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秦昊:老当“文艺男”挺枯燥的

2016年03月21日03:0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一直以来,提到秦昊的银幕形象,总脱不了“压抑”、“文艺”等标签,似乎他的脸就和苦兮兮的电影脱不了关系了。但已上映的《爱情麻辣烫之情定终身》和4月1日上映的《火锅英雄》,两部都是商业片,还有点那么喜剧的成分,他在前者中出演一位金句频出、暖贱可爱的“男闺蜜”,后者中则变身“妻管严”的小市民。莫非秦昊想转型,不在文艺片里扑腾了?最近,他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直言:“老演那种文艺男也挺枯燥的,之后想让别人觉得我演喜剧,也是挺逗挺让人轻松的。”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马婷

  演员的征服欲:

  老演文艺片没有High点了

  好像从去年的《我是女王》开始,大家突然发现秦昊开始演商业片了,《爱情麻辣烫之情定终身》(以下简称《情定终身》)和《火锅英雄》也是秦昊去年接的片,人生进入新阶段的秦昊透露自己的心声,演的戏越多,就越有征服欲,文艺能演,让人轻松、能逗笑的角色也想证明自己能驾驭。

  “《情定终身》是年轻导演执导,大家聊聊剧本,我觉得挺有趣的,以前演喜剧也少,就定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想支持导演,年轻导演更需要一些演员去支持,互相帮助,我也想和多一点年轻导演合作。《火锅英雄》是陈国富监制,品质就有保证了,后来再定了陈坤、白百何等我觉得特别好的演员,那就更期待我们能不能玩一把看擦出什么火花。没有特别复杂的考量,就是看兴趣爱好、性情相投接戏。”秦昊透露。

  在文艺片领域叱咤多年,难道秦昊也想撕掉“文艺男”标签转型了?对此,他看得很淡然:“我自己首先没给自己标签,标签都是别人给的,给我贴的标签我也理解,就像有人称呼我秦先生,有人叫我昊子,都是个称谓。别人怎么叫无所谓嘛,都是在叫你,自己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的确文艺片有些角色相似度太高了,老演那种"文艺男"也挺枯燥的,这种文艺片对我来说没有High点了。”

  他笑言演员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演多了一种角色,就会想挑战截然不同的另一种,“以前我用文艺片里的角色感动过你们,觉得我好可怜之类的。我就想好吧,我打动过你,现在我想逗你笑,让你觉得我太有意思、太有趣了。这就是演员天生的征服欲吧,演这种角色也希望得到大家认可。像我之前也参加过电视节目《欢乐喜剧人》,大家都觉得我疯了,但其实我私下就是个很随性的人,经常能把朋友家人逗乐”。

  人夫的妥协:

  也想过为钱接烂片

  秦昊心态转变的节点和他恋爱、结婚,走向人生新领域分不开,难免让人联想起,以前那个桀骜不驯一年只拍一部戏的秦昊,现在有了家庭负担、为了赚“奶粉钱”而妥协。对此,秦昊也直言不讳:“不得不承认,我有过想过妥协的时候。结了婚,有了很多琐事,是不是所有人碰到这个时候都会妥协呢?妥协不是说我要去接烂戏,而是是不是还可以任性地只接我喜欢的戏。”

  秦昊说曾经有一些戏过来,钱非常多,但是“我这辈子就从没看过那么烂的剧本,可是片酬也是我这辈子没见过那么高的片酬。踌躇之间,我和我太太说了,她让我把剧本给她看一下,看完之后跟我说"算了吧,你去拍这种戏我会很心疼、很伤心的,我想象不到你去演这种烂片的情形,咱们别为了钱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她喜欢我的时候就是知道我是什么人,我在拍什么戏,让她很崇拜觉得我很好,如果因为结婚有了孩子去接自己不喜欢的戏,她都会觉得她很失败。所以生活上的压力也还好,现在还是可以很幸运、任性地只接自己喜欢的戏。”

  不过,秦昊对自己接戏还是有着自己的标准,“以前一年拍一部戏是做为演员最幸福的时候,因为我把所有心力都放在这个电影上,电影出来遗憾少了一点。后来签了公司也曾一年拍7、8部,发现遗憾很多,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说不过去,现在争取一年只拍两部是我真正喜欢的。”

  他说自己并没有分文艺片和商业片,接戏的标准就是看喜不喜欢角色,自己是不是可以把他演好,另外看导演,能不能把剧本完成,“因为也遇到过剧本很好,导演拍不出来。角色和导演我都能信任,就没问题”。除此之外,秦昊也拒绝真人秀节目,“因为我不知道要在里面干嘛,是演一个角色呢还是演我自己?”

