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建国初期满街都是列宁装(组图)

来源: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
2011年05月04日03:01
建国初期的列宁装。资料图片
建国初期的列宁装。资料图片


顾家瑾22岁时拍的染色照片
顾家瑾22岁时拍的染色照片

  20岁时,生活有一切可能,青春总是充满激情,年轻人勇于尝试最新鲜的事物,年轻时也最能感受时代潮流,所以,每个人的20岁,总会带上那个年代最鲜明的印记。当年最流行的歌曲、最流行的书籍、最流行的装束、最流行的交友方式,只要提起一个细节,就会牵出一大段一大段的青春岁月。

  值此五四青年节到来之际,我们选择采访了几位南京市民,作为新中国建立后的各个年代的20岁样本,让我们一起来品品不同况味的青春岁月。

  策划:赵 霞

  1950年代

  之单纯

  革命的激情,心中的理想,引领着50年代人们的生活,他们工作繁杂但没有怨言,生活清苦但没有牢骚,遇到困难也不气馁。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直到现在还在怀念:50年代,多单纯啊!

  20年代末期出生的王老先生,如今80多岁,青年时代正好是解放初期,在他的印象中,那时的人单纯而又朴素。“满街的列宁装和中山装也许就是那个时代特明显的时尚象征吧。”王老先生回忆说,50年代以后,苏联服装成为当代的革命象征,深深地影响着那一代青年人,而“列宁装”一度成为最流行的服装。

  追溯“列宁装”的由来,那是列宁在十月革命前后常穿而得名,王老至今依旧清晰地记得,列宁装的款式:西装开领,双排扣、斜纹布的上衣,有单衣也有棉衣,双襟中下方均带一个暗斜口袋,腰中束一根布带,各有三粒纽扣。

  他说,那时候大街上的人们,都以穿列宁装作为时尚,虽然“列宁装”开始本是男装上衣,后来演变出女装, 并成为与中山装齐名的革命“时装”。穿上“列宁装”这种公认的“苏式”衣服,显得既形式新颖又思想进步。而在列宁装的右上口袋插上一支甚至两支钢笔,则是有知识、有文化的象征。

  他们那时候的业余生活也很丰富。王老说,那时候几乎每个单位,都会有由青年人组成的文工队和文工团,只要一下班,青年人就会组织大伙儿载歌载舞的热闹起来,而扭秧歌更是普遍受人欢迎的业余活动,“头上插花腰系彩,一通锣鼓扭起来”,在大街小巷几乎随处可见兴高采烈正在扭秧歌的年轻人。陈郁

  1953年的顾家瑾21岁,正是花样年华。由于家境优越,年纪轻轻,她已经可以享受当时最时髦的装束全毛华达呢和青果领了。右边这张照片,就是顾家瑾22岁时照的,当时的彩色照片是需要人工染色的,很是费力,也很贵。不过最贵的还不是照片,而是照片上的华达呢的衣服。三四十块钱一米,做一件衣服要扯两米六,但当时每个月上班才十四块的工资。所以能穿上华达呢的外套、烫个菊花头,是当时电影明星的“待遇”。

  “华达呢”是奢侈品,当时普遍流行的是列宁装。“新中国刚成立时,人们的服装还保留着民国时期的样式。城市市民一般穿侧面开襟的长袍,妇女穿旗袍。农村男子一般穿中式的对襟短衣、长裤,妇女穿左边开襟的短衫、长裤,有的还穿一条长裙。”衣服面料多是机织的“洋布”、粗棉布、麻布。50年代以后,穿衣打扮与革命紧紧联系在一起。西装和旗袍渐渐地被看做资产阶级情调,在人们的生活中逐渐消失了,除了列宁装,就是白衬衣和蓝裤子。当时全国就流行四种颜色:白色、蓝色、藏青、土黄。不过,到了1958年,一种叫“布拉吉”的连衣裙开始风靡,街上到处是五颜六色的布拉吉连衣裙。

  当时最流行的活动是跳交谊舞。“下了班可以去工会大礼堂跳舞。”在顾家瑾的记忆中,当时的流行歌是《咱们工人有力量》、《社员都是向阳花》、《歌唱祖国》、《社会主义好》。而会拉手风琴的男孩,则像今天会弹吉他的男生一样,受到当时女生的欢迎。

  徐媛园

  1960年代

  之激情

  老徐生于1942年,在他的青春记忆里,有一对非常矛盾的组合,那就是“饥饿与激情”。1959年-1961年,正是三年困难时期,老家饿死过不少人。但大家勒紧裤带过日子,有着战胜困难的坚强意念和激情。当时正在读师范的老徐,和同学们一起,在学校附近挖鱼塘养鱼、种菜养猪,靠自力更生渡过难关。

  回想起读师范的岁月,老徐十分感慨:“那时候碰到自然灾害,苏联又在逼债,生活确实十分困难啊。”他记得当时在学校,吃得非常少,伙食定量由32斤减到28斤。食堂每餐给每人一个黑窝头,没有荤菜,蔬菜也很少。同学们都是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消耗量大的时候,早上熬不到中午,中午熬不到晚上,肚子总是咕咕叫。即使师范生吃饭不交钱,很多同学也读不下去了,到最后四个班并成了三个班。

