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基金经理专家变菜鸟3大特征

2013年03月25日13:5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在A股市场跌宕起伏的环境中,虽然指数连续三年的表现都较为勉强,但市场却从未缺乏有吸引力的投资机会,而与此同时,基金经理的业绩排名也在不断上演城头变幻大王旗,造成基金经理业绩无法跟住市场变化的原因究竟有哪些?本篇报道将就此问题进行深度详解。

  短线思维根深蒂固

  基金经理无法对个股实施长线投资,显然也意味着基金经理对于个股的价值把握还处于模棱两可当中,这也导致了基金经理难以对个股实施集中投资,在某称意义上,长线投资和集中投资是相辅相成的逻辑,如果基金经理能看准个股的成长性,显然更愿意长线持有,并进行集中布局,但基金经理在市场中的一些操作显然低于基民对专业管理人的预期。

  在A股的行情演变中,即便市场跌宕起伏,并出现多次重创基金投资的不利环境,但并不缺乏长线强势品种。2008年登陆中小板的联化科技似乎并不为市场所关注,但该股从2008年第三季度开始,股价在四年半的时间内上涨超过15倍!此外,同样在2008年登陆中小板的水晶光电也在四年半的时间内股价涨幅超过10倍。

  而以联化科技为例,虽然从事精细化学业务的联化科技行业特征较为传统,但该股凭借业绩连年增长,在跌宕起伏的A股环境中走出独立行情。而该股事实上从一开始就有多只公募基金大举布局该股,但布局其中的公募基金并没有显示出基金长线投资的思维,早期介入该股的基金经理通常持有联化科技一两个季度就卖出该股。

  而联化科技预计2012年全年净利润在4亿左右,同比增长在20%到50%之间。截至2012年三季度的数据,兴全社会责任基金持有联化科技约1657万股,为该股第一大公共募集投资者,兴全社会责任基金第一次进入联化科技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的时点在2010年一季度。

  但兴业全球经济旗下的兴全有机增长基金对网宿科技的操作就现出短线思维。根据网宿科技披露的信息,兴全有机增长基金在去年一季度开始进入网宿科技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基金截至去年一季度末持有网宿科技约为430万股,并成为该股第一大机构投资者,但随着市场震荡开始加大,兴全有机增长基金就开始连续减持网宿科技,截至去年四季度末,兴全有机增长基金已经从该股的第一大机构退至第九大,持股数量从430万股萎缩至188万股。但网宿科技反弹以来的表现可能令基金经理感到后悔,截至上周收盘,网宿科技自去年12月4日以来股价涨幅超过108%。

  对此,鹏华基金的一位基金经理坦言,多数人皆为凡夫俗子、肉体凡胎,经常发生的事是,持有的股票多年不涨,一开始用“理念”来支撑自己,但最后在时间的风吹雨打下认输了,承认是自己看错。而最悲催的事莫过于认输的时间是在“1949”。所以成功的投资总是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投资之苦并不仅仅在于研究工作之艰辛、调研过程之劳顿,真正的苦是过程的煎熬与忍受。

  “我曾经的一只重仓股,跟踪了3年不涨,而期间至少有过3次的跌停!”上述人士就此认为,虽然最后收益颇丰,但是过程中的苦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再看最近银行股气壮山河的上涨,是让许多投资人扬眉吐气了一把,但回忆起过去这两三年的坚守,一定是心有余悸,这也正是“守股比守寡还难”的道理。

  持股分散缺乏重点

  “在结构性市场中,有限的资金只会流向有限的品种上。”大摩华鑫专户投资总监王建立向《上海证券报》坦言,结构性市场中的特点存在投资机会,但可投资的品种相对有限,有限的资金可能只会流向有限的板块,这实际意味着大而全的投资策略往往难以战胜市场。

  类指数化的投资策略实际上是基金经理追求保守平衡的结果。深圳一家基金公司总经理曾在一次会议上批评基金经理持股数量过大,这位基金公司高管认为,基金经理持股数量过多导致基金难以把握重点与核心,也无法对重仓股进行深度研究。“没有哪个基金经理能够负责好七十只股票,我们希望基金经理覆盖好三十只股票就足够了。”上述基金公司高管还强调,基金经理持股数量过多不仅导致基金经理难以深度了解所持有的品种,同时在市场震荡波动的环境中,持股过多的基金经理更容易被动的买进卖出、追涨杀跌。

