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9【影艺毒舌】《欢乐喜剧人》:岳云鹏可以夺冠,但不应该这样夺冠!(组图)

2016年04月05日21:2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整场比赛看下来,一个最突出的感受是,围观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微信朋友圈投票。

  你一定参加或见到过这种情景,你的同学或朋友在微信群里发出一条链接,让你投第几号选手一票——那是你同学或朋友的孩子。这个孩子你此前可能都搞不清是男孩还是女孩,多大岁数,上几年级,但迫于情面你还是会友情赞助般投他一票。别的孩子是不是比这个孩子更优秀呢?那不知道。你只知道这个孩子是你同学或朋友的孩子。

  你也拉投票,他也拉投票,如此一来,最后什么样的孩子获得的票数最高呢?他不一定是最优秀的孩子,一定是关系最多、拉票最多的家长的孩子。

  上一季《欢乐喜剧人》还不太明显,从这一季节目进入后半程开始,多个团队都拉来圈中好友助演。其实这件事本身无可厚非,只是要把助演者的位置定好。顾名思义助演就是帮助表演,是要为整个节目添彩,助演不是主演,他不能抢了主演的戏。助演的表演要为节目服务,而不是整个节目为他服务。

  决赛赛场上则出现了明显有悖于此的异化现象。谢娜、大鹏、王祖蓝参演辽宁民间艺术团的节目,且不说拉来如此高人气明星是否有碍公平,仅从大鹏的戏份来看,他俨然成为整个作品的主角,号称“团长”的杨树林连一句台词都没有,此前在多期表现突出的宋晓峰干脆就没有露面。

  如果说辽宁民间艺术团拉来的只是个把外援,岳云鹏则几乎把整个德云社都搬到台上,连一直担任节目主持人的郭德纲也身披大褂登场,几句“大实话”一出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德云社的封箱演出。也无怪乎有人调侃,最终夺冠的是“岳云鹏、郭德纲组合”。

  助演如果说成功,那他应该做锦上添花的事,而非雪中送炭,如果一个喜剧作品不成熟,仅靠几个助演是无法做到使其起死回生的。更有甚者,创作者如果认为仅靠助演的人气就可以稳操胜券,主观放松对节目质量的要求,那无疑一种本末倒置。

  仅从助演角度看,大潘、佳佳组合没有请助演,如果说有,也只是此前一直跟随的张小斐;潘长江带来了女儿潘阳和喜剧演员韩兆,客观来说两人的人气并不算高,因此可以看作潘长江并不想硬拼人气;麻花团队请到沈腾回归,还独辟蹊径地请来京剧演员裘继戎,一段吃功夫的表演令人刮目相看。相比较而言,麻花团队的助演安排是最合适的,展现功夫的表演与节目浑然一体,恰到好处。

  从节目本身来看,岳云鹏最终虽然夺冠,但他的决赛表现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岳云鹏的功劳有目共睹,他依靠高人气和独具个人特色的表演,让相声这一和小品相比不那么吸引人的表演形式,一直走到比赛最后,这在上一季《欢乐喜剧人》简直是不可想象的。尽管也有表演,但相声毕竟是一门语言艺术,而且舞台布置也简单得多,不像小品那样可以在舞台美术上精雕细琢,在《欢乐喜剧人》这样一个注重热闹场面的舞台上,相声演员想把观众吸引住需要更多的付出。从这一点上说,岳云鹏做到了。

  但这也让喜爱相声的人有了疑虑:岳云鹏说的这是相声吗?岳云鹏目前已经成为全面开花的全能型艺人,依靠超高人气只要在舞台上唱几句《五环之歌》,捂几下嘴,翻几下眼睛,就可以收获热烈的笑声和掌声。而从全部作品来看,出新的地方不多。观众本来期望,岳云鹏能在决赛舞台上拿出一段当之无愧的的好相声,而最后这种拼着全体演员上的安排,让节目看上去毫无新意,令人大失所望。不管这是否是出于岳云鹏的本意,但节目呈现出来就是这样的结果。岳云鹏可以夺冠,但不应该这样夺冠。

  辽宁民间艺术团犯的是同样的毛病,从助演星度来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宋小宝的表演在很大程度上也完全依靠人气,整个人与美人鱼形象的反差,但观众至今已觉不新鲜,文松和程野也没有亮眼的表演,所以尽管最后谢娜“投入”到流下热泪,这个节目与麻花团队PK时还是被现场观众投了下去。

  在五个团队中,大潘、佳佳组合人气最低,但也只有他们没有请真正的外援。可能与此前人们对他们不太熟悉所以降低期望值有关,第二季以来他们多次以平实又突出的表演吸引住观众的目光,头顶喷水的镜头令很多人印象深刻。潘斌龙和崔志佳特别钟情并擅长演绎小人物的悲欢,展现他们的尴尬、困境和无奈。对于很多喜欢他俩的观众来说,能在决赛舞台看到两人的身影就已然是难得的结局。

  潘长江到节目后期才补位加入,尽管很多老观众愿意看到这位喜剧“老炮儿” 在舞台上出现,但不得不说随着演员年龄的增长,他们所能演绎的喜剧角色限定性越来越强了。60岁的老人,他很难再像在春晚小品《桥》和《过河》中再去演年轻人谈恋爱的情节,只能扮演与其年龄大致相当的角色,而这样的角色面对在场的年轻观众往往会吃亏。出于尊老敬贤的传统观众最初可能会投出善意的一票,但这并非长久之计。

  王宁和艾伦领衔的麻花团队,无疑奉献出了他们在《欢乐喜剧人》上最好的作品,这个作品也成为决赛舞台上最优秀的作品。

  他们的节目叫《大圣归来》,名字脱胎于名噪一时的动画电影,展现的主题也是英雄的成长。这个小品并没有简单地对《西游记》原作进行恶搞,而是自圆其说地讲了一个齐天大圣从被别人发现到自我发现的故事。台词中不乏对权威的挑战,对观众的调侃,节目形式上也增加了与观众的互动,舞美上沿袭了麻花团队一直以来的追求,场面恢弘,美轮美奂。沈腾的出现在观众意料之中,出彩而不抢戏,外援裘继戎的出现又为节目增加了几分惊艳。

  王宁和艾伦在整个节目中的表现可以说是渐入佳境,最开始他们顶着麻花团队上季夺冠的压力,节目表现新奇则新奇,但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到最后两三场佳作频出,但在人气积累上已经无力回天。任何艺术门类的比赛都很难是纯粹比拼作品的比赛,决赛舞台上输掉可能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好在凭节目实力接连PK掉辽宁民间艺术团和潘长江,最终荣获全场第二。

  令人遗憾的是,《欢乐喜剧人》第二季没有再能出现沈腾团队那样的队伍,靠扎实的节目和表演一步步获得好评和人气,并在此基础上创作更为自信,自信到在决赛舞台上可以大胆演出向卓别林致敬的默剧,而且还能大获成功。

  第二季《欢乐喜剧人》结束了,它留给观众的思考不会停止。詹瑞文等港台喜剧团队的表演为什么会水土不服?高人气和好作品哪一个重要?什么样的相声才是好相声?什么样的喜剧才是好喜剧?好喜剧是不是都适合参加比赛?笑声要不要有意义?多想想没坏处。

  来源:影艺毒舌(微信号:yingyidushe)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