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千万元投资花卉园烂尾5年成荒地

2016年03月31日15:4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楚天金报讯

  图为:大棚破败不堪

  图为:大棚里杂草丛生

  文图/本报特派记者夏中华发自咸宁

  2007年9月,一个计划投资3000万元的花卉示范园项目,落户通山县楠林桥镇。可是,该项目在启动后的第四年,就因多种原因停止了建设,而且这一停就是5年多。如今,已流转的近千亩示范园却成了一片荒芜之地。

  好不容易招来的项目,最后却烂尾了,这其中到底经历了什么?接下来,项目又将何处何从?日前,楚天金报记者前往通山进行了调查。

  尴尬现状

  项目烂尾5年多 千亩示范园成荒地

  3月初,通山精诚花卉园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精诚花卉)现任法人代表陈涛致电记者称,因当地政府未兑现承诺等多种原因,其负责的通山楠林桥镇楠中畈花卉示范园项目搁浅,目前烂尾五年多,仍看不到复活的希望。

  3月28日,本报记者驱车前往,从咸宁城区上咸通高速,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后,下高速百米即到楠林桥镇。该镇依106国道两侧而居,9年前落户的花卉示范园项目基地就在国道旁,一个被当地人称为“楠中畈”的地方。“这就是我们的示范园,头两年还卖过数万株玫瑰花。”顺着陈涛所指方向,记者看到近千亩土地上长满了荒草。通往示范园办公室的道路坑坑洼洼没有硬化,一排两米高的花卉大棚钢架破旧不堪,里面也全长满杂草,全然看不出这里曾试种过数万株玫瑰花。

  陈涛称,该项目2007年落户。2009年9月,因看好该花卉种植项目,他进入公司并追加投资800多万元,用于130亩中档大棚建设以及其他基建项目,还曾试种了60亩玫瑰花。

  2011年12月13日,因政府承诺的流转土地租金没兑现,有村民跑到花卉基地扯皮,给项目建设带来巨大阻力。之后因为资金不足,加上政府前期扶持政策没跟上,建设进度逐步走向停滞,这一停就是5年多。

  困境探因

  投资商:政府许多承诺没兑现

  资料显示,2007年,通山县出台了《关于大力发展花卉苗木产业的实施意见》,该县决定在沿楠林镇、大路乡赤通公路沿线12处建5000亩花卉苗木示范基地,楠中畈花卉示范园项目位列其中。

  陈涛提供一份签订时间为2007年9月13日的《楠中畈花卉示范园建设协议书》显示,甲方即通山县政府同意乙方精诚花卉公司在楠中畈建立1000亩花卉示范园,项目投资3000万元,具体分三期建设,计划最后一期建设于2008年10月前完成。

  上述协议内容显示,通山县政府负责1000亩耕地的流转工作,示范园土地租用给花卉园建设,租用期20年。前10年租金为每年每亩300元,其中,前5年由政府在补助资金中抵付。此外,县政府负责花卉园水电路基地设施建设,还保证对示范园大棚建设按实际面积投资额30%予以补贴。

  最初签订协议的精诚花卉原法人代表陈朝运称,他是咸宁嘉鱼人,曾在云南省呈贡区斗南花卉市场租地种花多年,市场行情好的话一年能挣近百万元。2007年7月,因家人生病他回家照看,通山县政府有关负责人主动找到他,希望他能回家乡种花,为地方经济出力。“当时政府给的条件比较优厚,但后来发现不少承诺没兑现。”陈朝运称,落户后当地政府的确是做了很多工作,包括流转近千亩土地,甚至还专门成立园区指挥部。但政府也有很多承诺没兑现,加上资金不足,多项建设无法推进,他便于2008年8月辞去法人代表并退出该项目。

  陈朝运说,2007年11月便从云南调进了近5吨剑兰、百合等花卉种球,但政府先前承诺的渠路迟迟没修通,导致花卉不能试种。更为重要的是,他和股东先后投资400多万建了60亩大棚,按承诺应有100多万元补贴,到政府讨要多次没结果,感觉承诺落地不给力,这才及早抽身。

  陈涛说,2011年村民前往基地讨要租金破坏设施,原因是政府没有兑现租金补贴引发。此外,他后来投资800多万建了130亩花卉大棚,按协议应有200多万补贴,讨要多次没能兑现。

  通山方面:项目迟迟未产生效益

  对投资商所反映的问题,通山县和楠林镇两级政府有关负责人均表示不认同。通山县政府有关负责人受访时表示,楠林镇花卉项目的确是政府部门招引进来的,后期出现建设停滞是各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在此过程中,政府并不存在承诺没有兑现的问题。事实上,在示范园建设初期,政府投资数百万元支持其土地平整等基建项目。

  楠林镇一位张姓镇长受访时表示,项目进驻时,县镇两级政府高度重视,镇政府更是在有限时间内排除万难,从村民那里流转了近千亩耕地。可项目进驻三年,示范园只试种出两三批花卉,没有形成规模,更没产生什么效益。按照协议,要拿到大棚建设补贴,必须经县政府验收合格,并确认实际投资额。投资者声称投资1000多万,却说公司财务账本被盗无法提供,这一说法难以让人信服。

  张镇长说,按照协议,政府只承担前5年的租金。考虑到村民的要求,投资人又称无钱给租金,2013年至2016年,本应由企业付给村民的租金,政府也均先行从财政里借钱垫付了。他还提供了一份当地有关部门于2011年拟定的一份专题调查报告,报告中称,2008年1月,县委领导考虑土地平整和翻耕难度大,在当年雪灾救助资金中给拨付50万元,支持开发商进行土地平整。2008年底,启动政府财政低息担保,帮助公司从信用社贷款50万元。项目落户至调查时4年,政府出的土地租金补贴共计111.9528万元。

  针对园区建设困境,报告中称,花卉是个朝阳产业,但由于其对环境的特殊要求,注定是一个高投入的产业,按现有面积全部建成中档棚,至少需要投资1.75亿元。但精诚花卉公司注册资金仅500万元,资金链一旦断裂投资压力可想而知。

  专家观点

  招商投资需量力而行 事件引人深思

  采访中,双方互指对方违约。县政府认为,示范园项目推进慢,未按协议分期完成大棚建设和花卉育苗种植,且有弃荒以及改变土地用途现象,违反相关协议内容。精诚花卉则认为,政府没按时修好渠电路,建棚补贴没兑现,违反协议条款,这才导致后来分期开发资金紧张、出现建设停滞现象。

  据了解,烂尾5年多来,当地政府曾多次调研花卉示范园,并就终止协议、完善或修改协议等方案进行过商讨。但是,由于每种方案的落实都牵涉各方诉求,最后均不了了之。陈涛表示,他将于下个月准备材料起诉通山县政府。对此,通山县有关负责人表示,建议走司法程序。

  备受期待的花卉项目最后烂尾,到如今投资商和政府还得对簿公堂。事件不得不引人深思,好的项目如何生根开花,做大做强。对此,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叶学平表示,近些年他到省内地市调研时,的确有企业家反映,政府负责人变动、市场政策变化等原因,地方投资风险很大,投资环境受到诟病。政府招商不应过分谋求政绩,采取优惠补贴的方式吸引投资商,而要根据当地资源优势,进行产业链招商。“政府和投资商都应该反思,如何更加理性谋求多方共赢,而不是短期利益。”叶学平认为,投资商投资时也应该做好风险评估,量力而行,不应过分依赖政府补贴,防止资金紧张时无法追加投资,导致项目烂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