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军山村书记吃拿卡要近20年

2015年12月27日15:4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楚天金报讯

  图为:付金桥的墓地很气派

  图为:补偿款领款单上有“张少贵”签名

  文/本报记者叶纯 李光正 方历娇 赵贝 周寿江 图/本报记者邹斌

  昨晚,武汉市2015年电视问政“期末考”第二场聚焦村级组织软弱涣散问题,该市16个区的主要负责人接受问政。群众不认识村干部、认识但找不到村干部、找到了却又办不了事——昨晚的问题,麻辣味浓,直指一些村级组织和干部“作风不实”。

  霸道支书墓地上千平方米

  短片回放

  蔡甸区侏儒街通往军山村的公路,是一条烂泥路。无风无雨的日子里,路面依然满是坑洼和泥潭。

  村民说,这条公路是“水货工程”,他收了钱。村民口中的“他”,就是曾在军山村任职近20年的村支书,现任村支部负责人付金桥。

  一名村民说:“我是残疾人,找他帮儿子开个特困证明,需要送烟送钱,少了还不行。”还有一名村民表示,在他那办事都得用钱,入党需要1万元以上;村里的一个鱼池被他一个人私占了20多年;他的墓地占地最大,上千个平方米;他还虚报名字领国家的粮食补贴……

  村民周爹爹的老伴 2013年摔断了腿,动了两次手术,花费了十几万元的医药费,希望村里能给婆婆办理低保。周爹爹说,给付金桥送了烟,还是不给办,“嫌我给少了,他压着我的资料不给上报,最后是街里直接给我办的”。

  周爹爹说,连副村主任方先国也都不敢得罪付金桥。方先国表示,“我这么多年想入党,他都卡着,能怎么办?”

  问政现场

  蔡甸区委书记刘子清表态,区纪委和区委组织部已组成调查组,对村民反映的问题进行调查,初步了解村支部书记涉嫌严重违规违纪问题,目前正在深入调查之中。

  昨晚,电视问政一结束,刘子清立即赶往侏儒,详细了解调查进展。

  村书记带队集体“吃请”

  近日,督查员在网络上看到一则消息:东湖高新左岭街泉井村村委会委员刘慧齐被打。督查员找到她时,她刚出院。据了解,10月30日中午,一家名为福星缘的公司宴请全体村干部,她就是在午宴上被打。

  刘慧齐说,就因为自己做事讲公平,不按照村书记的意愿做,才使得村书记对自己不满意。督查员找到了村书记严练开,他说刘慧齐是与别人发生了口角,没有被打,“街道为此给了我处分,处分原因是我不该带村干部去吃饭”。

  网络名人“白水”向武汉市委常委、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工委书记胡立山提问:暂且不说打人事件谁是谁非,这样的班子能否得到老百姓的信服?

  胡立山说,这事我知道,因为网络媒体报道过,市政府领导做过批示,高新区成立了专班调查。这件事中,村班子严重违反八项规定,工作时间中午由企业请吃,还发生肢体冲突,村书记参与吃饭、打架,要停职调查,查清楚后要公开。

  土地租期偷偷变成50年

  11月10日傍晚,黄陂区木兰乡经堂庙村开进一台挖掘机,几十亩的土地被挖了个底朝天。村民们说,被挖的土地是2010年老村主任余仁安在任时出租的,告知村民租期是 10年,每亩一年租金200元。可村民们说,这个租约他们签得并不情愿,“谁都不敢惹他,村里人都害怕他,我们了解到租期是50年”。

  为协调此事,村民们找到了现任村书记陈均志。最终结果是,现任村书记以及街道表示对此无能为力。

  记者提问,农民的土地被老村主任私自出租,谁给他的权力?这土地还能要回吗?

  黄陂区委书记丁雨说,土地租期从10年变成50年,这是不合法的,因为土地租期最高期限是30年;短片中一些农民表示对土地出租不知情,反映出土地流转违背了自愿原则;这些土地能要回来。

  23万补偿款哪去了

  2005年9月19日,因市政工程污水处理管道施工,洪山区武泰闸红旗村近二十户村民的土地被征用;10年过去,青苗补偿和租地补偿依然迟迟没有落实,村民们感到很奇怪。今年6月,村民们无意中听说补偿款被原红旗村四小组组长张少贵领走,数额高达23万元。

  带着疑问,督查员来到红旗村委会改制后的湖北长虹红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办公大楼。现任村委会负责人表示,23万元款项确实由张少贵签字领走,有原始单据为证。但张少贵说,他也不知道此事是怎么回事。

  一名政协委员表示,这事反映出村级组织办事程序和政策的缺失,干部队伍监督机制、程序制度是否有了改善?十年前的补偿款能追回吗?

  洪山区委书记黎东辉说,看到这件事,心情很沉痛。虽然具体事实还有待调查,但从片中看,有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三资管理不到位,票据查清楚没,审计跟踪了没,相关部门履责没;二是村务公开不到位,补偿款到底是多少,给哪些人了;三是干部管理不到位,张少贵拿到这笔钱,但村民没拿到,可能涉嫌挪用掉了。

  黎东辉表示,尽管这事发生在十年前,但他相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要认真去查,一定能水落石出。因为追的不仅仅是钱的去向,追的是失去的人心,是村民对基层的信任。

  阮成发:不要粉饰 不要掩盖

  昨日,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来到电视问政演播厅,为正在彩排的工作人员鼓劲加油。他要求电视问政始终坚持问题导向,不粉饰、不掩盖。

  阮成发表示,自己在看了首场电视问政后,感到非常揪心。一些曝光了一两年的问题仍旧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以及投诉电话无人接听、办理不到位等问题,反映了城市治理体系和能力的严重缺失和不足,部分领导干部和公务员队伍精神的懈怠和能力的不足。对于暴露的问题,不能容忍,必须严肃处理,严格追责。同时,他希望能通过电视问政平台,让全市人民一起来参与城市治理,真正让武汉每天不一样。

  问政观察

  村干部还得姓“村”

  “好像”“不太清楚”“历史原因”……这是昨晚电视问政嘉宾口中的高频词汇;“不认识”“没见过”“找不到”……这是老百姓口中的高频词汇。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不是放在嘴上,而要放在路上,多下去走走,多接近群众。一个渣土山裸露了5年,街道办领导、区领导多次考察过该村,结果“没发现”。村民找村支书办事,都到办公室门口了,却找不到人,只能把心声写进挂号信。村干部不认识,认识了找不到,找到了管不了,村组织不能为老百姓办事,干部又怎么能姓“村”?

  还有江夏区近乎被遗忘的老人,该不该被扶贫救助,主要“听口音”?村干部们似乎都很忙,但老百姓又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老百姓的困难他们不知道,需要解决的问题又解决不了,这是对基层干部和组织这一群体的信任侵蚀,信任一旦流失,就会引发许多次生问题。

  如果村干部不进村,老百姓的需求就得不到有效反馈,就算一年办5次电视问政,老百姓照样也会“不满意”。作风建设如果不主动作为,即使“严肃问责”,强推着往前走,也未必能建成“长效机制”。

  民意不可轻视,民情不可不察,民心更不可有失。做“政治的明白人、发展的开路人、群众的贴心人、班子的带头人”,不仅仅是对县委书记的要求,也是村干部的工作要求,只有心系群众、为民造福,只有心中始终装着老百姓,真正做到心系群众、热爱群众、服务群众,才能得到群众的普遍拥护。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