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恐怖主义危险潜伏在哪里?(组图)

2012年03月26日14:1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3月25日,韩国警察在核安全峰会会场首尔COEX会展中心外执勤
3月25日,韩国警察在核安全峰会会场首尔COEX会展中心外执勤

  继2010年首届华盛顿核安全峰会后,首尔核安全峰会将于今天开幕。包括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内的全球5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及代表出席。防范核恐怖主义活动、确保核材料与核设施安全、打击核材料走私等问题是这次峰会的焦点。电影里,邪恶力量对核武器的争夺是经久不衰的主题。而现实中,我们究竟面临哪些核安全的挑战?

  危险一 利用信息技术漏洞操纵核武器

  2010年10月23日,美国怀俄明州沃伦空军基地的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味道。

  当天上午,一个携带50枚核弹头洲际弹道导弹的空军中队从沃伦空军基地出发后不久,和控制中心失去联系。这意味着,没有人知道这些能杀死2000万人的50枚导弹处于什么状态。

  45分钟后,故障解决。美军方称,事故可能源于电缆故障。美国对核武器有多种安全保护功能,即使与导弹失去联系,仍有备份控制方式。

  虽然有惊无险,但这件事引发了激烈的辩论:如果美国核导弹保障措施被恐怖分子破解,如果控制中心无法发现任何未经授权的发射攻击,世界可能会陷入一场核战争。

  欧美多家智库曾发布报告,称恐怖分子“极有可能”获取核武器,这种威胁是“真切”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曾明确表示,对美国与世界安全的首要威胁不再是国家之间的核战争,而是暴力极端分子带来的核恐怖主义与对更多国家的核扩散。

  在数字战争的时代,恐怖分子闯入重兵把守的核武器库“明抢”不太现实,但他们却可能利用信息技术漏洞制造故障。

  世界安全研究所总裁布鲁斯·布莱尔博士举例说,用来控制核武部队的通讯和电脑网络有防火墙,但调查显示这些防火墙是有缺陷的。例如,上世纪九十年代,五角大楼发现了一个没有被保护的电子后门,进入了用于给核潜艇导弹发射命令的海军广播通讯网络。再比如,让美国战略核武器部队发射导弹命令生效需要有解锁码,但是这些密码在过去曾被破解,不能排除有内部人员被买通向他人提供密码的可能性。

  和已经部署的核武器相比,库存核武器的安全更让人担心。去年2月,美国、俄罗斯战略核武器削减协议生效,两国将把战略核弹头数量削减到1550个,但这并不包括两国储存在仓库尚未部署的核弹头。美俄并不打算销毁所有的核弹头,而是将其中一部分储存起来。除战略核弹头外,两国还有许多战术核弹头,安全控制措施很可能不如战略核武器那样严格。

  点评: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秘书长黎弘认为,核武器库存安全保卫的任何疏忽及漏洞,都可能为恐怖分子制造核恐怖事件打开方便之门。核武器国家更应该强化对其核武器的控制,防止意外丢失或非授权使用。

  危险二 从“黑市”获取核材料“炮制”核爆装置

  一艘装有制造浓缩铀离心机部件的船,离开马来西亚港口驶向迪拜,然后从迪拜再运往利比亚……这不是最新的“007”电影,而是美国特工追踪巴基斯坦“核弹之父”卡迪尔·汗“国际核黑市”的真实经历。

  2004年,卡迪尔·汗承认,过去十余年中曾经向伊朗、利比亚等国输出核技术。调查人员发现,他的“核走私网络”遍及三大洲,管理着一个包括科学家、工程师以及商人的庞大组织。在这个“核黑市”里,可以买到离心机设计图纸,也能买到核材料。

  如果说恐怖分子直接偷窃核武器难度很大,通过获取核材料制造简易核爆装置并非没有可能。高浓铀和钚是制造核武器的重要材料。据独立分析机构“国际核裂变材料专家组”的报告,截至2010年,全球共存有1600吨高浓铀和500吨分离钚,这些核材料足以制造10万枚核弹头。

