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娱乐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围场·围墙(组图)

2014年04月26日08:3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教潘晓婷挑战维特尔的马青骅,而今已转战房车锦标赛。
教潘晓婷挑战维特尔的马青骅,而今已转战房车锦标赛。
教潘晓婷挑战维特尔的马青骅,而今已转战房车锦标赛。
教潘晓婷挑战维特尔的马青骅,而今已转战房车锦标赛。
程丛夫也一度和F1走得很近,但最后同样成了围场的局外人。

教潘晓婷挑战维特尔的马青骅,而今已转战房车锦标赛。
2013年的中国站,中国记者围住汉密尔顿索要签名。
教潘晓婷挑战维特尔的马青骅,而今已转战房车锦标赛。
国外的F 1记者中不乏苍颜白发者,他们长期工作在一线,最后多成了专家。

教潘晓婷挑战维特尔的马青骅,而今已转战房车锦标赛。
今年的中国站,车迷将中国国旗插在法拉利的旗帜上挥舞。

  F1是这样的一座围场:它高耸,它厚重,它制作精巧,它内置奢华,想要踏入深处,你或许得花上一些功夫。也有的人只是站在远端张望了一会儿,便已转身离去。随着转身的人逐年增多,如今的围场氛围渐渐不如以往,它终究是一项技术与机械主导的小众运动。但如果你真正爱上了F1,就不会想着再走出来。

  1

  小众的围场·特质

  这里始终是技术至上的地方

  空气动力学的引入和电脑技术的发展使得F 1的科技含量再上一个台阶,赛车至此已经不再只是一部赛车,而是与航空、建模、化工等一系列领域高度结合的产物。

  F1,全名为“Form ulaO ne(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orm ula”在此更多代有规则之意,通常由运动规则和技术规则组成。“O ne”指代方程式赛车的最高级别,是同类赛车比赛的标杆。

  F1的确出身贵族,最早以上世纪初的欧洲大奖赛为基础。到了1950年,首届F1比赛正式创办,那时已经分为自然吸气引擎和涡轮增压引擎。由于没有空气动力学的概念,各方最初都是在引擎方面大做文章,如把引擎前置改成引擎后置、从100匹马力跃至200匹马力、自8缸引擎增为12缸引擎……法拉利、梅赛德斯、路特斯等汽车厂商纷纷试水,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类奇形怪状的赛车。F1从一开始就在走技术路线,只不过那时候的比赛会比现在更欢乐、也更危险,比如某部赛车于冲线前突然散架。

  空气动力学的引入和电脑技术的发展使得F1的科技含量再上一个台阶,赛车至此已经不再只是一部赛车,而是与航空、建模、化工等一系列领域高度结合的产物。这使得车队们必须开启全方位的研发,一年烧掉上亿欧元是常有的事。为了避免外部力量过度削弱车手的主导作用,国际汽联不时还要修改规则,降低新技术带来的各种“实惠”。

  本赛季,F 1再次迎来了技术大改,其中:发动机由2 .4升V 8自然吸气引擎改为1 .6升V 6涡轮增压引擎;动能回收系统K E R S变成了由动能单元M G U -K和热能单元M G U - H共同工作的能量回收系统E R S;每站只能使用100公斤燃油;引擎、涡轮增压器、控制单元等6大动力模块只可在整个赛季使用5套(每超一套就要罚退10位发车)。

  F1正向着环保、节能的方向迈进,这益发提高了F1的科技含量。“除了引擎,你还要考虑涡轮增压器、冷却器、发电马达、更大的电池,这就需要更多的空间、冷却、散热,统统都是挑战。”红牛技术总监纽维认为,工程师们要考虑更多问题。不管是赛车研发还是车手驾驶,都与之前完全不同了。梅赛德斯今年能够一跃而起,也正是因为掌握了新引擎与新底盘的技术优势,压缩机远离涡轮、变速箱前移、缩小侧箱等设计可都帮了他们大忙。

  同题问答

  受访人简介(下同):

  费尔利F1印度力量副领队,30年前已进入围场。

  加洛韦英国《天空体育》记者,每个赛季都会现场报道F1。

  董荷斌前F1雷诺车队三号车手,刚代表百威绝对车队参加了保时捷卡雷拉杯。

  吴先生上海车迷,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关注F1。

  ●南都:为什么会喜欢上F1?

