、汇率、信用风险等。从大的债务周期的角度来看,社会融资成本利率应趋于下行的,这长期利好于债券市场。展望未来一年,预计经济难起色,也无通胀苗头。经济基本面较难为债市带来明显的负面影响。在此宏观背景下,政策宽松主基调,资金利率大体低位。四季度和明年债市仍处于较为有利的环境,债券基金仍然处于较好的投资周期。

  配置债基仍是好时机

  《上海证券报》:同样是债券型基金,但收益差距还比较大,您是如何寻找好的投资标的?

  魏桢:纵向比较来看,债券型基金根据投资范围差异,可分为转债基金、二级债基、一级债基、纯债基金(细分含转债与不含转债)等,各类基金风险收益特征不同,差距也比较大。横向来看,同类型债券基金有相对收益的差距主要来自于对市场的预判不同而采取的策略不同。我管理的定开纯债基金这两年业绩突出,一方面来自于产品设计的优势,比如封闭期内的流动性管理优势、杠杠优势、不含权益转债的低波动优势等。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来自于博时固收团队的优秀投研实力。固收研究团队覆盖宏观利率、信用、转债、基金等细分领域,通过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定性分析和定量分析相补充的方法进行战略性资产的配置,基于价值投资的理念,实现基金资产的长期稳健增值

  《上海证券报》:您管理的博时安丰18个月定开债基金业绩长期排名银河第一名,借鉴您的投资经验,对投资者有什么建议?

  魏桢:对于投资者来说,我觉得首先要认真评估自己的风险偏好,再规划自己的资产负债情况,低利率环境下可以使用一些杠杠投资。定位好自己的风险承受能力,再进一步选择标的资产,对房地产、股市、债市、货币做一个大类资产的配置,未来现金流的规划和风险偏好决定各类的仓位高低。就现阶段来说,对于一般低风险偏好又期望有相对高收益的投资者,可以选择定期开放式纯债基金,前面也做了详细的介绍和比较,博时近期发行的就有两只,分别是11月16日发行的博时安荣18个月和11月23日发行的博时安誉18个月,大家可以积极关注,予以申购!

  作者:黄金滔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