  基金经理持股数量过多在很大程度上将主动型的基金产品变成了指数基金。原南方基金的一位投资主管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曾认为,专户投资和小基金投资应当凸出集中投资的特点,如果专户理财配置的股票数量过多,实际上就变成了公募基金的指数产品,这显然无法达到专户投资人的期望。

  深圳一家合资基金公司人士就当前专户理财产品表现低迷时认为,当前不少专户产品的投资经理来自公募基金岗位,而这些公募基金经理投资的特点就是“指数化”,战线拉得太长,导致专户理财的灵活优势难以发挥出来,专户产品的净值表现也给外界公募化的印象。上述解读与融通基金投资总监陈晓生的观点也颇为类似。陈晓生认为,做好小型基金和专户产品需要强化个股研究,对核心品种采取集中投资的模式,否则即便某些品种出现翻倍,也难以提高这类小规模产品的净值。陈晓生认为,专户产品的持股数量不应该超过15只。

  “我们也注意到市场反弹后,一些高仓位基金跑输了,但一些低仓位基金的净值却在不断增长。”信达澳银的一位基金经理认为,当前市场格局中大多数行业都不具备明显的投资机会,但市场分化也异常严重,大多数股票表现极为低迷,但有一些股票不但能战胜市场,而且一些领域的股票可能都具有翻倍的机会。上述基金经理认为他管理的小基金近期未能有出色表现的原因在于持股数量超过了50只,虽然前十大重仓股中有部分品种表现极为强势,同时持有的创业板股票也表现强于市场,但持有的创业板股票占基金净值约在3%,未能集中操作核心品种,因此部分强势股对净值的提升有限。

  思维定式偏好性强

  思维定式也是一些基金经理业绩逐渐平庸化、投资趋于保守的主要因素,反映在一些较为资深的基金经理身上,这类基金经理通常排斥高估值的新兴品种。

  “有很多基金经理早期入行的时候遇到的是传统品种的投资行情,本身也是传统行业研究员出身,在这些品种上赚到钱,也会加深这种传统思维。”深圳一位基金公司人士评价认为,虽然基金经理在A股的投资不应该存在偏好,但事实上,不同的基金经理由于年龄、行业出身、工作背景等因素,个人投资偏好是客观存在的。

  尤其反映在估值问题上,一些基金经理过分强调了TMT品种的高估值的问题。但去年的市场也充分表明低估值并不能保证投资标的的安全,而高估值亦非必然指向缺乏投资价值,今年以来TMT板块强势表现已经显示出投资机会与估值高低关联度并不大。博时基金[微博]研究选取去年涨幅前200名和跌幅前200名的股票作为两组研究样本分析发现,估值并不会成为上涨的驱动力量,事实上强势股票往往与估值高低并无关系,而更多的与盈利增速、业绩的持续性相关,这无疑指向了业绩增长相对较好的成长股。

  景顺长城的一位基金经理接受《上海证券报》采访时也认为,科技、环保等领域的企业,有其独特的成长模式、商业模式,成长股往往在较早时期估值水平较高,而成长股的估值一旦变得便宜,事实上也意味着这一行业进入衰退期,因此对成长的投资要容忍其高估值,关注其实质的业绩表现和盈利持续能力。

  作为思维定式的一种,基金经理自身的偏好也影响着投资。国内一位60后基金经理早前评价文化传媒、互联网等板块时认为,这类高估值板块并不是重要的投资机会,也没有太多精力去关注,而他偏好的领域依然是基于政府投资和宏观经济的领域。他曾这样表述“我不看电视,也很少看电影,也不怎么上网。”与此相对应的是,一位年轻的基金经理认为,当市场本身开始出现重大变化时,能快速接受新事物对基金投资是一个考验,如果基金经理不能理解某些新兴的东西,显然这类投资机会会被忽视掉。

  反映在A股市场中,当市场越来越偏向高估值的科技、环保、互联网、传媒等板块,60后和80后基金经理的业绩也在拉大。2012年也曾有数据显示,60后基金经理掌管的国内偏股型基金中跑输了80后基金经理,而反映在今年以来的基金操作,1979年出生的王茹远所管理的基金排在国内偏股型基金的前三。

  尤其是在市场结构性特征日益增强后,经济复苏的脆弱性对周期性的行业构成总体不利,但市场的主题性机会或仍不断涌现,节能环保、文化传媒、科技信息化持续走强,也加剧了基金经理采取不同的思维定式而造成的投资业绩分化。 来源上海证券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