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欧盟在难民危机窘境中挣扎(图)

2016年05月23日09:0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由联合国召集的首次世界人道主义峰会即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而此刻,面对源源不断涌来的难民,一向在国际人道主义救援方面走在前列的欧盟,却眉头紧蹙——拒绝还是接收?接收多少?如何让难民融入当地社会?……一连串难题让欧盟面临最尴尬的人道主义救援任务。

  由联合国召集的首次世界人道主义峰会即将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而此刻,面对源源不断涌来的难民,一向在国际人道主义救援方面走在前列的欧盟,却眉头紧蹙——拒绝还是接收?接收多少?如何让难民融入当地社会?……一连串难题让欧盟面临最尴尬的人道主义救援任务。

  “新干涉主义”自食苦果

  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有逾120万人在欧盟28个成员国首次申请避难,人数是2014年的两倍多,而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是申请避难者的3大来源地。

  面对此次空前的难民危机,欧盟显得相当尴尬。匈牙利科尔维努斯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教授加利克说,阿富汗、伊拉克及叙利亚等国大量难民的产生,与美欧对这些地区推行的“新干涉主义”密不可分。

  加利克认为,美国当初以反恐、消除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推行民主为借口对阿富汗和伊拉克进行军事干预,“现在被证明是彻头彻尾的失败”。作为美国的盟友,欧盟国家也参与其中,“美国和欧洲(对难民问题)负有很大的责任”。

  在之后的西亚北非政治动荡中,美欧再次联手推行“新干涉主义”,造成多国局势持续剧烈震荡,难民危机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马其顿难民救助非政府组织“莱吉斯”负责人斯马伊洛维奇说,“难民是被战乱逼入欧洲的”。她说,和平稳定时期,叙利亚和伊拉克是中东北非地区向欧洲移民意愿最低的两个国家,但近年持续不断的战乱让两国民众在国内生无所依,不得已冒死偷渡欧洲。

  难民危机让欧盟蒙羞

  面对二战后最严重的难民危机,欧盟各国在应对上分歧严重,使安置难民承诺成为一纸空文;多国关闭边境出现“再国家化”;各国先后推出多项难民限制措施……种种行为令自诩以平等、博爱和人道主义为核心的欧洲价值观蒙羞。

  为解决难民危机,欧盟领导层多次开会,承诺去年和今年共拿出92亿欧元资金用于应对难民问题,并制定一系列措施,包括成员国自愿出资,按国土面积、人口、经济实力等因素,分摊进入意大利、希腊等“前线”国家的难民,扩容希腊等地的难民安置中心等。

  然而,各成员国对出资要求响应者寥寥,至今资金缺口仍很大。难民配额分摊更是阻力重重:2015年各成员国答应两年内转移安置16万难民,而去年9月至今年4月中旬,实际转移安置难民只有1145人。

  此次难民危机,也使欧盟引以为豪的人员自由流动政策受到冲击。今年3月以来,难民向北迁徙的主要线路“巴尔干通道”沿途国家纷纷关闭边境,数万难民滞留希腊等地。尽管关闭边境为各国自行决定,但此举已与欧洲一体化直接相悖。此外,丹麦、瑞典、奥地利、克罗地亚等国也纷纷推出对难民的限制措施。

  难民融入道险且长

  大量难民的入境,直接考验着欧盟各接收国的经济、社会承受能力,也引发了众多摩擦和担忧。

  在瑞典,尽管政府出台了不少举措以帮助难民融入当地社会,但暴力事件仍层出不穷。瑞典《每日新闻》报道说,自2015年10月至今年1月底,瑞典警方共接到牵涉难民的报案超过5000起,其中约1200起涉及斗殴、施暴和恐吓。

  在法国,有媒体调查显示,56%受访者反对接纳包括难民在内的非法移民;在德国,尤其是东部地区,多次发生极右分子在难民营外聚众闹事、攻击难民和焚烧政府计划安置难民的设施等事件;捷克、波兰等中东欧国家则担心难民影响本国民众就业,在宗教等问题上也对难民融入心存忧虑。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欧盟各国政府动用了大量资源,出台了种种措施来消弭难民和当地民众间的鸿沟,但如此大量的难民如何真正融入社会将成为欧洲长期面临的挑战。

  欧盟何日才能摆脱难民危机窘境?对此,奥地利前总理布泽克说,如果欧盟各国继续各自为政,难民问题的解决将遥遥无期。更重要的是,欧盟必须意识到,叙利亚等国的战事不止,北非多国的战乱和贫困未消,就会有更多难民逃离家乡来欧洲。帮助这些国家平息战乱、发展经济、消除贫困,才是解决难民危机的根本之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