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王儒林三大案例答反腐 张中生副市长贪腐6.44亿(图)

2016年03月07日12:0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王儒林三大案例答反腐 张中生副市长贪腐6.44亿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省长李小鹏回应山西经济困境等问题。3月6日下午,全国人大山西代表团全体会议在驻地召开,继续审议政府工作报告,会议向境内外媒体开放。因众所周知的“塌方式腐败”以及在经济上遇到的下行压力,山西团备受媒体关注,有近百家媒体到场报道。

  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吴政隆和代表郭凤莲等人先后发言。郭凤莲在发言时称,过去一年,山西不仅遇到了经济风险,在政治上也遇到了塌方式腐败,给山西领导和广大人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记者提问大多与反腐有关,其中前三个问题全部点名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回答。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长李小鹏被点名回答的则是另外一个沉重的话题——山西经济困境。

  反腐拖累经济?

  王儒林当场列举3个山西腐败官员的“重磅”案例。某国有金融机构董事长要求贷款企业向其控制的公司支付“顾问费”,并花3.9亿元(人民币,下同)购买公务机。“这位董事长生活也很奢靡,长期饮用从韩国空运的牛奶。”

  “这样的腐败越多,发展成本就越高。”王儒林强调,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要去企业成本,更要去腐败成本。某厅官为企业“拿钱办事”。王儒林说,有老板写纸条暗示向该厅官行贿3000万元,“事干了,3000万也如数收到了。”王儒林称,这样的腐败导致最优秀的企业竞争不过“最能送钱”的企业,严重扭曲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某副市长贪腐金额惊人,高达6.44亿元。王儒林说,山西最贫困的9个县一年财政收入加在一起,只有6.07亿。“如果这么发展下去,经济搞不好,上不去,而且还将民不聊生,党将不党,国将不国。”

  反腐力度够不够?

  立案28668起,处分31164人,结案处理和正立案查处的厅局级干部129人,县处级干部1565人。这是山西从2014年9月到今年1月的反腐数据。王儒林强调,山西始终坚持零容忍、全覆盖、有腐必反,“老虎”“苍蝇”都不放过,“确保实现不敢腐”收到明显成效。

  对于“反腐败是否存在空白”的问题,王儒林坦陈,山西曾一度存在“上面九级风浪,下面纹丝不动,中间波澜不惊”的问题,反腐败力度逐级递减。他表示,针对这一问题,去年对1520名落实“两个责任”不力的干部进行追责;实现对县市、国有骨干企业,金融企业,高校巡视全覆盖;同时专项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全省共查处农村干部15612人。王儒林称,中纪委去年收到山西信访举报量明显下降,山西省比全国平均增幅低34.1%,重复举报下降了57.3%。

  反腐最难是什么?

  “减存量更加棘手,难度更大。”面对记者的问题,王儒林直言不讳。他说,从山西省委巡视5个市、44个县、11个高校,加上前两轮巡视的情况看,发现的问题线索93.04%是2014年9月之前的问题,主要是十八大之前的问题,“也就是说发生在新的省委班子高压反腐之前。”

  王儒林称,为减少腐败存量,全省开展腐败问题线索大起底,而且不定指标、上不封顶、有腐必反、有贪必肃。针对“山西干部10年翻不了身”的说法,王儒林强调,“这些说法都不符合实际情况”。他表示,中央对山西广大干部在政治上充分信任。在深入反腐,净化政治生态,从严治党,从严治吏,重构良好政治生态的前提下,“我相信山西会不断涌现出更好的、更优秀的干部。”王儒林说。中金网

王儒林三大案例答反腐 张中生副市长贪腐6.44亿

  王儒林三个案例谈反腐

  记者注意到,王儒林在回应记者有关反腐问题时,用了很多数据和案例,以此描述山西的腐败状况和反腐成绩单。在回应“山西经济下行与反腐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时,王儒林先讲述了腐败对经济的腐蚀作用,称腐败是严重破坏经济健康发展的毒瘤,并用三个案例来说明。

  案例 1

  官员组织12家企业花3.9亿元购公务机

  一个省金融机构党委书记、董事长,在给企业贷款的时候,要求企业额外出2%的顾问费,支付给其控股的公司,同时还以银行的名义发起成立了基金会,挪用资金,让自己的公司使用,非法获利。该董事长还组织了12家企业,各出资3420万元,花了3.9亿元,从国外购买公务机,方便自己使用。这名董事长生活奢靡,长期饮用从韩国空运的牛奶。

  就该案例王儒林表示,这样的腐败越多,去腐败成本就越高。我们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要去企业成本,更要去因腐败而增加的成本。

  案例 2

  老板当厅长面吞掉暗示送礼3000万纸条

  一位被查处的厅长,有一个素不相识的老板找他办事,他不同意,老板就从他的桌子上拿了一张纸,写上给你3000万,干不干?厅长看完之后,老板马上把它塞到嘴里、吞到肚里去了,厅长一看:此人可靠。事办了,3000万也如数收到了。

  王儒林点评称,这样的腐败严重影响了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这样下去,不是最优秀的企业能拿到资源,而是最能送钱的企业拿到资源。

  案例 3

  副市长贪腐6.44亿 超9贫困县收入总和

  一位落马的副市长,在北京看中了一套一千多万的别墅,让老板专程到北京来给他送钱,买下了这套别墅,这位落马的副市长目前被查实的贪腐金额是6.44亿,这个数额超出了山西九个贫困县一年的财政收入。王儒林称,这种人不仅严重破坏经济发展,而且直接败坏干群关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