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6ISIS首领巴格达迪前妻的自白:我本可以过得像个公主(组图)

2016年04月01日21:0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巴格达迪的前妻。图片来源:瑞典快报

  作为“伊斯兰国”(ISIS)首领巴格达迪的妻子是怎样一种体验?

  《瑞典快报》1日发表了一篇与巴格达迪前妻萨迦·杜莱米(Saga al-Dulaimi)的独家访谈,这也是萨迦自去年被黎巴嫩当局释放以来首次接受媒体采访。

  根据萨迦的描述,她以为自己嫁给了一名“普通的大学老师”,只是前夫“很神秘”,两人的关系很“淡薄”。

  现年28岁的萨迦结过3次婚,是4个孩子的母亲。她快要满8岁的女儿正是同巴格达迪所生。

  萨迦出生在伊拉克的一个上流社会家庭,她的第一任丈夫是萨达姆保镖队里的军官。萨达姆倒台之后,她丈夫和其他军官一起组成了逊尼派反叛武装Jaish al-Rashedin,与伊拉克的美军作战。在结婚一年之后,丈夫就在战斗中被打死,剩下了她和一对双胞胎儿子。

  在父母的安排下,萨迦嫁给了第二任丈夫——一位叫做希沙姆·默罕默德(Hisham Mohammad)的大学老师,也就是后来被全世界所知的巴格达迪。

  萨迦说她当时以为嫁给了“一个普通人”,“没有发现他有任何很活跃的地方”。

  “我搬到他家里,那么多人住在一个地方很不容易。家里有他、我、我的儿子还有他的大老婆和她的小孩们。”

  对于巴格达迪是怎样的人,萨迦说他不爱说话,很神秘。

  “他不怎么讲他的背景,很神秘。他也不怎么爱说话。我们一般是晚上吃饭的时候才见面。他白天都在大学里,教宗教和伊斯兰教法。有时候他会消失好几天,他说是去看他的兄弟去了。”

  萨迦说她在这段婚姻里并不快乐。不是因为巴格达迪对孩子不好,相反,“他很喜欢孩子,是他们的偶像”,但萨迦认为她和巴格达迪之间的关系很“淡薄”。

  对于她和巴格达迪之间的具体情况,萨迦没有透露太多细节。当记者问她是否爱巴格达迪的时候,萨迦回答:

  “不,我不爱他。他是一个神秘的人,你不能和他就什么事情进行讨论,或者正常的交谈。他晚上回家后,我们通常会一起吃饭。这时他只是问些问题,让我去拿下东西之类。他下命令,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了。”

  当美国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之后,伊拉克出现了大量反抗美军占领的武装组织。萨迦的很多家人,包括她的兄弟都是反抗运动的成员。对于当时的巴格达迪,萨迦说:

  “但他不是。我没有发现他在积极参与任何反抗运动。他就是一个普通的忠于家庭的男人。至于他怎么成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恐怖组织的头领,这是一个谜。”

  在结婚后才三个月,萨迦就离开了巴格达迪,那时候她已经怀上了巴格达迪的孩子。

  “当时我已经怀孕一个月了,但我和他都不知道。我离开了他,你可以说我从他身边逃走了。这和他个人没有关系,我只是不开心。这对他的大老婆也不公平,她很不高兴,所以我就离开了他们。”

  离开了巴格达迪之后,萨迦回到了第一任丈夫位于巴格达的家。当她生下女儿的时候,巴格达迪知道了情况,跟她取得了联系想要劝她回家。

  “我们最后一次对话是在2009年。他问我要不要回家,但我已经下决定不回去。他说直到我再嫁之前女儿都可以跟着我。如果我再婚的话,他要把女儿要回来。”

  2013年,萨迦决定前往叙利亚看望她的父母和兄弟。她的父亲阿卜杜拉哈米德(Abdulhamid al-Dulaim)在萨达姆当政时是伊拉克的一名商人。在萨达姆倒台后,全家迁到了叙利亚大马士革。

