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欠巨额高利贷小老板行骗50万堵窟窿(图)

2013年08月07日20:4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图为曹民骗钱购买的手表
图为曹民骗钱购买的手表

  通讯员 赵颖颖 封峰

  本报记者 葛学涛 文/图

  市民曹民不甘心做开浴室的小生意,干起了放高利贷敛财的勾当,却没想到很多钱成了要不回来的死账,无奈之下他只能靠借高利贷维持,“崩盘”后他竟然走上了诈骗之路,被我市警方抓获归案。这起案件背后有哪些隐情?又给市民哪些启发呢?昨天记者进行了采访。

  入股20万做酒代理

  岂料落入圈套

  老王在仪征从事沙土生意,他有个堂哥做酒水生意,通过堂哥认识了一个叫曹民的人。去年9月初的一天,堂哥找到老王,说曹民也要做酒水生意,但缺30万元资金,问能不能借给他,老王当时没答应。9月8号下午三四点钟,老王在堂哥店里又遇到了曹民,曹民重提借钱的事情,并告诉老王,现在已经和酒厂签订了合同,酒厂要求当天就付首批酒款60万元。曹民把自己未来的酒水生意说得天花乱坠,老王有些心动了。

  见状,曹民说要在5点钟之前打款,老王心里有些怀疑为什么这么急,曹民说和酒厂有合同,酒厂让他尽快开业,不打款的话就不能趁着国庆期间开拓市场了。看透了老王的疑虑,曹民说:“你如果不想借钱给我的话,那你出一部分钱,算你入股了。”这句话很有诱惑力,因为老王和曹民并不太熟,贸然借那么多钱给他担心出问题,另外当时他的沙土生意也不太景气,如果入股的话一举两得,老王就同意了曹民的提议。

  老王回家拿了20万元交给了曹民,虽然是入股,但是时间仓促,没有拟定好具体的入股协议,所以当时就让曹民打了一张借条。点完钱曹民匆匆离开了,说是要赶紧给酒厂打款。老王没想到的是,他已落入了曹民的圈套。

  卷款50万逃跑,警方深夜赴镇江抓捕

  第二天,堂哥的一个电话给老王浇了一盆冷水。堂哥告诉他,酒厂的代表已经到仪征了,却找不到曹民,手机也关机了。得知这个消息,老王慌了神,他去曹民在仪征的住处找,却已经人去楼空,到卖酒的门面店去找,有人告诉他,还有其他人也正在找曹民。老王意识到自己上当了。和老王一样,不少人陆续来到仪征警方报案,称被曹民骗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经初查,8月以来,曹民以经营烟酒店为名,以高利息为诱惑,向多人借款累计50多万元。

  12月14日,仪征警方发现曹民入住了镇江一家宾馆,连夜赶往镇江,将曹民抓获归案。曹民供述去镇江其实也是为了“借钱”,但是还没等谈借钱的事情,就被抓了。曹民称,截至案发,不算他买车买房的贷款,他在外面共欠债超过160万元。

  为打翻身仗 偷转移6百箱白酒藏到四川

  曹民是如何走上行骗之路的呢?曹民交待,都是被高利贷害的。曹民以前在仪征一乡镇开浴室,除了开浴室的“主业”,也搞点放高利贷的“副业”,但是放的高利贷不算多,利息也不是太高。

  2010年7月,他在镇上开了一家烟酒店,放的高利贷多了起来,利息也高了,让他没想到的是,有些钱因为欠债人跑了变成了死账,他的资金链断了,就开始借高利贷维持,还时常拿利息相对低一点的高利贷再抬价转借给别人。2012年春节过后,他欠的高利贷有三五十万元,有时因还款迟被罚款,仅罚款一项他就支付了10万元。

  欠那么多钱,如何才能尽快翻身?曹民就想到到仪征城区去做酒水生意。然而开业后,他发现卖酒也不像之前想象的那么容易,投入的钱被压在货上,而高利贷越滚越多,他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后来就连借高利贷的人都不肯借钱给他了,曹民于是产生了骗钱跑路的想法。

  骗钱的理由就是做酒水生意,曹民回忆,那时候他像疯了一样,只要是认识的人,都会厚着脸皮去“借钱”。为了担心东窗事发没有翻身的底牌,他8月份悄悄把店里600多箱售价至少45万元的白酒转移到了四川。

  老婆为爱成共犯,岂料被丈夫当成“贼”

  曹民的妻子张凤和他是再婚,然而为了帮丈夫“分忧”,张凤成了曹民行骗的帮凶,可是她并没想到,曹民却像防贼一样提防着她。

  曹民骗了钱之后,担心高利贷债主的纠缠影响逃亡,就还了几个债主20多万元,在仪征买了70多克的黄金手链,带着24万元逃到了张凤在四川的娘家。打牌输了三四万元,各种开销和高档消费,最后就剩下了大约6万多块钱。“我在老婆娘家只要出门,所有的钱都会带在身上,我不太相信她,毕竟我们是半路夫妻。”

  近日仪征法院审结此案,曹民犯诈骗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20万元。张凤涉嫌犯罪一案也被移送法院,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审理中。(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作者: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