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首席经济学家展望2016年人民币:稳汇率 管预期

2016年01月10日15:1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进入2016年以来,人民币持续走贬,中间价更是连续大幅下调近百点(除1月8日)。鉴于央行此前较为模糊的态度,中国和全球市场对2016年的走势不乏担忧。那么,在各大首席经济学家看来,2016年人民币汇率究竟会走么走? 央行究竟应该干预还是放任?

  2016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于1月9日在沪举行。16位首席经济学家以“2016中国经济:做什么?怎么做?”为主题进行讨论。针对人民币汇率这一话题,他们的基本共识是——人民币在2016年不宜大幅贬值,尤其是应在新的SDR(特别提款权)篮子生效前(2016年10月1日)调整到位,且央行应给予市场更为明确的预期引导。

  沈建光:央行预期引导是关键

  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表示,当前人民币不应大幅贬值,且预期引导是重中之重。

  在他看来,放任人民币贬值的成本高于适度干预。所谓“成本”即去年12月外汇储备大幅减少1079亿美元,创历史单月新高。究其原因,当月人民币大幅贬值,加剧市场恐慌情绪,进而导致企业、个人竞相换汇,资本流出是主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沈建光近期曾撰文指出,去年12月外汇储备意外大幅减少,与8、9月诱因截然不同,与同期人民币大幅贬值加剧资本流出有关。“今年8月11月中间价改革之后,人民币有贬值压力,当时央行出手干预,同期外汇储备分别减少939.29亿美元与432.61亿美元。而正是由于市场相信央行稳定汇率的决心,其后人民币稳定且小幅升值,干预成本已然减少,甚至出现资本流入,10月外汇储备增加113.87亿美元。”

  相反,去年12月以来,央行态度令市场有点捉摸不透,虽然表面上仍然表态人民币没有贬值基础,但发布人民币汇率新指数与权重,强调人民币应该更加注重参考一篮子货币,考虑到12月之前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已然升值较多,上述表态被市场猜测为央行为放任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背书。

  “果不其然,去年12月人民币大贬,从11月末的6.3962贬到如今的6.5882,贬值幅度高达3%,期间央行并未出手干预,市场预期不明之下,企业与居民预期反转,大幅换汇与资本流出,外汇储备下降1079亿美元,反而再创新高,”沈建光认为,考虑到同期超过5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以及美元同期对欧元、日元走弱,资本流出情况更甚。

  在他看来,人民币的贬值成本较高,如去年8、9月出手干预之后10月人民币升值之下外储反而增加。相反,放任贬值,在危机时刻容易加速贬值预期,资本流出加剧,外汇储备反而蒸发更快,其后要扭转贬值预期,干预成本恐怕更高。

  因此,沈建光建议,央行可以明确表态——人民币汇率新指数将保持稳定,亦或表明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在2016年将控制在5%以内。这都有助于缓解因不确定性而产生的市场恐慌。

  朱海斌:引入新“锚”给予市场预期

  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认为,人民币贬值压力将主要聚集在2016年上半年,且人民币汇率应尽快引入和实施新“锚”给予市场预期。

  “人民币应该在2016年仍呈贬值趋势,贬值幅度约在5%左右,”他表示,贬值更多会在上半年体现,下半年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可能会会稳住。

  朱海斌表示,作出上述判断的理由有两个:其一,美元的强势可能会在上半年突出体现;此外,从人民币国际化角度而言,2016年10月1日是人民币作为SDR新的货币被正式推出,如果汇率政策要调整的话,所有调整最好是在上半年就调整到位,三季度则会有一个比较平缓的过渡。

  同时他也建议,当前央行应该清晰解释人民币的“锚”,混乱市场预期可能并非理想做法。

  具体而言,当前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每周公布一次人民币汇率指数,朱海斌则建议应当每天公布,并更新在更显眼的位置,以给予市场更清晰的预期。

  此外,他也建议更快地引入或加速执行新的“锚”,即一篮子货币,明确向市场释放信号——未来的目标是更多地维持这个篮子汇率的稳定。

  此前华侨银行指出,2015年人民币汇率指数收于100.94,意味着人民币对13种货币组成的货币篮子上涨0.94%。而1月8日,央行大幅上调中间价,一改此前连续下调百点的举动。华侨银行模型显示,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日内跌破了100,报99.96,这也可能是央行日内上调人民币中间价的主因之一。

  连平:应维稳人民币 谨慎开放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当前央行不会也不应该推行人民币大幅贬值的政策,并应适当动用外汇储备平抑市场波动,将人民币维持在特定区间波动,同时在推进资本账户开放时也应该谨慎稳健。

  自2005年7月起,央行推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连平指出,当时为了避免人民币过度升值,央行也进行了诸多干预,通过大量购买外汇而控制人民币的升值幅度,平抑了失衡。与此同时,不乏声音指责中国抑制人民币升值是为了获得出口优势。直至2015年8月11日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持续小幅升值,累计升值35%,年均升值3.7%。

  然而,当前的情况截然不同。目前央行需要要控制的是人民币过度贬值,“这似乎并不会招致国际社会的质疑,反而稳住市场,是对于全球的贡献,”连平认为,当前应该消耗部分外汇储备,适度干预,以使得人民币汇率保持在一个位置。

  连平预计,央行有能力在今年底前将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幅度控制在5%以内,但短期贬值幅度可能会走高。

  邵宇:制造汇率双向波动

  在人民币贬值的格局下,邵宇认为其主要面临三股力量——大妈(即换汇的散户),境外做空人民币的力量,以及离岸和在岸汇率的大幅价差所造成的套利空间。

  如何从战术上化解这股力量? 邵宇认为,当前最好的办法是让对手摸不清方向,制造双向弹性波动。“中国的外汇储备可以被视为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和主权基金,最高的时候是4万亿美元,现在是3.4万亿美元,有能力做到有效对冲。”

  那么这一战术的目的是什么?邵宇解释称,现在的汇率有两种效应,一是部分经济学家主张的实体经济的效应,即人民币贬值15%~20%,有利于出口。“但我认为这只是幻想,它还会使得我们的资产负债表问题全面爆发。贬15%,意味着所有的中国投资打八五折。在目前这个金融市场如此发达、金融的效益远远大于进出口效应的时代,大幅贬值不得不防。”

  此外,汇率更多是国家博弈的效应。“我们要入SDR(特别提款权),更想要中欧、中美之间的货币互换,如果达成我们利益交换,人民币可以少贬值一点。如果美联储不断加息,人民币不断贬值,这就接近于经济危机模式。要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寄希望于2016年9月由中国主办的G20峰会,这是一次真正修复全球经济的盛会。”

  作者:周艾琳来源一财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