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央行盛松成:若资本流出过多就应加快推进利率和汇率市场化

2016年01月05日19:3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要求扩大金融业改革开放。我国既要形成市场化利率、汇率,又要培育充分竞争的金融市场,优化金融资源配置。

  展望2016年,金融领域各方面紧密相连,金融改革应如何推进?利率、汇率的市场化改革与资本账户开放的关系应如何协调促进?是否应当先完成国内利率市场化和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才能开放资本账户?

  “只有协调推进各项金融改革,才能减少金融体系震荡,平稳、有序地完成金融市场化改革任务。”对此,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

  优化资源配置加快各项金融改革

  “我国资源配置效率亟待提高。为了优化资源配置,必须加快各项金融改革。”盛松成和刘西在他们的新书《金融改革协调推进论》中,谈到金融改革的三个主要方面。

  一是要加快利率形成机制改革。盛松成介绍,多年前,我国就已开始利率市场化改革。2012年6月,允许金融机构存款利率上浮10%。2013年7月,全面开放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2014年开始我国逐步提高人民币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2014年11月允许金融机构存款利率上浮20%。2015年3月,允许金融机构存款利率上浮30%。2015年5月11日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调整为1.5倍。2015年8月26日放开一年期以上(不含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动上限。2015年10月24日取消所有期限人民币存款利率浮动上限。虽然商业银行竞争有所加剧,但存贷款市场运行总体平稳,整体情况好于预期,我国基础利率体系逐渐完善,金融产品不断丰富,金融市场日趋活跃。金融机构自主定价能力逐步提高,这些都为进一步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创造了有利条件。

  盛松成认为,二是要加快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2005年我国开始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总体效果良好。目前我国外汇市场的突出问题不再是人民币快速升值与经济增长的矛盾,而是外汇市场干预过多与国内外资源配置效率亟待提高的矛盾。央行未来要进一步减少对外汇市场的干预直至基本退出常态干预,发挥市场供求在汇率形成中的决定性作用,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

  三是要加快推进资本账户开放。在盛松成看来,资本管制限制资金自由流动,也会阻碍商品和服务贸易的发展。新一轮贸易自由化正在兴起。TISA(服务贸易协定)、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TIP(跨大西洋贸易协定和投资伙伴协议)等,更加注重贸易与投资并举、服务贸易和投资协定互联。延误资本账户开放时机,将影响我国与国际新标准、新规则的接轨及我国的贸易自由化谈判,进而影响我国对外开放进程。而进一步扩大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有序提高跨境资本和金融交易可兑换程度,使国外投资者能够自由的投资中国、国内投资者可以便捷的配置全球资产,资本流动合理地反映外汇市场供求情况,就能充分利用国内外两个市场,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改善我国经济结构。资本市场双向开放也有利于我国成为全球资本强国。

  协调推进金融改革避免过度波动

  盛松成认为,协调推进金融改革能避免经济金融体系过度波动。固定顺序金融改革会导致金融指标超调。

  “要从一般均衡的角度全面分析各项金融改革,动态参考改革效果。汇率上升后的一般均衡利率可能低于目前的局部均衡利率;利率上升后的均衡汇率可能低于目前的局部均衡汇率;资本完全流动后的均衡汇率可能低于资本管制下的均衡汇率。”盛松成表示。

  因此,盛松成认为,如果先彻底完成利率市场化改革,利率将较快上升;之后再进行汇率市场化改革时,汇率上升的同时又会引起利率下降。如果先彻底完成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汇率可能快速上升;待资本管制放松后,汇率又可能回调。而且各项指标调节速度的不同也会导致超调。极短情况下,如果我国利率、汇率、资本账户短期内完全放开,经济金融体系很难一次性实现一般均衡;由于汇率调节速度最快,汇率将快速上升,之后随着利率的上升,汇率又会下降。可见,固定顺序改革会引起金融指标的反复震荡。

  “协调推进金融改革的基本原则是成熟一项、推进一项,各项改革交替实施,互相创造条件,以避免经济金融体系过度波动。”盛松成说,协调推进金融改革,一是要求把控改革力度,单项改革不宜太快。资本账户放开速度过快,再进行利率、汇率改革,或利率放开幅度过大,再进行汇率改革和资本账户开放,或汇率放开幅度过大,再进行利率改革和资本账户开放、这些都不利于金融市场稳定;二是要求把握时机,成熟一项、推进一项。当局部均衡与一般均衡发生矛盾时,某项改革的时机可能不成熟,这要求先推进时机成熟的改革,同时为其他改革创造条件。

  在盛松成看来,改革进程中若利率上升过快,就应加快推进汇率市场化和资本账户开放,缩减利率上涨空间,为平稳推进利率市场化创造条件;若汇率上升过快,就应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和资本账户开放,缩减汇率上升空间,为平稳推进汇率市场化创造条件;若资本流出过多,就应加快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抑制资本流出,为资本账户平稳开放创造条件。

  协调推进金融定价机制改革和金融市场建设

  我国的金融市场化改革,不仅要放开利率、汇率、资本账户管制,还要培育市场化的金融环境,加快金融市场建设。这要求扩大金融业对内对外开放,增加金融供给。

  盛松成认为,因此要减少市场准入限制,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其次,建设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鼓励金融创新,丰富金融产品,扩大竞争性金融供给。此外,还要形成统一互联的金融市场,增强金融产品流动性和便利性,减少资金沉淀,盘活货币存量。四是保护金融消费者权益,尽快推出功能完善、权责统一、运行有效的存款保险制度,为全面推进金融改革创造条件。

  此外,盛松成认为,利率市场化改革还需要与投资体制改革协调。金融市场建设与金融定价机制改革要同步推进。

  盛松成总结了我国经济金融改革的两个特点。一是各项改革协调推进。整体改革过程中,价格体系与产权制度改革、财政与金融改革、市场机制建设与政府宏观调控方式转变、市场机制建设与社会保障制度建立等等都是相互协调的。二是局部改革为整体改革破冰铺路,整体改革为局部改革明确目标和任务。我国的市场经济改革是整体改革,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并不排除局部试点,为整体改革积累经验。正是按照协调推进式改革的整体部署,我国“十年磨一剑”,基本完成了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

  “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和资本账户开放是当前我国金融改革的重要内容。金融改革开放‘先内后外’理论并不合适我国实际。”盛松成认为,我国金融改革从未按照既定的固定顺序来实施,而是根据国民经济发展需要,在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目标和主要内容,金融改革整体是协调推进的。

  据此,盛松成认为我国当前需要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等各项金融改革,渐进审慎开放资本账户,将开放的风险控制在最小的范围内。加快推进资本账户基本开放,不需要等待利率市场化、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完全成熟,但这绝不意味着利率市场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不向前推进。利率市场化、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与资本账户开放是循序渐进、协调配合、相互促进的关系。来源一财网)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