  费尔利:我很喜欢赛车,特别是单座赛车。F1赛车的速度很快,而且是一项非常国际化的运动,实在让我欲罢不能。另外这里存在着很多挑战,能够让人满是活力。

  加洛韦:在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对F1充满了热情,这里的比赛、机械、管理、人文……所有的一切都让你兴致盎然、心跳加速。当我做上记者之后,就希望能报道F1新闻,把它当成一生的事业,如今我做到了。

  吴先生:我从20年前就在关注F1了,男性对汽车和机械可是有着一种天生的喜好。我最喜欢F1比赛里的那种速度与激情,现场观赛非常过瘾。

  ●南都:一旦与赛车打起交道,知识会不够用吧。

  费尔利:我也算是一个老江湖了,但我从来不敢自满,还是得不断地突破和上进。因为在围场里头,你每年、每月、甚至每天都会接触到新的事物,必须不断地学习、学习、学习。

  加洛韦:在我看来,不管你报道什么体育项目都不容易,都需要不断填补自己的知识储备。从这一点来说,F1与其他比赛没有任何不同。但F1可能会更有科技含量一点,理工领域的认知和思维可与人文领域不大一样。

  董荷斌:我们要不断了解赛车,虽然不会像技师那么了解,但我们至少也得知道赛车是如何工作的,这样你才能更好地驾驭它。大家知道,每名车手的实力都非常接近,如果你对赛车细节知道得更多,那么对提高成绩会很有帮助。

  吴先生:对于普通车迷而言,我们还是关注车队和车手居多,机械和规则等内容会去适当了解一下,但不会钻得太深,即便我的工作与汽车行业相关。因为F1与普通汽车真的很不一样,研究起来有点费神。

  DO YOU KNOW

  ●如果能够确保轮胎达到最佳工作温度,F1车速能快0 .331秒。

  ●如果车手踩刹比最佳刹车点提前5米,车速会慢0 .221秒。

  ●围场技师们每进行10000小时的换胎练习,平均可快0 .498秒。

  2

  小众的围场·现状

  看客热情来去皆汹涌

  10年前,央视在乔丹车队(现为印度力量)身上打出了C C T V的广告,去年,央视已放弃了对F 1的转播。与此同时,部分F1分站也传来现场观众减少的消息。

  与奥运会、世界杯一块,F1被称为世界三大赛事之一,它的电视转播覆盖了200多个国家和地区。10年前的8月14日,雅典奥运会开幕,正好遇上了F1匈牙利站。收视结果显示,更多的欧洲地区观众选择了F1,观看舒马赫在当季拿到第12个分站冠军。

  还是在10年前,央视正式踏入F1市场,在乔丹车队(现为印度力量)身上打出了C C T V的广告。2003赛季的澳大利亚站,共有接近3000万用户观看了央视的F1直播,超过了同期的N B A和世界拳王争霸赛。到了2007年,F1直播已能跻身央视五套收视榜的前十名。

  那段时间为F1近来的收视高峰,特别是中国刚刚有了F1中国大奖赛,内行、外行都会过来凑个热闹。事实上,那也是F1开始向亚洲市场全面拓展的时期。

  好景不长,当中国站来到第5、第6、第7个稳定发展的年头,黄牛手上的门票已远不如之前好卖,电视插播的广告越来越少,甚至出现过无人冠名比赛的尴尬。与此同时,部分F1分站传来了现场观众减少的消息。

  根据2012赛季的统计数字,F1的全球电视观众约为5 .15亿,虽然西班牙、意大利市场有所提升,但不少地方都呈下跌趋势,下跌最为严重的便是中国,从2011年的7450万降到了4890万。上赛季的收视率已出炉,F1全年电视观众人数再度减少10%,跌到了4.5亿,短短5年时间就流失了1.5亿受众。其中中国市场更是在一年时间内直线下降3000万人次,仅有1900万人观看了去年的比赛。

