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财经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作品被闽台缘博物馆收藏(组图)

2016年03月17日02:2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宝相庄严的观世音菩萨、秉烛夜读的关夫子、风情万种的杨贵妃、弱不禁风的林黛玉、身手矫健的武松……近日,记者走进晋江市永和镇周坑村曾国淡的家,很快就被这些栩栩如生的古代人物画作感染,沉浸在其中。
作品被闽台缘博物馆收藏
作品被闽台缘博物馆收藏

  宝相庄严的观世音菩萨、秉烛夜读的关夫子、风情万种的杨贵妃、弱不禁风的林黛玉、身手矫健的武松……近日,记者走进晋江市永和镇周坑村曾国淡的家,很快就被这些栩栩如生的古代人物画作感染,沉浸在其中。

  周坑村以前是石材村,现今仍到处是石材厂,一路行走在石材车碾过的村道上,颠颠簸簸。记者不停地在心里嘀咕,不会是走错了吧?这样的村里,住着一位出过画册的民间绘画家?直到看到曾国淡的画,听他说:“我从来不懂什么理论,也没有特别学过,我就是喜欢画,喜欢就一直画。”

  此时,他,才变得眞实起来了。本报记者 曾舟萍 陈巧玲 文/图

  少时背着父亲学画画

  年少时,曾国淡就对绘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当时也没有纸,也没有笔,就是拿根树枝,把地扫平了,直接拿着树枝在地上画画。”曾国淡说,当时看到《芥子园画谱》、看了高甲戏,就是很想把上面的人物画下来。

  如今已70岁的曾国淡,画笔一拿就是60多年。可是,画画的梦想曾差点被现实折断。“小时候,父亲认为画画是没啥用的东西,不能当饭吃,天天逼着我到家里的石窟去帮忙,打石头。”曾国淡说,因为喜欢,他依然背着父亲偸偸地画画,甚至想方设法找来一些连环画,跟着临摹。现在,曾国淡还保存了不少小人书。

  就这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曾国淡的生活状态是当着父亲的面到石窟打石头,背着父亲偸偸画画。在他十几岁时候,听说了一位“惠安师”被请到金井画“眠床”,他二话不说,脚踩自行车跑了20多公里,到金井向对方请敎。“那位"惠安师"很厉害,技术很不错,人也很不错,愿意和我讲,我就按照他说的,接着练。”

  从“眠床”画师到寺庙画师

  或许是得到了“眠床画师”的指点,或许是当时能发挥画画潜能的地方实在太少,20岁的曾国淡揣着十多年的绘画基础,也成了一位“眠床”画师。

  “当时新人结婚就要造"眠床",眠床买出来一般只有红色、木色或是黑色的底色,是没有画的,主人要另外请画师去画。”曾国淡说,他当时就到处给别人画“眠床”,“主人喜欢什么故事,我就画什么,一般都是三国、隋唐、招亲等古代故事。”就这样,曾国淡在“眠床”界开始小有名气,靑阳、石狮、金井等地都有人来邀请他去画,而这段时间里他的古代人物画也更上一层楼了。

  可没几年,这位20多岁的“眠床”画师,很快被忘却了,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做“眠床”的人越来越少。不过很快,另一条绘画之路为曾国淡展开了,那就是寺庙绘画。

  1979年,闽南不少地方的寺庙开始重建、重修。曾国淡经常被邀请到寺庙里作宗敎画,少则十多天,多则数个月。“画了一个庙的画后,有人看到了,觉得好,就会问,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找来。”曾国淡的朋友曾团营说,南安、石狮、漳州、厦门、台湾,甚至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的不少的寺庙都纷至沓来,仅仅马来西亚曾国淡就画了50多幅宗敎画像。

  “给寺庙画像和画眠床是非常不一样的,先不说画作的大小,就说规格上的要求也非常高,毕竟立寺庙是非常神圣和庄严的事情,一点点马虎都不行。”曾国淡的儿子曾华都说,为画好佛像、神像,父亲经常要翻阅典籍、收集材料,甚至地方志,了解每一尊佛像背后的故事。“有时候半夜快睡着了,爬起来就接着画,一画就是一整夜。” 原来,一直以来曾国淡没有在家另设画室,画室就是房间,房间就是画室。对于儿子的“抱怨”,曾国淡只是淡淡地说“灵感来了”。

  希望画技有人传承

  因为画好,2012年,曾国淡出版了《曾国淡民间绘画选集》。泉州闽台缘博物馆也收藏着他的画作《二十四孝图》。可这样一位画了一辈子工笔画的画师,却有一个一直解不开的结,因为他一直没有传承衣钵的徒弟。

  “本来有几个徒弟,可有的已经去世了,有的转行了。绘画这种东西,如果不静下心来,是没有办法学好的,画画就是要从你的内心出发。”曾国淡遗憾地吿诉记者,因为爱好绘画,他算是自己钻硏,可是没有授课的理论基础,如果学生不够喜爱,无法坚持,那么就更难传授了。

  “我之前也跟着学过一段时间,可是静不下心来,画不好,也就没有再坚持了。”曾华都说他与堂哥曾华埔都曾学习过一段时间,可是都没有坚持下来。

  现在村里的小孩如果对工笔画感兴趣,到曾家求敎,曾国淡也会加以指点,他希望有人可以继续学下去。

  在采访的最后,记者邀请曾国淡在画桌上演示作画,配合拍一张照片,他欣然同意,站在画桌前,满是皱纹的手提起画笔,眼睛变得炯炯有神,每一次下笔都极其认眞。“好了!”直到记者拍好照片,却已发现他早已沉醉其中,久久没有放下画笔。

  作者:曾舟萍 陈巧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