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脱贫攻坚战冲锋号已吹响:苦干实干,5年脱贫7000万(图)

2016年01月06日08:1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上图 湖北保康县大力发展林下土鸡养殖业,为当地农民每年增收3400余万元。 杨 韬摄
上图 湖北保康县大力发展林下土鸡养殖业,为当地农民每年增收3400余万元。 杨 韬摄

  下图 云南大理巍山县通过政策扶持、物资补助、技术指导等方式,引导农户发展蔬菜、红雪梨等高原特色产业。 张树禄摄

  脱贫攻坚战的冲锋号已经吹响!前不久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提出:要立下愚公移山志,咬定目标、苦干实干,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那么,未来5年,精准脱贫攻坚如何发力呢?

  帮扶谁——

  精准识别 建档立卡“原以为我这辈子只有住土坯房的命,没想到还能住上红砖大瓦房,用上太阳能热水器。”坐在整洁宽敞的新房堂屋里,张彩霞看着自家摇摇欲坠的旧土坯危房照片,不禁感慨万千。

  张彩霞是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张易镇驼巷村人。改革开放以前,驼巷是远近闻名的要饭村。每年青黄不接时,全村600来户人家,有300多户出门要饭。与别的村民比,张彩霞家境更困难,因为她丈夫患有严重胃病,没有劳动能力,3个孩子还在上学。2014年,张彩霞经驼巷村初评、张易镇复核、原州区审批,又经过公示、公告,被确定为特困户,并率先建档立卡。随后,政府按自治区统一标准,帮她拆掉危房,建起54平方米的新房。

  张彩霞一家生活的巨变,要感谢从2013年底开始,我国全面开展的贫困人口精准识别和建档立卡工作。

  “长期以来,我国扶贫开发存在着贫困人口底数不清、情况不明、针对性不强、扶贫资金和项目指向不准的问题。要确保脱贫攻坚成效,就必须解决好"帮扶谁"的问题,确保把真正的贫困人口弄清楚,把贫困人口、贫困程度、致贫原因搞清楚,以便做到因户施策、因人施策。”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说。

  识别贫困户是基础工作。甄别基准线是家庭人均年收入低于2300元,这是2011年11月29日我国宣布的最新的贫困线。以后都以2011年2300元不变价累加通货膨胀率折算,到去年下半年大约是3000元。宁夏将贫困人口识别细分为十步法:户申请、组提名、入户查、村初评、乡复核、县审批、三公示、一公告、系统管、动态调。例如,所谓入户查,就是在农户申请、村组提名之后,村委会组织人员进行入户调查,填写入户调查表。

  调查以什么为依据呢?

  “一看房,二看粮,三看劳力强不强,四看有没有读书郎。”在宁夏贫困地区乡村,只要提起贫困户识别口诀,人人都能脱口而出。据了解,按照中央要求,各地在认定贫困户时,都要经过“三审两公示一公开”程序,具体操作上一般有“四看”。

  “一看房,就是看老百姓的住房状况,实际上不仅仅是看住房,也要看老百姓的财产状况。二看粮,看老百姓基本的生产生活情况。一家人如果连饭都吃不上,当然算贫困户了。三看劳力强不强,主要看老百姓家里的劳动力状况,有没有残疾人,有没有长期病人等。四看有没有读书郎。教育往往是农民家庭中一项重要的负担,长期来看也是脱贫的希望所在。”国务院扶贫办副主任洪天云说。按照“三审两公示一公开”程序,全国甄别汇总起来一共是8900多万贫困人口。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贫困人口数7000多万是抽样调查数据,8900多万是我们扶贫部门的工作数据。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出,每年要减少1000万贫困人口。从我们的工作层面来说,多出来的这1900万贫困人口都要真真实实地脱贫。”洪天云说。目前,这8900万贫困人口已全部建档立卡。

  谁来扶——

  政府主导 各界参与

  大山无言,云蒸霞蔚。贵州省正安县桴焉乡坪生村村民骆宇科就住在大山里,因自然条件艰苦,只能勉强温饱,年过而立仍讨不到老婆。幸运的是,在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骆宇科靠养土鸡、种生态辣椒,甩掉了贫困帽子,盖起了一座100多平方米的楼房,娶上了媳妇。原来,按“一村一同步小康工作队,一户一脱贫致富责任人”的思路,贵州省从省、市、县、乡4级政府部门,选派驻村队员55864人,给全省9000个贫困村全部派驻了同步小康工作小组。

  在精准脱贫攻坚中,党和政府责无旁贷。前不久召开的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要求:脱贫攻坚任务重的地区党委和政府把脱贫攻坚作为“十三五”期间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来抓,坚持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层层签订脱贫攻坚责任书、立下军令状;建立年度脱贫攻坚报告和督察制度,加强督察问责;把脱贫攻坚实绩作为选拔任用干部的重要依据,在脱贫攻坚第一线考察识别干部,激励各级干部到脱贫攻坚战场上大显身手;把夯实农村基层党组织同脱贫攻坚有机结合起来,选好一把手、配强领导班子。据刘永富介绍,截至目前,全国共识别出贫困村12.8万个,在此基础上,有针对性地派出了12.8万个工作队,共派驻干部48万多人,基本实现了对贫困村的全覆盖。就拿坪生村来说,几名驻村干部中,张顺来自县扶贫办,余芳来自乡党政办,郑周良来自乡经济作物开发办公室。他们既熟悉政策导向,又了解市场需求,结合村情提出的建议,都很有价值。比如,驻村干部建议发展冷凉蔬菜和生态农业,就收到了显著成效。去年骆宇科仅靠养土鸡、种生态辣椒,就挣了七八万元。

