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1932~1938:虽死犹生的勷勤大学(组图)

2013年10月12日07:3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1932~1938:虽死犹生的勷勤大学
古应芬像
1932~1938:虽死犹生的勷勤大学
校门
1932~1938:虽死犹生的勷勤大学
校徽
1932~1938:虽死犹生的勷勤大学
工学院
勷勤大学平面图
勷勤大学平面图

  广东省立勷勤大学1932年创办,1938年被迫解散,只存在短短6年,却是近代广东教育重镇,为广东经济、科技、文化作出巨大贡献,培养了大批栋梁之材。

  陈济棠创办勷勤大学,首先是为了适应广东经济建设的需要;取这个校名,则是为了纪念国民党元老古应芬(勷勤)先生。

  勷勤大学虽惨遭解散,却凤凰涅槃,花开三朵,所属工学院、教育学院、商学院分别成为华南理工大学、华南师范大学、广东财经大学的前身。职是之故,勷勤大学虽死犹生也。

  本版图文 省城风物

  创办

  为纪念党国元老古应芬

  古应芬(1873~1931),原籍广东梅县,落籍番禺,清末留学日本;1905年与朱执信等参加同盟会筹备大会及成立大会,是孙中山最亲信的干部之一。辛亥广东光复,胡汉民延古应芬入广东军政府为秘书长,历任孙中山大元帅府秘书长、广州国民政府财政厅长、南京国民政府文官长。1931年初,蒋介石与立法院长胡汉民因约法问题发生激烈冲突,蒋竟扣押胡汉民于汤山。古应芬大怒,举起反蒋大旗,与孙科、汪精卫、陈济棠、李宗仁、邓泽如等成立西南政务委员会于广州,公开与南京对抗,由此奠定了陈济棠统治广东的基础。

  从某种意义上说,古应芬是陈济棠的恩师。1923年,古应芬任大本营江门办事处主任,陈济棠刚好也驻军于此,一见倾心。古应芬十分欣赏陈济棠的能力,陈济棠也需要古应芬这位元老的提携。陈济棠后来得以取代李济深掌握广东军权,古应芬的居中策划最为关键。

  不意1931年冬天,古应芬因牙病感染细菌,英年早逝,去世时不仅毫无积蓄,还欠下广州市立银行的按揭款,留下遗嘱曰“请大家看我赤手而去”,读之令人涕下。陈济棠痛失良师,为表达敬仰之情,下令举行国葬。盖棺之时,陈济棠“含泪不住,夺眶而出,频频顾盼灵柩,不忍离去。”(安淑平、王长生《蒋介石悼文诔辞密档》第178页)有论者认为,若天假以年,陈济棠能继续得到古应芬的指点,可与胡汉民为首的“元老派”和衷共济,巩固两广局面,不至于在1936年被蒋介石所击败;有古应芬和陈济棠在,1938年的广东抗战就不会如此被动,令日本侵略军长驱直入而毫无准备,给广东人民生命财产带来如此惨重的损失。

  适值陈济棠推行三年施政计划,大力推进经济和文化建设,正筹备成立一家省立大学,为纪念这位两袖清风、为国民革命和广东建设鞠躬尽瘁的党国元老,陈济棠决定将其命名为广东省立勷勤大学。

  勷勤大学的筹建,是将原在西村的省立工业专科学校改为工学院,改双门底广州市立师范学校为师范学院(后改称教育学院),再新成立一个商学院,合并于大学之下。广东省政府主席林云陔兼任校长,对学校建设在财政上给予了充分支持;校董会聘请林砺儒为教务长兼师范学院院长;工学院院长由留学法国的卢德担任;商学院院长是留美归来的经济学家李泰初。

  设计

  石榴岗校园

  “成为1930年代最完整的摩登建筑群”

  鉴于原有西村工专、市师分散办学,地方不敷应用,1932年6月,省教育厅和市政府联合决定,在芳村东塱、西塱、坑口一带择地建设新校园。不料芳村当地农民反对学校进驻,只好作罢(《广东文史资料》第十辑第197页)。市政府并不会因为教育是公益事业,就进行强征强拆。

  经过多次勘查,省主席林云陔、市长刘纪文决定在石榴岗建设新校区。该地“倚山环水,地域开阔,对岸和附近都是果园,果林苍翠,风景优美,适合潜修”(勷勤大学校友会《广东省立勷勤大学校史》)。校区规划和建筑由工学院教授林克明设计,占地面积在一平方公里以上,总建筑面积22万多平方呎。

  林克明在法国既学到新古典主义的设计思想,也及时吸收了在欧洲刚刚兴起的现代主义思潮。回国后,因国民党为宣扬民族主义而强调“中国固有式”,他先后参与中山纪念堂的施工监理和市政府合署的设计,但其内心未必十分欣赏这种中西折衷做法。他服膺“实用与经济”原则,一旦有了自由发挥的空间,就大胆加以实施。1930年他设计的平民宫,“形式上既庄严而不失平民气象”,平均造价只是中山纪念堂的十分之一(彭长歆博士论文附表5-1《1930年代广州部分公共建筑费用表》)。

