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股灾表明管理层监管思路滞后

2016年01月18日12:0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2016年刚刚过去的开年两周,A股再度从悬崖边跳了下去,市场进入了“股灾3.0”时代。不可否认,大股东减持解禁、人民币贬值冲击、熔断机制的放大作用成为市场暴跌的三大推手。

  而在暴跌之外,更值得反思的是从2015年的“6·15”到“8·18”,再到2016年的年初,仅仅7个月的时间A 股就经历了三次暴风骤雨式的股灾,背后深刻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管理层对于市场的变化置之不理,任由风险累计,才是股市问题接二连三发生的原因。

  投资主体微妙改变

  上周末,2016年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召开,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会议上表示,这次股市异常波动充分反映了“我国股市不成熟,不成熟的交易者、不完备的交易制度、不完善的市场体系、不适应的监管制度等,也充分暴露了证监会监管有漏洞、监管不适应、监管不得力等问题”。

  股市其实就是一个很抽象的概念,它之所有能够达到几十万亿元的市值,并对全球经济产生深刻的影响,原因就在于有数亿投资者参与其中,其波动对参与者的投资、工作、生活产生影响,这中间的参与者既包括上市和拟上市公司的原始股东,也包括各类投资者以及监管机构人员。因此,股市是否成熟,关键在于所有参与者。

  肖钢提到“不成熟的交易者”,但什么是成熟的交易者呢?这恐怕很难回答。但是所有的交易者都是趋利的,在资本市场盈利是每一个投资者最基本的诉求。如果拿2015年的股市和2007年的股市相对照,其实投资者这一主体已经发生了些许变化,机构投资者的地位已经提高,特别是私募投资基金和公墓基金专户。

  这些机构投资者对于股市的“嗅觉”比散户投资者更加灵敏,买入或者卖出的速度更加快捷,作为绝对收益投资者市场一旦出现回撤,止损卖盘导致跌幅迅速扩大。

  2014年牛市启动前,私募基金尚且只能被视为二级市场的配角。从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来看,截至2014年9月,已备案登记的证券类私募投资基金规模约4400亿元,相当于当时股票型和混合型公募基金规模总量的3成。

  随着2014年牛市持续发酵、2015年股市的疯狂,私募基金再度觅得发展良机。2015年4月,私募基金管理规模首次超过1万亿元,达到股票型和混合型公募基金规模总量的39%。

  而在“8·18”股灾后,私募基金因为交易方式较为灵活的特点反而相对更受到投资者青睐,与公募基金的差距进一步缩小。海通证券就认为,从私募基金的资金性质看,基本都是以追求绝对收益为主,因此一旦市场出现风吹草动,出于对净值的保护,这部分资金往往会率先离场。

  而对于公募基金而言,传统以相对收益为主导的模式同样也在变化。首先是专户规模的加速提升,2013年6月专户规模约9682亿元,为公募基金总规模的38.5%;到2015年9月,专户规模已上升至32591亿元,达到公募规模的48.7%,这部分资金同样以绝对收益为考核基准,投资行为与私募基金类似。

  另外,随着《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运作管理办法》在2015年8月8日生效,股票型基金股票投资下限从60%提升至80%,大部分基金出于仓位和投资策略考虑,纷纷将旗下股票型基金变更混合型等其他灵活配置类型,对应股票仓位也从80%至100%变更为0至95%,区间明显扩大,对应投资手法上也更加重视趋势交易。

  投资主体更加趋向机构投资者,这其实是管理层多年以来所期待的,但从过去一年股市的表现来看,这些机构投资者非但没有成为股市稳定的基石,反而加剧了股市的波动,这些变化恐怕都是管理层始料未及的。

  杠杆化交易难驯服

  回首来看,过去一年A股最大的污点就是杠杆化交易。海通证券给出的数据显示,“6·15”股灾前,A 股场内融资加场外融资额占流通市值高达7.2%,占自由流通市值15%左右,远高于成熟市场。虽然不断去杠杆后,杠杆比例有所回落,当前场内融资余额仍高于1万亿元,场外融资预计2000亿元以上,融资余额仍占流通市值的3.5%,而海外平均水平仅2%左右。此外,还有千余亿元的带杠杆的股票型分级基金,这些杠杆资金在股市下跌时,都成为问题放大器。

  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市场研究总监桂浩明此前表示,现在最需要的是对杠杆交易的整体设计,包括规模、形式以及调整原则。

  就规模而言,也就是要大致框定在一定时期,资本市场上的杠杆交易规模。以往职能部门是通过制定资本金比例管理指标来实现对杠杆规模的间接调控,实践证明这种模式在应对变化多端的市场方面,显得比较滞后,效果并不明显。股市震荡发生时,杠杆交易的规模事实上已经非常大了,但并没有达到相关资金出借方的管理上限。

  “对杠杆规模的限制,不能仅仅使用依照资本金比例管理的模式,而是要从全市场风险控制的角度着手,参照各方面的因素,实行以总量控制为基础的管理架构。显然,这样的总量控制难度很高,但却是股市震荡留给市场的一个重大课题。不从上而下解决总量问题,至少在现阶段难以找到其他更有效的控制杠杆交易风险的方法。”桂浩明称。

  肖钢上周末表态称:“进一步完善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逆周期调节机制,合理控制业务规模,促进融资和融券业务均衡发展。”这仍然是老生常谈,难以从根本上制服随时可能发飙的猛虎。

  新金融记者 刘子安

  作者:刘子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