  文艺男的乐观:

  干嘛要把自己搞得那么压抑

  不久之前结束的柏林电影节,秦昊4年前出演的《长江图》获得了杰出艺术贡献银熊奖,而这也是他出演的电影中第七部入围欧洲三大电影节的作品。不过谈起争奖,秦昊说现在的自己对奖项没有那么大的欲望,“可能运气不够好吧,因为更多的时候,你也搞不懂哪一届的评委好哪一口。那可能这一届评委好这口,下一批又另外一个评委、另外一个口味了,所以我觉得更多的是像碰运气。我相信到最后所有事情都会皆大欢喜,没有就是还没到时候。随着自己年纪越大、拍的戏越多、心路成长起来,对奖也没那么大渴望了,给我当然锦上添花,不给也正常,我的快乐源泉不是来源于奖了。”

  心态越来越放松的秦昊甚至说:“以前去电影节都是很辛苦地工作,拍照啊、接受采访,以后有了孩子再去,我就当去度假,除了走红毯,我什么采访都不接受,就带着老婆孩子去玩。”

  秦昊在《长江图》里受的苦不亚于小李的《荒野猎人》,最冷的时候在一条破船上拍了3个月,增肥15斤,3个月不洗脸,每天睡前狂喝水为了让眼睛肿起来,直到有一天秦昊一照镜子发现自己都有了导演杨超的影子。他说自己再也不拍那么苦的戏了,“3个月就没下过船,住的房间就是一个洗手间大小,觉得是在蹲监狱。大家都成敢死队了,为了这部戏把所有剩余价值都投入进去。一场戏拍好几次,每次等船开到机位,可能就是好几个小时,感情酝酿好,时间过去了,感觉没了。有时明明是要笑,最后你发现因为太冷,笑出来那个感觉都是僵的,都不是正常人的表情。拍的那段过程,客观环境和主观内心都遭受摧残,很抑郁。”

  那么,拍戏时遭遇的那些苦,是会帮助演员更接近角色还是会起反作用?秦昊说了一个有点让人意外的答案,“我个人意见是有反作用,因为演员,需要有一个很平静、快乐的心态来做每一个工作。大家如果心情都不好,都很抑郁的话,那出来的东西肯定会比之前大打折扣。拍电影、搞艺术应该是很快乐的事情,电影也是让人很快乐,所以哪怕苦、钱少,我们也去拍。干嘛要把自己搞得那么压抑,这就是违背事情本质了。”

  准爸爸的感恩:

  与妻子除了爱情还多了恩情

  两年前的柏林电影节,秦昊坚持带伊能静一起出席,曝光了这段相差10岁的姐弟恋。这一次,在家养胎的伊能静在微博上细致地回忆了当年走上柏林红毯,并隔空表白“只想站在红毯外,牵着你父母的手,一起凝望你发光”。

  而作为“准爸爸”的秦昊也坦言自己性情受了影响,生活里的种种都变得感恩宽容,在柏林走完红毯看过首映,就赶回国陪老婆孩子,现在在拍新戏的他哪怕有两天假期,都会飞去台北陪太太,对于伊能静,秦昊毫不掩饰自己的爱意,“我真的有一个很好的太太,这段时间孕妇特别需要陪伴,但我没办法,有些工作于情于理都是要去做的。她对我工作的支持,生活中点滴付出我都很感动,两个人在一起,除了爱情,还需要一些恩情。结婚当爸爸了,对工作态度、朋友、家庭态度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对生活和身边人更感恩、宽容。”

  因为伊能静经常在微博上抒写与秦昊生活感想,让人好奇这对夫妇私下是否也特文艺?秦昊对此倒有点摸不着头脑:“我不知道什么叫"文艺"生活,我们经常看电影、散步回家,聊情节、聊想法,还喜欢看书、听音乐,一起探讨,这算文艺吗?这不是正常人的交流生活吗?(算很文艺!)那就算文艺吧,我们兴趣爱好都一样,有聊不完的话。一开始我们也会(对作品)有不一样的见解、会吵架,后来就接受了,大家走在一起,完全是因为彼此的独立人格吸引你,并不是我说什么你都听才欣赏。那干嘛要求所有事情的见解都一样呢?何况我们都是那么有性格、有自己看法的人。”

  微博上,秦昊昵称伊能静为“小疯子”,他说大家对伊能静的印象和生活中的她非常不一样,“真实的她很健忘、外向、对朋友很真诚,做事情很认真、很拼命、这是你们看不到的,所以调侃她是"小疯子"”。

  记者手记

  非常“表里不一”的秦昊

  采访前,我心里就嘀咕,秦昊会不会像他演的角色那样木讷少言啊,古怪孤僻啊,谁知本人就像微博上的他那样,很活泼,很健谈。谈到这个,秦昊颇有点得意,说我们对他的印象都来自电影,生活中没接触过他,很自然就会这样想,“其实挺欣慰的、挺有自豪感,骗到大家了(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