  在前往与父亲见面的途中,萨迦被叙利亚安全机构逮捕。叙利亚安全机构称萨迦的父亲是基地组织在叙利亚分支——努斯拉阵线的首领之一。

  她的一个兄弟卡勒德(Khaled)参加了叙利亚内战,另一个兄弟被伊拉克当局逮捕,因发动恐怖袭击被判终身监禁。

  2014年3月,在叙利亚监狱中待了6个月之后,萨迦和其他151名女囚在叙利亚政府与努斯拉阵线的囚犯交换项目中被释放。

  萨迦说是她的兄弟卡勒德帮她获释的,因为“他认识努斯拉阵线的一个首领”。在监狱外看到自己的兄弟的时候,萨迦说她非常震惊,因为卡勒德“拿着武器,带着面具,当他拥抱我的时候感觉他穿了自杀性腰带”。

  出狱后不久,叙利亚军队对努斯拉阵线发起了进攻,萨迦再次从叙利亚逃到了黎巴嫩。后来她在黎巴嫩被当局逮捕,当时怀着第三任丈夫的孩子。
  萨迦和四个孩子。图片来源:瑞典快报
  萨迦称她是在黎巴嫩才知道自己的前夫是谁。

  “他们给我看了我前夫的照片,问我是否认识他。这时候我才知道我曾经嫁给了巴格达迪。在7年后才知道我嫁给了世界上最危险的人,我非常震惊。我气得打碎了一扇窗户。”

  但是对于萨迦与恐怖组织的联系,黎巴嫩当局有不一样的说法。

  黎巴嫩当局称曾对萨迦进行了几周的高强度审问,但她的嘴很紧,什么都不说,她的女儿也什么都不说。她甚至对一名官员说她的丈夫已经死了。

  警方称萨迦使用假证件和假名,在叙利亚和黎巴嫩边境偷运黄金以帮极端组织筹集资金。相关人士表示萨迦的父亲曾宣布效忠ISIS,后来于2014年在叙利亚作战时被打死,这也正是萨迦被叙利亚政府逮捕的期间。

  黎巴嫩官员称萨迦逃到黎巴嫩之后用假名住在邻近叙利亚边境的东部城镇阿萨尔。有大量叙利亚难民都住在阿萨尔,这个地方曾被与ISIS和努斯拉阵线有关的武装分子占领过一段时间。

  军队的情报人员称,萨迦收到了至少20万美元的资金,有些资金来自波斯湾地区国家。这些资金都被萨迦偷偷转交给了在叙利亚的努斯拉阵线。

  还有说法称她曾经把价值上万美元的金链子戴在身上,藏在长袍下面。边境检查站的卫兵都是男性,一般不愿意对女性进行搜身检查,因此萨迦得以多次将资金带到叙利亚。

  除此之外,萨迦的第三任丈夫被称是一名来自利比亚或巴基斯坦的极端武装分子,因为协助萨迦为恐怖组织提供资金也遭到了逮捕。

  在黎巴嫩监狱待了1年多以后,努斯拉阵线和黎巴嫩政府进行了囚犯交换,萨迦和她的孩子、丈夫被释放。

  对于在叙利亚监狱的情况萨迦不愿意多谈,但在黎巴嫩监狱,她称是和孩子们关在一起,“没有士兵对我做坏事”。

  对于ISIS,她直接称他们是恐怖分子,对于巴格达迪她也直接称呼他为恐怖分子头目。对于布鲁塞尔遭到的恐袭,萨迦说:

  “那是谋杀,血腥残忍的谋杀。作为一个母亲,我觉得他们的所作所为就是恐怖主义。如果有人伤害了我的儿子,他就是恐怖分子。每个母亲都这么想。”

  对于自己唯一的女儿,也就是巴格达迪的女儿,萨迦说:

  “她肩上背着全世界的灾难。一个孩子在这些事情里有什么罪?成为世界头号通缉恐怖分子的女儿不是她的错。”

  萨迦说黎巴嫩政府让她选择是回到叙利亚努斯拉阵线还是待在黎巴嫩,她选择了后者。她表示还想前往西方国家,不想待在阿拉伯国家。

  当记者问她觉得西方国家会否同意让巴格达迪的前妻入境时,她回答:

  “我的罪在哪儿?我2008年就嫁给他了。我们现在离婚了,是我离开的他。我是一个经历了很多苦难、在监狱里受过罪的女人。如果我想和巴格达迪生活在一起,我现在可能过得像个公主一样。我不想要钱,我想要生活在自由的国家。”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