  天然铀中易裂变同位素铀235含量低,一般仅为0.7%。为实现核爆炸,一般武器级铀235浓度为90%以上,为高浓铀。钚在自然界中存量极微,需在核反应堆中产生。恐怖分子如果自己生产裂变材料,需要复杂的设施,比如离心机等铀浓缩设施,从反应堆及乏燃料中分离钚的后处理设施等,技术门槛高。但高浓铀和分离钚不仅存在于军用核设施中,在民用设施中分布也很广泛,容易成为恐怖分子的目标。

  冷战期间,美国曾向40多个国家出口了浓缩铀,其中包括5000公斤高浓铀。前苏联和俄罗斯向17个国家出口了大约4000公斤浓缩铀。这些浓缩铀多用于研究、试验反应堆,有的就存放在大学和研究机构里,保护措施单薄。

  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统计,自1993年至2011年,全球共发生2163起遗失、盗窃、走私或贩卖危险核和放射性材料的案件。这其中大多数是危险性较小的放射性材料,涉及到核材料的较少,但也给人们敲响了警钟。

  点评:中国核工业集团研究员诸旭辉说,浓缩铀、钚等在核电、农业、医药等工业和科研中具有广泛用途,这增加了对核材料安全监管的难度。与此同时,科学家在积极发展核检测和核取证技术。“核侦探”利用高科技辐射检测设备查出核材料后,可以分析出样本来自于何地,甚至能发现是哪个国家在哪个年代生产的,这样就可以顺藤摸瓜查出材料如何被盗或流出。

  危险三 攻击民用核设施引发核灾难

  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在“3·11”大地震、海啸中受损,失去外部电力供应,机组的冷却系统无法运作,核反应堆内以及乏燃料池的温度升高,冷却水蒸发,燃料棒外露,造成放射性物质泄漏。日本政府估计,处理废堆需要数十年。

  这次事故不仅给食品安全、居民健康等问题蒙上阴影,也让世界看到,如果核设施遭受袭击,可能引发严重的核灾难。

  目前,全球正在运行的核反应堆有400多个。为防止核反应堆堆芯熔化和放射性物质泄漏,反应堆在设计时考虑到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或者意外事故的影响。“9·11”事件发生后,各国加强了防范恐怖袭击的安全措施,例如实行严格分区,设置周界探测及报警设施等。

  但核电站建造要考虑到成本,安全防护标准越高,费用越高。专业人士指出,现在的核电站可以经受因飞行事故坠落小型飞机的撞击,但如果遭遇装满燃料的大型客机的攻击,可能难以抵御。

  此外,恐怖分子还可能把袭击目标对准运送核废料的车辆。如果核废料车辆在城市受到攻击,大量放射性物质泄出,可能会导致灾难。钚材料储存设施、铀加工和浓缩等其他核设施若遭恐怖袭击,后果也会非常严重。

  点评:黎弘说,随着核能的广泛利用,核设施及存放核和放射性物质的场所也在增多,这意味着防范核恐怖主义的任务更加艰巨。无论是对核设施采取安保措施,还是对安保人员培训,都需要资金和技术支持。

  危险四 发动“脏弹 ”袭击引发社会恐慌

  恐怖分子在穷途末路之时引爆一枚炸弹,放射性物质粉尘在城市里大面积散布,军队、卫生、环保部门迅速行动起来……在很多国家的反核恐怖主义演习中,都有专门针对这种“脏弹”的内容。

  脏弹,又称放射性炸弹,用传统爆炸物将球状或粉末状的放射性物质扩散到更大的范围内,对城市、街区建筑物产生辐射危害。接触者可能会慢性中毒甚至在短时间内死亡。

  放射性材料源广泛散布在各种民用核设施、医院、研究单位和工厂实验室。国际社会对放射性材料的管理要比武器用核材料的安全管理松散得多。对于恐怖分子来说,获得“脏弹”原材料更容易,制造的难度也更小。

  2005年,“基地”组织曾在网站上公布了一本说明手册,详细介绍如何利用浓缩铀制造“脏弹”、生化炸弹和小型炸弹的方法。伦敦帝国学院物理系助教约翰·哈萨德说,对于那些专门从事核物质走私的团伙,这本手册是能派上用场的。

  美国军方几年前就表示,美国本土遭到恐怖分子“脏弹”袭击的可能性正在逐渐增大。在此前进行的一次对美国入境安全的测试中,在得克萨斯州和华盛顿州,秘密调查员成功地将足以制造两枚“脏弹 ”的放射性物质铯-137带入美国边境。印度军方去年认为,印度面临来自恐怖分子的“脏弹”袭击、网络攻击等非常规威胁大于爆发全面常规战争的威胁。