  “扶贫开发是全党、全国、全社会的责任,要广泛动员社会各方面的力量积极参与,努力形成扶贫开发的强大合力,不断完善大扶贫的工作格局。要充分发挥定点扶贫、东西部扶贫协作在社会扶贫中的示范先导作用,广泛动员企业、社会组织和个人参与扶贫,引导各方面的社会资源有效配置到贫困地区,营造全社会扶贫济困、团结互助的良好风尚。”刘永富说。

  实际上,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正是多年来我国扶贫开发取得成功的一条重要经验。去年10月17日,全国工商联、国务院扶贫办和中国光彩会在北京联合举行了“万企帮万村”精准扶贫行动启动仪式。启动仪式上,河北、辽宁、湖南、广东、广西、贵州6省区的26家民营企业和建档立卡的贫困村分别签署了结对帮扶协议。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王钦敏在启动仪式上说,全国非公有制经济人士有7000多万,“万企帮万村”行动以民营企业为帮扶方,以建档立卡的贫困村为帮扶对象,以签约结对、村企共建为主要形式,力争用3到5年时间,动员全国1万家以上民营企业参与,帮助1万个贫困村加快脱贫进程。在此之前,万达集团已与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贵州省丹寨县签订协议,承诺投入10亿元,在丹寨建设规模土猪养殖场、硒锌茶叶加工厂,全县所有贫困人口无偿入股养殖场分红,以确保丹寨人均收入5年翻番。

  “我国还未脱贫地区主要分布在自然条件恶劣、偏僻、交通不便的地区,单靠政府帮扶远远不够。”刘永富表示,动员社会各界参与扶贫,并不意味着定点扶贫、东西部扶贫协作力度会减弱。2014年,参与定点扶贫的310个单位,直接投入重点县的帮扶资金达28.8亿元,较上年增长38%。东西部扶贫协作继续走向纵深,闽宁协作、两广合作、沪滇合作机制运转良好,北京、天津、上海、辽宁、山东等5省市均建立了援助资金年度增长10%左右的机制。

  怎么扶——

  五个一批 特惠支持

  以前,贵州省江口县闵孝镇鱼良溪村村民穷得没饭吃,如今,在政府帮助下发展以大棚果蔬为主导的种植业和中华鲟鱼、虹鳟、大鲵等特色养殖业,全村农民人均年纯收入近9000元,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鱼良溪村依靠种植和养殖摘掉贫困帽子,正是产业扶贫的典型。

  “解决好"怎么扶"的问题,要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的具体情况,实施"五个一批"工程。”刘永富说。所谓“五个一批”,就是: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刘永富表示,要引导和支持所有有劳动能力的人依靠自己的双手开创美好明天,立足当地资源,实现就地脱贫。一些地方自然条件恶劣,贫困人口很难实现就地脱贫的,要实施易地搬迁,按规划、分年度、有计划组织实施,确保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十三五”期间将对1000万左右贫困人口开展易地扶贫搬迁。国家加大贫困地区生态保护修复力度,增加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扩大政策实施范围,让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就地转成护林员等生态保护人员。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国家教育经费要继续向贫困地区倾斜、向基础教育倾斜、向职业教育倾斜,帮助贫困地区改善办学条件,对农村贫困家庭幼儿特别是留守儿童给予特殊关爱。通过输出劳务、发展产业、加强培训、推动创业促进有劳动能力的贫困人口就业,找到适合自己的脱贫致富门路。对贫困人口中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人,则由社会保障来兜底,统筹协调农村扶贫标准和农村低保标准,加大其他形式的社会救助力度。要加强医疗保险和医疗救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和大病保险政策要对贫困人口倾斜。

  2016年,我国将继续开展教育扶贫、健康扶贫、金融扶贫、交通扶贫、劳务协作对接、百县万村、万企帮万村行动七大行动。刘永富表示,今年将出台系列特惠金融政策,发行金融债券,努力化解贫困户、扶贫龙头企业贷款难、贷款贵问题,支持贫困群众通过发展产业脱贫,支持地方政府集中力量办大事;出台特惠政策举措,支持贫困地区重大交通项目建设,重点帮助贫困村全面解决通村路、村组路硬化等问题;出台特惠政策举措,支持贫困人口转移就业,鼓励东部地区和大中城市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提供配套服务,促进贫困人口通过转移就业脱贫。同时,将组织68家央企,改善108个贫困老区县基础设施,解决10000个贫困村贫困群众的水、电、路等问题,实现率先脱贫;组织万家以上民营企业与贫困村建立结对帮扶关系,不脱贫不脱钩。(经济日报记者 黄俊毅)

  作者:黄俊毅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