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关于神曲《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的二三事

2016年01月18日21:5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因为要出差,我不得不把彩虹合唱团1月9日的《双城记-崔薇金承志作品专场》音乐会门票转手,因此错过了刷爆社交网络的《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的现场首演。

  不到一个星期,“张士超”和“华师大的姑娘”成为了热门搜索。朋友们可以再重温一下:

  1月15日周五晚上,彩虹合唱团在上海音乐学院附近的一家酒吧小聚。我作为彩虹合唱团及词曲作者金承志的老朋友,拜访了这群新晋网红。

  “写这首歌的时候是喝多了吗?”我问金承志。

  “没有,当时很清醒。作曲很像建筑,不光需要灵感,也是一个需要精密计算的事情,所以醉了没办法干活。” 金承志放下酒杯说,“我只是在具体的字句上推敲了一下。本来想用"华师大的妹子",或者"华师大的女生",不过最后决定用"姑娘",比较可爱俏皮,也不会显得过于低俗。”

  排练的过程也比较顺利。比起其他作品,这首带有玩票性质的游戏之作难度不大。熟悉金承志风格的彩虹团员,对于这首风格十足的歌曲,也感到并非不能接受。

  “大家思路很开放,并不会觉得合唱这种艺术形式只能表达严肃题材。”即将30岁的男高声部团员高宁说。他在演唱中担任“朗诵”。为了三句东北口音的口白,高宁也仔细揣摩了一番:“现场可能表现得不太好,我应该语气再低沉猥琐一点,这样更符合人物当时的心态。”

  间奏中彩虹合唱团使用了卡祖笛模仿管乐效果。这是彩虹第一次使用这种乐器,不过上手也很快。“最大的难度大概就是让这些家伙专心排练。”金承志说,“四十多个二三十岁的人,像拿到新玩具一样狂吹一番,简直吵炸了。不知道的人以为排练房里有什么红白喜事。”

  在曲谱上,标题下印着这首歌的英文歌名《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motherfucker》。对于熟悉Nirvana的听众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彩蛋。

  这首作品是1月9日在上海音乐学院贺渌汀音乐厅举办的《双城记-崔薇金承志作品专场》的一首返场安可曲,当时集体梳着油头的男团员们戴上了墨镜,一本正经地唱起了这首胡说八道的歌曲。

  当晚彩虹合唱团还演唱了来自天津的女作曲家崔薇创作的7首作品,和金承志创作的《泽雅集》组曲和《净光山晨景》等曲目。其中这两组以金承志家乡浙江温州的风物为题材的作品,部分选择了使用温州方言演唱,也是国内合唱作品中的首次。

  距离音乐会之前一个月,金承志觉得曲目有些不够,便又临时写就了这首歌曲。金承志自称这首歌写得很顺利,作词作曲共花了三四个小时。“其他歌我可能要花三四天,从构思到反复修改。”

  不过张士超一炮而红,词曲作者金承志多少有些意外。但他首先要处理的是朋友张士超的情绪问题。

  据金承志说,他周四花了一晚上安抚远在东北的张士超。“张士超其实是个很好的人,不是真的混蛋。我们已经沟通过了,目前他的情绪很稳定。”

  不过,彩虹合唱团的其他团员似乎有些提心吊胆。谁也不知道自己干过的荒唐事儿,会不会成为金承志下一首歌的题材。“写一套《金承志的朋友》组曲,大概也会挺有意思的吧,啊哈哈。”

  2010年,彩虹合唱团成立,金承志担任团长,吸引了不少相当有才华的年轻歌手。这群喜欢在音乐会上和观众插科打诨的“严肃音乐家”,已经在国内合唱界小有名气的“合唱声乐相声团”。2015年举办的“宗教作品专场”和“日文合唱作品专场”两场演出,基本一票难求。

  而我差不多可以算“天使轮”级别的老粉丝了。

  我是五年前认识金承志的,这位上海音乐学院指挥系的男生,那会儿正在指导我所在的学院合唱团,排练学校的合唱比赛。在多数情况下,我还是会叫他一声“金老师”。

  当时他留着一脸大胡子和大波浪长卷发,是个胖子。后来他的造型变了好几次,目测年龄在18到45岁之间徘徊。“还好最近瘦了,也收拾得比较整齐清爽,不然怎么敢上电视。”

  更多先听过他的作品的朋友,会脑补出一位谦谦君子的形象。不过面基之后,似乎很多美好的幻想都会破灭——这家伙竟然是个混不吝的逗逼。金承志自称是“合唱界相声讲得最好的指挥”,他的音乐会,永远不会缺少笑声。

  即使是在此前的严肃作品音乐会,这个“相声团”也乐于搞怪。

  去年夏天的演出后,金承志送了我一件印着他的自拍照和“Nature Boy”字样的T恤,说是“团服”。当然我并没有穿过——因为实在是太羞耻了。

  “我们要出道了!我们是RNB48!”一位喝high了的女高声部姑娘对我说,“红了之后,我要谈100个男朋友!”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团员也显得有些兴奋:“我和张士超传过绯闻!以前玩国王游戏的时候他亲过我!”

  嗯,大概真的不是一个LGBT合唱团。

  然后我用随身带的糕点换了“RNB48”的女孩子们的握手券。

  一夜成名之后,彩虹合唱团收到了超过一百份入团申请。

  “彻底懵逼了。”女高声部的夏晋暂时成了金承志的经纪人兼个人助理。她开玩笑说,这么多人要来面试,可能还需要海选:“我们上哪里去借这么大的场地啊。”

  申请入团的有不少华师大的姑娘,“她们的热情非常高涨。”不过鉴于合唱团的现状,金承志透露说,其实更需要补进的是男歌手。

  招新之后,彩虹合唱团即将在今年夏天举办“日文作品专场”音乐会。金承志也开始继续创作,明年年初将奉上金承志作品专场。

  金承志说,自己目前正在创作中的是一组以南宋文学家辛弃疾作品为灵感的合唱作品。这是古典文学爱好者金承志喜欢的题材。

  “目前为止,张士超这首歌带来的讨论还是比较积极的。一方面我们得到关注,之后的演出可能票房会更好;另一方面听众也会觉得合唱原来可以轻松有趣,有些网友也挖出了彩虹或张士超的其他严肃作品。哪怕一千个人里有一个,会在听完所谓网络神曲之后,也听一听《泽雅集》,对我来说也是很大的鼓励。”

  至于张士超系列会不会出新作,以及《金承志的朋友》组曲的创作计划,金承志只是报以两声“嘿嘿”,说“顺其自然呗”。

  我跟彩虹喝到了酒吧打烊。在这几个钟头时间里,金承志对于很多问题都以“嘿嘿”作答。

  比如说“张士超那天晚上到底睡在哪儿了?”

  比如说“华师大的姑娘最后跟张士超好上了吗?”

  比如说“考虑过出张士超同款钥匙之类的周边产品吗?”

  再比如说“这么多华师大姑娘加你微信,你女朋友知道吃醋吗?”

  当然,这些问题即使他说了,我也不会写的。毕竟将来在报道上要是出了偏差,我们要负责的。

  要知道,我也很怕被金老师写在歌里的嘛。

  · · · · · · · · · · ·

  想要获取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请移步界面网站首页(http://www.jiemian.com/),并在微博上和我们互动,调戏萌萌哒歪楼菌→【歪楼-Viral】(请猛戳这里)。

  你也可以关注乐趣频道的微信公众号【歪楼】:esay141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