  点评 :黎弘说,全球放射源和放射性材料的监管相对比较薄弱。与核材料相比,放射源和放射性材料的数量更多,存放更分散,管理难度更大。“脏弹”如果在人口密集地区使用,不但会造成一定的人员伤害,更会引发社会恐慌。

  中国以平衡视角 提出核安全主张

  观点

  首尔核峰会规模空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率团出席,各方对中国将阐述的内容十分关注。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秘书长黎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对国际核安全做出重要贡献,以平衡视角提出强化核安全国际努力的主张。

  参与过许多国际核安全会议的黎弘说,国际社会十分重视中国的声音。中国重视核安全问题,反对核扩散和核恐怖主义,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之间的重要桥梁,对促进合理的核安全秩序发挥了举足轻重的影响。

  中国主张各个主权国家应对其境内核材料和核设施的安全保护肩负起责任。在这个前提下,积极展开国际合作,以避免个别国家以核安全为由,在未接到合作请求时介入他国核材料监管,进而干涉他国内政。

  胡锦涛主席在出席华盛顿核安全峰会时强调,反对核恐怖主义要在国际法框架下进行,要平衡处理核安全与和平利用核能的关系。黎弘说,这体现了中国平衡处理国际对核安全关切和一些国家和平利用核能的意愿。防范核恐怖主义不能因噎废食,忽视一些国家和平利用核能的需要。

  据中国核工业集团研究员诸旭辉介绍,从立法上,中国建立了较为完备的核安全监管法律法规体系;从投入上,加大了对核安全的投入,加强了对核材料的控制和核算,成立了专门的国家核安保技术中心,推进核安保示范中心的建设。中国还开展了将高浓缩铀转化为低浓缩铀的微堆低浓化的改造研究,承诺今后建造和出口的反应堆都是低浓化。此外,中国还和美国开展了核出口控制的合作,包括“特大型港口合作计划”,筛查进出口货物中的可疑核和放射性物质。

  全球如何应对 核恐怖主义?

  分析

  防止核恐怖主义不仅仅是一国所面临的问题,而是全球要解决的课题。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要采取综合手段从源头上治理核恐怖主义滋生的土壤。要把打击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与防止核扩散两个目标并行推进。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樊吉社认为,国际上有相关立法,各国应该建立配套的核安全国内法律法规,加强对核和放射性材料及相应设施的监管。还应该加强核安全国际合作,进行跨国信息交流与执法合作,并分享核探测等相关专业技术。

  在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秘书长黎弘看来,解决核安全问题,应重视国际多边合作,充分发挥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作用。全球首脑峰会是构建对重大全球性问题的政治共识最有效的方式。首尔峰会将为保持和加强全球核安全的势头、进一步增进核安全国际合作提供重要机会。

  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大鸣认为,要培育核安全文化,增强核安全意识,使人们能够意识到核恐怖主义威胁的真实存在,认识到核安全对经济发展、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重要性。这包括了立法和监管制度、信息情报分析、对维护核材料和核设施必要的人力和财政支持、对从业人员的培训以及建立相关保密制度等。

  名词解释

  国际核安全机制从广义来说涵盖了核能安全、核不扩散、核材料与核设施的安全与保护以及核出口控制等领域。核安全峰会处理的核安全问题主要是指预防、侦查、应对涉及或直接针对核材料和其他放射性物质以及核设施的违法犯罪行为和恐怖主义活动。首届核安全峰会于2010年4月12日至13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主要讨论核恐怖主义威胁以及各国和国际社会的应对措施。

曾发生核弹“失踪”事件的沃伦空军基地
曾发生核弹“失踪”事件的沃伦空军基地


巴基斯坦“核弹之父”卡迪尔·汗
巴基斯坦“核弹之父”卡迪尔·汗


2010年1月25日,“绿色和平”组织成员阻断铁路以拦截运送核废料的
2010年1月25日,“绿色和平”组织成员阻断铁路以拦截运送核废料的


2009年6月9日,全副武装的中国特警在演习中检测“核脏弹”
2009年6月9日,全副武装的中国特警在演习中检测“核脏弹”


核恐怖主义危险潜伏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