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诺一妈推荐了一台适合7岁到77岁的动画音乐会(组图)

2016年02月01日17:5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巴黎宝宝动画音乐会”是巴黎影像中心在法国教育部、文化部支持下,基于儿童生理、心理特征研究,专门为儿童开发制作的艺术启蒙项目。这个项目的理念,首先是快乐艺术启蒙——为孩子(18个月-4岁)带来人生第一次电影剧场及音乐会的零距离体验。

  2008年以来每年寒假期间,巴黎影像中心都会举办为期两周的“巴黎宝宝艺术节”,至今已成功制作25台动画音乐会,积累了5万固定观众群,成为巴黎最受欢迎的家庭亲子活动艺术节。

  今年1月,巴黎影像中心将《翅膀上》和《大和小》两台动画音乐会带到了北京和上海,受欢迎,也受好评。因为儿子诺一喜欢,安娜义务当起了巴黎宝宝在中国的代言人,“按照法国人的说法,这是适合"7岁到77岁"人的音乐会。”

  确实,即便是成人,也在巴黎宝宝里找到了尘封已久的童心,被软萌的画风和音乐陶醉。

  
“巴黎宝宝”活动上的诺一。图片源自网友@倪knightley
“巴黎宝宝”活动上的诺一。图片源自网友@倪knightley

  选最好的动画

  巴黎影像中心项目经理纳塔莉·布维尔介绍,早在2005年,他们就有了做动画音乐会的想法。他们观察到,即使在法国,针对低龄儿童的艺术启蒙项目也非常少,在无意中看到一个乐队将影像和现场音乐结合起来的尝试后,巴黎影像中心适时而动,将这个项目整编到了自己的节目单里,很快,“我们就发现这个项目对低龄孩子和家长都非常有吸引力。”

  纳塔莉说,巴黎影像中心的宗旨其实是传承电影这门发源自法国的“第七艺术”,法国人热爱电影,但这些年,法国电影一直在受好莱坞电影冲击,“孩子的品味要从小培养,我们得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好看的图像,什么是优秀的电影。”

  “现在的孩子一出生就被各种影像包围着,很多影像质量并不高,有些甚至有危害。”纳塔莉感慨,而今的每个人都生活在影像中,既然拒绝不了时代变化,他们干脆顺应时代的变化,“既然有这个力量,我们愿意选择那些最优质的影像给孩子。”

  以此为初衷,他们开始从全世界遴选优质动画片。这些动画或是世界历史遗产,或是最新的创作,巴黎影像中心在获得版权重新剪辑后,将原有的音乐清洗,再交由音乐家重新配乐,从孩子的角度重新阐释动画,传递新的情绪和情感。

  巴黎宝宝首次中国之行,巴黎影像中心选了九部动画短片,制成两场风格各异的动画音乐会。这些动画来自法、美、比、俄,都是近年国际电影节的获奖作品,且多是手绘。画风清新,想象奇趣,语调软糯,看完这些动画,人的眼和心都像被洗了一遍。

  “我们首先会关注孩子内心喜欢的主题是什么,低龄孩子一般喜欢动物,对自然界也有一种敏感度。”巴黎影像中心的选片标准是,不欢迎冲击力大、暴力性强的动画,总体要“软性”,截然不同于迪士尼的工厂风格与日本的动漫风格。
“巴黎宝宝”活动上的诺一。图片源自网友@倪knightley
《慷慨的小刺猬》截图
“巴黎宝宝”活动上的诺一。图片源自网友@倪knightley
《我的妈妈是飞机》海报

  音乐是敲门砖

  选完动画,再找合作音乐家。在巴黎影像中心看来,音乐是影像进入孩子心灵的桥梁和敲门砖。

  “法国音乐资源非常丰富,我们选好片子后,会给音乐家尽量大、尽量自由的创作空间,请他们做二次阐释。”纳塔莉说,巴黎影像中心对音乐创作有一定要求,但并没有绝对的标准。

  法国钢琴家安东尼·布克、萨克斯管演奏家弗朗索瓦·米努,此番就随巴黎宝宝来到了中国。《翅膀上》、《大和小》两台音乐会均由二人作曲,再加上大提琴手、打击乐手,台上四人都是专业音乐出身,都从玩古典音乐开始转做爵士乐,每人都精通好几门乐器。

  在现场,四人不光要配乐,还要用中文配音,乐器和口技并用,模仿着发出风雨雷电、山呼海啸等各色音效,妙趣横生。

  安东尼和弗朗索瓦是最主力的配音演员。他们不懂中文,采取的是最原始的学习方法:用法语标注拼音,盲记,再自行掌握说话的节奏和音调。

  二人口齿并不很清楚,很多孩子也没有完全听懂他们的意思,但没有人看不懂——因为现场音效已经把故事讲了出来,这些动画几乎不需要翻译,不需要通过语言来讲故事。

  随行的工作人员说,两人在上海场的中文已经比北京场溜得多。虽然仍不标准,但从他们口里跑出的中文,却别有一种稚拙的幽默,逗趣的生动。他们也知道自己说得不地道,但没关系,“这就是法国人的幽默,法国人的魅力。”