  尽管如此,同学们都没有抱怨,学习的劲头也一点没有减。大家怀着做一名人民教师的理想,埋头学习。为的是努力学好知识,将来为国家培养孩子,所谓“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同学们还响应学校的号召,组织起来自己挖鱼塘养鱼、种菜养猪。当时几个班级各方面都要展开竞赛,比学习比劳动。身为班长的老徐,带领同学们一起热火朝天地参与挖鱼塘。同学们虽然饿着肚子,但挖起鱼塘来个个卖力。记得有一个同学挖土一锹就是方方的一大块,同学们都敬佩地改称他为“周大锹”。一千平方米的鱼塘很快挖好了,同学们放苗养鱼,晚上还派人轮班看鱼塘。

  1962年,由于师范停办、毕业生待分配,老徐回到老家跟着舅舅学中医。但是20岁的大小伙子还在“吃闲饭”,这让他极不甘心。时逢部队招兵,老徐偷偷去报了名。当时边境战事正紧,母亲得知后,坚决不让小儿子去参加体检,他“骗”过母亲偷偷参加体检并通过了。

  到了部队成了一名坦克装甲兵,老徐样样争先,在连队战士中很有威信,没多久就当了副班长。但因为自己有个亲戚参加过国民党,政审不过关,他错过了许多晋升的机会。那时候他心里也有情绪,但又自己做通了自己的思想工作,继续接受组织的考验。

  就这样,老徐始终严格要求自己,各方面成绩突出。不光对自己要求严,对手下的战士也是关爱备至。有一位坦克驾驶员很有灵气,但就是作风松散,他一直耐心帮助他,就连被子叠不好也每天帮他整理。就这样,那位驾驶员由感激到敬佩,训练刻苦,成为最好的坦克驾驶员。

  虽然在入党、提干上始终因政审受阻,老徐不抱怨不懈怠,年年被评为“五好战士”。在团部召开的“贺好”大会上,次次作为战士代表讲话。从部队转到地方,老徐在新的岗位上开辟了新的事业,曾当选全省优秀新闻工作者和优秀党员。

  老徐回忆说:“我们那辈人,大多数从不计较报酬和个人得失,只讲默默奉献。”

  晓 徐

  1970年代之“非主流”

  人物:吕军 生于1959年

  1959年出生的吕先生,回想起自己的20岁时光,不断冒出的一个词是“小圈子”。在当年,吕先生也是追赶潮流的时尚人士。不过在那个改革开放之初的年代,众多时髦事还得不张扬,在小圈子里玩了起来,这些也是当年的“非主流”。

  “那时邓丽君的歌都还是黄色歌曲,只能私底下听听的。”回想起自己的20岁时光,今年52岁的吕先生颇有感慨。当年他在工厂里是团支部书记,每次组织团员学习的时候,再三告诫的还是:“不许听敌台,不能听靡靡之音,这些都是削弱斗志的东西……”1979年,吕先生通过朋友,从香港带回来了一台录音机,180块钱,随录音机带来的是几盘港台歌曲卡带。这成了圈子内朋友间交换的热门货。邓丽君的《千言万语》成了私下传唱最热的歌曲。

  “搞舞台还是非法的,被发现可是要抓起来的。”吕先生回想起当年的“荒唐事”,一群朋友聚在家里,放着录音机,学跳三步四步。“基本都是男的和男的跳,很少有女孩子的。”这种舞步六十年代流行过,他们也是从父辈那偷学过来的。

  作为团委书记,吕先生还有一项工作,就是拿着大剪刀守在工厂门口,发现谁穿了小脚裤一律剪掉。这种束身收腿的时髦装束,虽然已经悄悄流行了几年,但在1970年代末,被视为洪水猛兽,是社会不良青年的标识。在社会上,主流的“时尚服饰”还是黄军装和大白蓝的篮球鞋。更高级一些的是一种称为“高干鞋”的布鞋,塑料底上面是绒面的料子。

  1970年代末,一次时装的新潮流来袭,是由一部西方的电视剧引发的。《大西洋底来的人》成了当年最火爆的电视剧,主人公麦克·哈里斯成了中国青年的偶像,蛤蟆镜一夜之间风靡,成了年轻人梦寐以求的潮货。“当时都是从广州那走私进来的,四五十块钱一副,当时我在工厂一个月的工资才30多块。”但为了赶上这最新潮流,吕先生还是下血本买了一副,戴上它走在街头分外拉风。

  那一年,年轻人心存遗憾的是,火爆的《加里森敢死队》放了一半被禁播了。虽然工厂的团委和工会每隔一两周会组织放电影,但那些老旧的片子对于年轻人而言,显然渐失美丽。《加里森敢死队》中好人和坏人并不见得泾渭分明,一群由流氓和罪犯组成的特工队在二战中打击德国鬼子,这一情节在当时可谓大胆的突破,迎合当时青年人叛逆的心理,但也引起了轩然大波。“放了几十集后就不播了,说是引起社会治安不好,小年轻都学坏了……”

  “没有好好学习,没有以工作为重,过早考虑了个人问题,思想不要求进步……”在工厂的车间或者全厂大会上,经常能听到有人郑重其事地读出这样的检查。虽然当时已开始改革开放,但男女之大防还是被抓的很严。“当时规定,在工厂学徒工是不允许谈恋爱的,抓到了轻则批评,重则检查,不断的话就要开除……”吕先生发现,工厂里这类的检查成了家常便饭,“禁是禁不住的,大家私底下谈,都觉得不会被抓到,但还是很多被发现了。”

  仇惠栋

  (下转A44-45版)
(责任编辑:Newshoo)
  • 分享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体育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