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妈妈”级公益监护人问出少年心事(图)

2013年05月23日03:4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妈妈”级公益监护人问出少年心事

  在港剧《怒火街头》中,流浪律师亦师亦友,专为底层民众发声,深得民心。在现实中有没有类似的角色呢?5月10日,黄埔区成立首支公益监护人队伍,负责保障外来涉罪未成年人的权益,防止其因父母不在本地而遭遇刑讯逼供等。28岁的柯蔚蔓成为第一个接到任务的公益监护人,为一名涉嫌犯罪的聋哑少年争取权益。

  公益监护第一人 曾是警察

  黄埔公益监护人队伍成立的第三日,柯蔚蔓就接到第一个任务 到少管所介入一名父母亲属无法到场的河南聋哑少年个案。事后她得知,她被法官推荐的原因是,年轻女性,和未成年人沟通比较容易。按照规定,被监护者有权拒绝或要求撤换公益监护人,不过柯蔚蔓没有被拒绝。

  “当时他只是低着头,说什么都没有反应。”回忆起初次邂逅这名监护对象时,小柯坦言确实毫无头绪。由于要通过手语翻译人员沟通,一开始小何的回答像挤牙膏般,沟通很困难。柯蔚蔓通过手语翻译再三表明态度:我是来帮你的,帮你为法官争取减刑。她希望以一个邻家大姐姐的形象出现在监护对象面前,让他敞开心扉。

  柯蔚蔓,28岁,广东揭阳人,一头孙燕姿式的短发,其实她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柯的正式身份是黄埔区穗东街团工委专职副书记,前年参加公选的她,从一名基层警察“跳槽”成为一名街道团干,负责青少年工作。小柯说,常年与基层各种弱势群体的打交道经验,告诉她要耐着性子去感召这名少年。

  三次接触 聋哑少年道出父名

  被告人小何(化名)来自河南,1996年8月6日生,聋哑人,小学文化程度。去年独自离家来广州打工,一名略懂手语的中年妇女告诉他,只要帮忙在公交车上扒窃,便可解决其吃住。2013年1月15日上午,小何在BRT公交车上扒窃,被事主当场抓获。

  在公安侦查阶段,小何拒不提供其家人或近亲属的联系方式,导致司法机关无法执行法定代理人到场监护的程序。

  该案在公益监护人队伍成立前立案,柯蔚蔓介入时已到达法院审理阶段,她的权利之一是可以在法官作出判决前,以监护人的身份争取法官轻判。最后小何被判处拘役5个月,柯蔚蔓表示,小何希望能尽快回家,下一步她会想办法送小何回老家。

  小何在接受审讯时一直拒绝透露父母的任何信息。不过柯蔚蔓告诉记者,做了坏事都怕家里人知道,这种心理很正常。经过三次接触,小何终于对她讲出了父亲的名字和联系方式。

  两问

  为何要设立公益监护人?

  2012年3月14日,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修改《刑事诉讼法》的决定,新刑诉法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总则,并增加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法定代理人到场原则,保障未成年人的权益。

  然而,在黄埔区人民法院少年庭的执行过程中发现,不少非本地户籍涉罪未成年人,往往无法通知到其家属,或其家属不愿到场,每年这样的案件就有40多宗,这给司法程序的执行带来了困难,相关涉罪未成年人的权益也难以保障。

  以往在未有公益监护人制度前,往往会安排一名居委会社工去充当其法定代理人。不过由于这些临时抓壮丁的监护人缺乏相关法律知识,也由于本身工作忙,无法长时间履行职责。

  针对这一情况,黄埔区预防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工作领导小组探索建立公益监护人队伍,参与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侦查、审查起诉、审理、社区矫正等司法过程,并代为履行权益维护、司法监督、情感沟通、心理抚慰、感化教育等职能。

  目前,新制定的《广州市黄埔区公益监护人参与未成年人刑事司法活动实施办法(试行)》,明确,公益监护人由团区委、区妇联和区关工委联合推荐,实行兼职聘用制度,聘期为两年。这是全国范围内继江苏、上海之后,广东首个公益监护人试点。

  为何没有社会人士参与?

  在黄埔区首批29名公益监护人队伍当中,清一色都是团委、妇联、关工委等政府背景工作人员。监护人遴选要求是工作不能太忙,要随时候命,与基层人士的沟通能力强,并具有一定法律知识。

  “我们还在起步探索过程中,未来让社会人士加入是大趋势,但如何设定准入机制,仍在研究当中。”共青团黄埔区委副书记黄晓嫱表示,首批公益监护人队伍中未包含社会人士,是担心志愿者单纯靠公益热情难以持续履职,她指出,公益监护人需要随传随到,陪同一场审讯可能长达数小时,提审也有可能在深夜。

  “这是新生事物,可能还有很多瑕疵。”黄晓嫱担心一旦引入公益组织发现试点失败,很可能伤害了公益人的热情。

  事实上,早在2007年,广州已成立了首个未成年人法律维权志愿团体“少年法庭之友”,负责在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中,担任陪审员、社会调查员和社会矫正员,其中就有不少律师和大学老师。不过黄晓嫱发现,尽管他们有一定的专业水平,但由于缺乏与边缘弱势人群的沟通经验,往往难以取得涉罪未成年人的信任。

  “保护青少年,整个社会都有责任。”团市委权益工作部负责人刘刚表示,黄埔区公益监护人的做法,预计今年内将向全市推广。

  采写:

  南都记者 吴广宇

  作者:吴广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