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杜里:巴基斯坦政坛“风暴中心”(组图)

2012年08月12日08:3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乔杜里:巴基斯坦政坛“风暴中心”
2009年3月16日,在2007年被解职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乔杜里(中)复职。 东方IC供图
2009年3月22日,在伊斯兰堡,乔杜里的支持者在他的住所外参加升旗仪式庆祝他复职。东方IC供图
  2009年3月22日,在伊斯兰堡,乔杜里的支持者在他的住所外参加升旗仪式庆祝他复职。东方IC供图

  一场“司法政变”搅动巴基斯坦政坛,引发了席卷全国的风暴。分析人士认为,这场风暴的风暴眼就是巴基斯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伊夫提哈尔·穆罕默德·乔杜里。事实上,乔杜里在最近几年一直是巴基斯坦政坛的“风暴中心”。有媒体甚至用“搅棒”来形容乔杜里的作用

  1

  与穆沙拉夫

  曾经关系亲密

  乔杜里首次出现在巴基斯坦政坛是在1999年。当时,身为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的穆沙拉夫,推翻了谢里夫政权。虽然这种军人政变在巴基斯坦历史上再正常不过,但毕竟不符合巴宪法。在这种情况下,当时还是一名法官的乔杜里和其他一些法官一道,确认了此次政变的合法性。这使乔杜里与穆沙拉夫一度关系非常亲密。

  2003年,最高法院承诺在国民议会中支持通过宪法修正案,赋予总统解散议会和政府、任免三军领导人的权力,允许穆沙拉夫担任总统至2007年。这一承诺起到加强穆沙拉夫总统权力的作用。乔杜里在穆沙拉夫与最高法院达成协议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2005年7月,在穆沙拉夫的亲自监誓下,乔杜里就任巴基斯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60岁的乔杜里成了巴基斯坦建国以来最年轻的首席大法官。

  然而,乔杜里与穆沙拉夫的“蜜月期”并没有维持多久。此前,巴参议院曾通过了一项议案,批准穆沙拉夫继续担任陆军参谋长一职。根据宪法,这项议案在总统签字后即成为正式法律。然而,乔杜里并未顾及与穆沙拉夫的交情,反对这一议案,多次“联合反对派向总统发难”。此后,乔杜里变成了总统眼中钉、肉中刺。

  2007年3月9日,乔杜里被召到总统官邸,穆沙拉夫当面宣布解除其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职务。

  穆沙拉夫此举在巴基斯坦引起了轩然大波。不久,巴基斯坦各地爆发抗议活动,并发生了骚乱。

  为平息事端,穆沙拉夫被迫让步。7月20日,最高法院全体法官裁决,恢复乔杜里首席大法官职务。

  然而,复职后,乔杜里与穆沙拉夫的矛盾更加激化。乔杜里的多次裁决引来穆沙拉夫政府更大不满。在一系列事件之后,穆沙拉夫以最高法院法官行为干预了行政和立法部门工作为由,于2007年11月宣布实行紧急状态,将乔杜里第二次免职。

  2

  与扎尔达里曾是反穆同盟

  乔杜里与谢里夫此前并无多少瓜葛。乔杜里甚至曾经确认谢里夫被推翻合法,使当时流亡海外的谢里夫的境况雪上加霜。不过,在乔杜里第二次被免职之后,当时已经回国的谢里夫为乔杜里复职积极活动。当时有评论认为,最高法院和贝·布托率领的人民党及谢里夫率领的穆斯林联盟组成了反穆沙拉夫联盟。2008年2月,继承贝·布托职务的扎尔达里与谢里夫联盟在议会选举中获胜。3月9日,两党在组建联合政府后宣布,新政府成立30天内,国民议会必须通过决议,恢复自实行紧急状态后被免职的各级法官的职务。