  1932年,勷勤大学新校园成了中国现代主义建筑最大的试验场。林克明设计的勷大教育学院、工学院、第一宿舍、第二宿舍等等,“成为1930年代最完整的摩登建筑群”(彭长歆:《岭南近代著名建筑师》第102页)彭长歆教授曾对林克明的摩登手法做过如下总结:“跌级的大平台、转角窗、横向带形窗、实墙与玻璃的强烈对比等等。这些手法在他后来的作品中,和艺术装饰风格结合在一起,成为他个人的早期现代主义风格。”

  蔡德道先生是林克明在广州市设计院的多年同事,退休之后致力于岭南近代建筑史的研究,对林克明的设计实践更是情有独钟。他在《林克明早期建筑活动纪事》一文中指出:勷勤大学建筑群“现实物仍在,但因管理制度所限,无法拍摄能反映真相的照片”。(《南方建筑》2010年第3期)

  《华南师范大学校史》如此描述的勷勤大学的周边环境:“三面环水,有一公路通内陆,登楼远眺,见港湾交错,潮汐涨落。土华、仑头诸村树果葱茏,烟霏渺霭。每当夕阳西下,但见舢板数十,浮泛河曲,林影人踪,交织成趣,风景之美,世少其匹。”好一派世外桃源!

  1936年9月,新校舍第一期工程落成,校本部、教育学院、工学院全部迁入。1938年广州沦陷,勷大校园被日军占用,到1945年抗战胜利时又成了拘禁投降日军的战俘营。

  解散

  开枝散叶,虽死犹生

  勷大石榴岗新校舍实际只使用了一年。1937年7月全民抗战爆发,勷大各学院疏散到内地。1938年7月,重庆教育部指令广东省政府解散勷勤大学。省政府被迫无奈,只好将教育学院、商学院改组为省立独立学院,将工学院归并到中山大学。教育学院后改组为广东文理学院、华南师范学院,最后升格为华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则经历了广东省立勷勤商学院、广东商学院到广东财经大学的演变。工学院在并入中山大学之后,到1952年因院系调整最终进入华南工学院。

  在一些勷大老校友看来,蒋介石执意要解散勷勤大学,乃是出于对古应芬、陈济棠的仇恨。古应芬是西南反蒋的灵魂人物,陈济棠高调为他举行国葬,让蒋氏“食咗死猫”,气愤难平。在陈济棠下野不久,趁抗战兵荒马乱之机,蒋氏果断出手,以消除“勷勤”这两个字在广东人心目中的影响,此其时也。

  在离开“勷勤”之后,林砺儒、高觉敷、罗明燏、林克明等名家大师继续为国效劳,作育英才,在各个专业作出卓越贡献。是则“勷勤”虽死犹生。蒋介石对地方文化教育的打压,虽得逞于一时,却阻挡不住这棵顽强的南国榕树开枝散叶。

  知多点

  勷勤大学的工程精英

  勷勤大学工学院建筑工程系主任林克明,土木工程科主任罗明燏,都是当时工程界最具实力的人物。

  现在保存完好的梅花村32号陈济棠公馆,乃是罗明燏的杰作。罗明燏,广州河南沥滘村人,在唐山工学院毕业后留美深造,获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归国后担任广东省政府、广州市政府技正(总工程师)。罗明燏一生负责、主持工程建设项目达200项以上,以善于解决难题著称,被誉为我国建设史上的奇才。解放后,罗明燏受命筹建华南工学院,为首任院长。

  建筑工程系在林克明的主持下,精英云集。东京工业大学毕业的胡德元,在林克明离校之后,将建筑系整体带入中山大学,将勷大传统保持下来。哈佛大学毕业的谭天宋,随着勷大建筑系进入中山大学、华南工学院,后来成为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的四大名师之一。

  林克明的一项重要贡献,是将从法国学到的现代主义设计思想及自身的实践经验传授给学生,使广州成为中国现代主义建筑的重镇。1936年,林克明的学生黎抡杰、郑祖良等人创办《新建筑》杂志,成为国内新建筑的重要“喉舌”。郑祖良解放后专注于园林建设,先后参与越秀公园北秀湖、流花湖公园、荔湾湖公园、东山湖公园的建设,是岭南新园林的开拓者。

  林克明创办的勷勤大学建筑系在其建立之时,是国内仅有三个大学建筑系之一(另两个是中央大学和北平大学,梁思成创办的东北大学建筑系于1931年停办)。后来居于中国建筑教育前列的天津大学、同济大学、重庆大学等校的建筑系,1932年尚未开办。胡德元、谭天宋等名家将勷大建筑系的优良传统经过中山大学的过渡带到了华南理工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的建筑学一定意义上是勷勤大学建筑系的继承者。在担任广州市设计院、广州市建委领导多年以后,1979年林克明来到华南工学院任教授,成立华工建筑设计研究院,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叶落归根”。

  勷勤大学小资料

  创办年份:1932年

  结束年份:1938年

  首任校长:林云陔

  次任校长:陆嗣曾

  秘书长:陆匡文

  教务长:林砺儒

  教育学院院长:林砺儒

  工学院院长:卢德

  商学院院长:李泰初

  教育系主任:高觉敷

  文史系主任:吴三立

  建筑系主任:林克明

  土木科主任:罗明燏

  (其他系科从略)

  作者:其他系科从略来源信息时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