  “大人可能会觉得吸引小朋友的作曲很难,但恰恰相反,孩子对音乐的敏感度要比大人高得多,开放性也更强。他们对不同元素的音乐风格和乐器,很快就能接受。”安东尼总结说。

  表演40分钟,剩下20分钟,四位音乐家用来和现场小朋友互动,普及器乐知识。这是巴黎宝宝在中国演出时的固定流程。

  通常,完成一台动画音乐会需要6-7个月时间。创作前,巴黎影像中心针对幼儿的生理、心理特征做了大量研究,演出中的画面、音乐、演出时长和整体节奏的把控,都经过了精心设计。

  譬如,每部动画都控制在10分钟以内;故事的逻辑性不强,没有太多情绪起伏;18个月的儿童只能坚持看20分钟,到了两岁能延长到30分钟,三岁是40分钟……这么多测试做下来,他们观察到,“音乐会如果超过45分钟,孩子就到头了,再多就满了,不快乐了。”纳塔莉说,每台都基于科学论证,因此才能抓住孩子的注意力。

  但在法国,巴黎宝宝的互动环节并不像中国这么长,之所以延长,也是为了适应中国家长对音乐教育的重视,“法国孩子对这些乐器非常熟。在法国,巴黎宝宝更集中在影像的传播上,将音乐当作助力,到了中国转而要强化音乐部分。这是中国特色。”

  0-3岁是儿童音乐启蒙关键期
“巴黎宝宝”活动上的诺一。图片源自网友@倪knightley
《长颈鹿》截图

  中央音乐学院儿童音乐教育家管慧丹,也是在安娜的介绍下接触了巴黎宝宝,“旋律一下就把我抓住了,看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停下。”

  在她看来,巴黎宝宝契合了儿童早期的“联觉”反应,以及“闻乐而动”的本能,是特别科学的育儿片,“它集中了太多的育儿心理,我们育儿中所有要注意的信息,它都抓住了。”

  首先是音乐。现场音乐并不复杂,每个音符飘出来,孩子都可以很自然地跟着进入音乐的情绪,“特别清爽,没有多余的声部。对孩子来说,过于复杂的声部,过于饱满的情感,他们的听知觉很难去注意。它的每个声部是一点点进来的,而且声部之间的对比特别鲜明,这样孩子才能抓到。”再者,现场音乐的曲调丰富,有爵士乐,也有古典舞曲,每换一部动画,就是一种完全不同的风格,孩子能从中感觉到强烈对比,以及儿童的律动感。

  画面上,巴黎宝宝选的都是背景干净的动画,它们都出自大师的手笔,又有儿童的质朴和纯真。更重要的是,这些动画多是二维,未做纵深和立体的三维空间设计,有时又在二维的画面上出现一双立体的眼睛,特别传神。管慧丹认为,二维也更贴合低年龄段儿童的心理状态,“你去观察孩子的画作,会发现立体和三维感是在他们成长的后期才出现。”

  在管慧丹看来,一台儿童演出成功与否,只有两个评判方最权威,一是孩子本身,二是非常了解儿童心理的心理学家和教育学者。现今,儿童演出已成中国演出行业里最具市场需求的领域,国内也不乏优质的儿童音乐会和儿童剧,“但还是不够,差得太远,很多并没有以儿童为本位来做。”
“巴黎宝宝”活动上的诺一。图片源自网友@倪knightley
演出现场

  最近,管慧丹接连看了几部来自英国、法国、加拿大、美国的儿童剧,“你会发现台上的道具都很简单,舞台背景特别朴素,演员很少,有时甚至一个人。相反,国内的动画片和儿童剧形式太繁复,背景特别复杂,服装特别花哨。”

  最常见的是,儿童剧演员惯戴大头偶上台,但孩子并不买单。“演员的脸被挡在头偶里,看不到任何生动表情,但孩子是能琢磨特别细腻的表情的。”她举例说,比如要演一头小猪,中国演员会习惯性戴上猪的头偶,“实际上,孩子并不需要看到猪头。他们自己会把动物拟人化,他们要看的是动物的表情和情感,而我们认为,他们只要看到实体的猪就可以了。”

  18个月的孩子就可以参加巴黎宝宝,这是管慧丹觉得有意思的地方。这些年,京、沪两地的儿童音乐会发展形式喜人,但多数是为5岁以上的孩子准备,且以西方经典音乐赏析为主,原创音乐会极少,“因为原创难,你还要专门研究和了解孩子的需求。经典曲目在排练上相对容易,熟悉程度也高,更不需要原创团队。”

  胎儿在母腹中已经可以听到音乐,那么,儿童的音乐启蒙教育什么时候开始最合适?“0-3岁最重要,不是说他们要学习和掌握某样乐器,而是要有丰富的听觉经验。”管慧丹说,儿童早期的音乐发展,和他们在0-3岁时是否有充足的听觉经验有很大关联。她建议,家长在这段时间不妨让孩子听得广一些,尽量节拍丰富,曲调多元,“形式不拘一格,关键是要让他们有丰富的视野。”来源澎湃新闻记者)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