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家有二宝 如何转动谦让的魔方?(图)

2016年02月23日10:1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家有二宝 如何转动谦让的魔方?

  家有二宝,是甜蜜还是烦恼?

  二宝在给家庭带来更多欢乐的同时,两个孩子之间的冲突也是不可避免的。作为家长,如何平衡好大宝、二宝之间的关系,对父母来说是个极大的考验。

  今天,我们一起来听听热心读者范爱萍女士分享她的“二宝”经。

  小让大大爱小

  俗话说:“要想好,大让小。”女儿刚在我的肚子里萌动,我就开始教育骞骞:“你就要当哥哥了,一定要让着妹妹哦!”骞骞起初很兴奋:“当然喽!我喜欢当哥哥!”可是真正等到女儿生下来,骞骞变了态度,偲偲还在襁褓中时,他就有了醋意:“妈妈,我觉得你更爱妹妹!”我敷衍他:“你长大了,妹妹还小,你要让着妹妹!”

  有一次,3岁的偲偲打碎了骞骞的水晶球,已经读五年级的骞骞居然把她推倒在地,这让我非常生气。骞骞却用更激烈的方式回应我:“难道因为我比妹妹大,就要无条件地让着她吗?我现在不想长大了,让妹妹快快长大,当我的姐姐来让着我吧!”

  这番话触动了我:继续这样下去,他可能只会更排斥。我何不反其道而行之,将计就计先缓和他的情绪?于是,我对偲偲说:“偲偲是个乖宝宝,打碎了哥哥的水晶球,应该向哥哥道歉!”偲偲可塑性非常强,立刻忘掉了刚才被推倒的事,走到骞骞面前,奶声奶气地说:“对不起!”

  听了妹妹的道歉,骞骞身上的刺头也服帖下来:“算了,水晶球已经碎了。”偲偲说:“我以后长大了,给你买一个更好的!”看着兄妹俩握手言和,我拆开网购的积木,对女儿说:“偲偲,你是妹妹,应该听哥哥的话,让哥哥先玩。”偲偲吃力地拎着积木桶,放到了骞骞的面前。骞骞有些不好意思了:“哥哥陪你玩,让妈妈忙去!”

  没想到,“小让大”这个临时应急策略居然起到不错的效果。之后,“小让大”的方案被我长期“推广”了。偲偲还未形成独立思想,更易接受教育,能把大人要求“小让大”的方针执行得很到位。至于骞骞他已懂事,潜移默化比直面说教更有用。学会谦让的偲偲不会无端招惹哥哥,骞骞也很乐意发挥“老大”的榜样,更加疼爱妹妹。

  弱让强强护弱

  两个宝贝之间的谦让虽本着“小让大”的原则,但也会遇到一些特殊情况。偲偲3岁半时不小心磕破了额头,在医院缝了几针。从医院出来后,她动辄就掉眼泪。对妹妹疼爱有加的骞骞说:“妹妹受伤了,咱们都要让着她,让她好好养伤!”

  就这样,骞骞成了偲偲的保镖兼保姆。帮妹妹擦脸、拿水杯、穿鞋,扶她上厕所……开始,偲偲有些不好意思,但很快就心安理得。休息日,我正在书房看书,听到偲偲大声说:“哥哥,抱我去客厅!”

  我走了过去,问她:“你为什么不自己穿鞋去呢?”偲偲理直气壮:“我受伤了!”我啼笑皆非:“你的额头受伤了,脚好好的,完全可以自己穿鞋过去。”偲偲小嘴一撇拖着哭腔:“我受伤了,你们应该让我!”

  以受伤为借口撒娇不是好习惯。怎么纠正她呢?一旁的骞骞惊叫一声,吐出了一颗血淋淋的牙齿。我知道,骞骞正值换牙期。忽然,我有了主意:继续延伸“逆向谦让”的内涵,教导女儿以“弱”让“强”,更加坚强。

  于是我说:“偲偲,你看哥哥的牙齿都掉了,还流了这么多血!其实,他都难受几天了,可他看见你受伤,还是默默地照顾你。哥哥多坚强啊!我们一起为他点赞吧!对了,别忘了,也要学习他的坚强哦!”

  听了我的话,再看看骞骞手心里的牙齿,偲偲哭了:“哥哥,对不起,你牙齿疼,我没有让着你,还使唤你!”骞骞赶紧为偲偲擦干眼泪:“不就是掉了颗牙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是哥哥,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保护你的!”

  这件事后,他们再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弱”而要求另一方无条件地谦让。相反,他们似乎更加喜欢越是发现自己“弱”时,越是谦让对方。

  急让缓缓敬急

  偲偲上幼儿园中班后周末学跳舞;刚升初中的骞骞周末练武术。一个周末的中午,我和往常一样,接完偲偲后又去另一处接骞骞。途中,发觉骞骞情绪有些低落,问他怎么了?他犹豫了一下,说:“妈,我以后能不能自己骑电动车上培训班?”

  路远车多,我坚定地说:“不行!”骞骞垂头丧气:“那武术班有特殊情况的时候,你能不能先送我上课?”

  兄妹俩培训时间一致,路线则背道而驰。爱人常周末加班,我需要在20分钟内将两个孩子送到各自的培训班。这就决定后送后接的宝贝要慌张赶课、焦急等待。最初是骞骞发扬风格,主动提出先接妹妹。试行一段时间后他变了卦。考虑到他的意见合理,我点了点头。

  这一点头,一切乱了套。一连几个周末,骞骞都提前说:“妈,武术班课前要热身,先急后缓,你先送我吧!”几次后,偲偲不乐意了:“妈,老师说提前换好舞蹈服的同学,会奖励卡通笔,你要先送我!”

  如果仅从公平的角度看,一人一次轮流先送先接不失为最合适的方法,但我又担心横亘在亲情的“公平”会疏离了两颗幼小的心。我把心一横,又启动了“逆向谦让”的程序,让认为自己更“急”的孩子谦让可以缓缓的人。我问:“你们认为谁上学更急?”他们不约而同地举起了手。“既然你们都那么急,互不相让,不如先让着我这个缓的,让我去手机店修手机。”他们愣了:“这样我们不是都要迟到吗?”我点了点头:“谁让你们都很急呢?”少顷,骞骞说:“妈妈,你还是先送妹妹吧!妹妹能得到奖励是件很开心的事,我可以缓缓,不迟到就OK!”偲偲也不好意思了:“那妈妈还是先送哥哥吧!”

  去年底,家附近开了一家舞蹈培训机构,把偲偲送到那里学习,我终于解决了分身乏术的难题。

  在“逆向”与“顺行”的碰撞中,谦让已然融入两个孩子的血脉和思想。不管遇到什么事,他们会先为对方考虑,和谐而默契地转动着“谦”与“让”的魔方。

  导报记者 魏文/文 杨靖/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