  不过,此后扎尔达里没兑现承诺,一直采用拖延战术,迟迟不肯恢复乔杜里的职位。根据穆沙拉夫2007年10月颁布的“全国和解令”,扎尔达里面临的多项指控在特赦下被全部撤销。如果乔杜里复职,“全国和解令”很可能被废除。到那时,扎尔达里不仅从政的合法性会面临质疑,而且甚至可能会官司缠身。在这种情况下,昔日反穆沙拉夫联盟的盟友逐渐演变成“乔杜里-谢里夫联盟”与扎尔达里之间的对抗。

  扎尔达里的拖延做法同样遭到了巴反对派的强烈抗议,并引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活动。2009年3月,扎尔达里不得不恢复了乔杜里的首席大法官职位。

  不出所料,2009年12月,以乔杜里为首的巴最高法院裁定“国家和解令”违宪,并要求总理吉拉尼向瑞士发函,重启对扎尔达里腐败案的调查。从而在巴引发了至今未能平息的政坛“地震”。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说乔杜里和穆沙拉夫的对抗还多少具有反抗独裁和军人统治的先进性的话,他对民选的扎尔达里和吉拉尼的羞辱则完全是出于党派斗争和政治报复。

  由于巴基斯坦这几年发生的一系列政治动荡都和乔杜里有关,他多次名列《时代》周刊年度最具影响力的100人,其排名甚至高过很多国家元首。分析人士认为,即便总统政绩不佳,也轮不到乔杜里来“替天行道”。在巴基斯坦这样的民主国家,行政、立法、司法是相互制衡的,乔杜里无权命令或罢免得到国会信任的政府首脑。

  3

  政党地方化使政治危机频发

  分析人士认为,巴基斯坦在独立60多年的历史中,数度实行军法管制,总统独揽大局,司法并未真正独立。与过去相比,今天的巴最高法院已经扬眉吐气,但又走到了另一个极端。为达政治目的不断发动的“司法政变”,已让司法沦为政治的工具和附庸,这同样是司法不独立的表现。

  一些巴基斯坦人认为,目前的政府危机是不同权力机构的冲突造成的,是司法体系与民选政府体系博弈的结果。人民党的拥护者认为,受强大的军方和情报机构的支持,司法界在试图颠覆议会和民主制度的主导地位;而反对派则指责民选政府政绩不佳,执政无能。他们认为,政府想借助议会的权威来掩盖自己阵营中的腐败问题。

  由于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巴基斯坦境内各省、种族、宗教团体之间矛盾重重,各民族都有自己的政党代言人,比如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主要代表旁遮普人,其政治地盘也主要在旁遮普省;人民党来自信德省,代表信德人利益;人民民族党则主要是普仕图人组织,盘踞在普仕图瓦赫省;“统一民族运动党”是印巴分治时来自印度的移民代表,主要在巴经济中心卡拉奇市。

  缺乏全国性大党,政党地方化、民族化致使他们只关心自我利益,对国家整体利益考虑不足,一旦遭其他党派压制,很容易采用各种极端手段对抗,从而导致政治危机频频发生。

  困扰巴政治的还有一个宗教世俗矛盾。面对国内日益明显的政治割据,巴执政者只能用伊斯兰教来凝聚各民族,加上周边大环境影响,巴社会日益保守。2011年1月4日遇刺的旁遮普省省督塔希尔,据称就是因为批评宗教法律《反亵渎法》而被其保镖刺杀。在这种社会氛围下,任何鼓励解放妇女、提倡世俗教育的进步措施都会遭到宗教极端势力的强烈反对。宗教政党的力量也将越来越强,西方化的上层精英与保守的草根阶层之间的鸿沟日益扩大,这本身就意味着社会的极大不稳定。

  巴基斯坦分析人士指出,巴基斯坦目前面临严峻的国内外挑战,形势不容乐观。如何快速有效地化解当前的政府危机,是巴基斯坦当局面临的紧迫问题。

  本报综合新华社、《南方都市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