  这里面的最大原因,无疑是央视去年放弃了对F1的转播,甚至连《精彩F1》等相关节目也不予制作。虽然官方表态是赛事资源太多、无法平衡F1比赛,但不少业内人士仍然认为是F1的高昂转播费、广告商的减量投入、收视率的不断下跌导致了央视的放手。“中国市场的整体收视下滑,是其他地区上升也很难弥补的。”F1总裁伯尼对此感到担心。

  3

  小众的围场·探因

  关注度下降不能全怪红牛称霸

  豪门疲软,斗士不再,速度、轰鸣、刺激度都在下降……F 1走向了另一条路,可谁又希望这项赛事总是以撞车粘住受众呢?

  从近几个赛季的成绩单看来,F1的确进入了一个悬念较弱的疲软期。如果说红牛和维特尔在2010年夺冠还能让人感到些许新鲜和兴奋,那么他完成的四连霸只能把比赛拖入瞌睡节奏。以上赛季为例,维特尔自比利时站开始,一口气拿到了后面所有9站的分站冠军,全年累计13次夺冠,这让其他车队怎么玩?

  但当你回顾F1历史,也会发现这样的称霸偶有出现,最近一次便是在2000年至2004年,同为德国车手的舒马赫接连摘下五个总冠军,其中在2004年,他开着法拉利F2004也实现过单赛季13次拿下分站冠军的纪录,而那时候的F1关注度绝非如今这般低迷。记者于是问起同行们这么一个问题:如果近来称霸的维特尔效力于法拉利车队,或是阿隆索拿到了这么多冠军,外界的收视率是否会有改变?大多数的答复都倾向于“可能会有”。“法拉利毕竟是老牌车队,在全世界拥有极高的号召力,如果由他们的车手夺冠,或是法拉利拿下年度总冠军,我认为大家对围场的关注度可能会比现在要好。”《天空体育》F1频道记者詹姆斯·加洛韦代表了不少人的观点。

  也就是说,围场里还是存在一定的豪门情结,车迷们更喜欢法拉利、迈凯轮、梅赛德斯这样的厂商车队。特别是法拉利,他们在国际汽联的某些规则制定中拥有一票否决权,年度分红时还可以拿到奖金外的资金补助。这些特权,恰恰反映了法拉利的围场号召力。所以遇上舒马赫、莱科宁之后再无冠军,法拉利的低迷也侧面表现为F1的低迷。

  论到车手,维特尔的连霸并没有得到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多喝彩。就在上赛季中段,他甚至能在最高领奖台上听到嘘声。始终有一部分车迷认为,维特尔的成功得益于他的好车,德国人还没有达到称王称神的地步。

  摆在维特尔面前的是两座大山,分别为上世纪90年代的车神塞纳和本世纪头10年的车王舒马赫。也可以说维特尔生不逢时,车迷们本需要偶像支柱,但过于频繁地出现神人则会降低神坛高度。此外维特尔在个性上还是缺乏一些特点,当下的阿隆索、汉密尔顿、莱科宁在这一方面比他更有吸引力。车迷们喜欢看到抗争斗士,而不是邻家男孩。

  国际汽联不断修改规则也是导致F1收视率下滑的一大原因,最大争议无疑是各队不能在途中加油、不能选择轮胎供应商,它一方面使得赛事更加平衡,另一方面也减少了赛事的变数。除去赛车调校和车手驾驶,车队在比赛当中能做的策略已经相当有限。

  今年迎来了F1的又一次大改,引擎声浪没有过去浑厚了,赛车速度也慢了,有时候还不能把油门一踩到底,车手要顾及燃油总量和燃油流速。这还是你印象中的F1赛车吗?不少车迷表示,赛车的魅力在于速度、声浪、刺激,现在F1走向了另一条路。

  但用国际汽联技术代表查理·怀汀的话说,F 1的选择方向没有不妥:“F1一直是走在技术的尖端、时代的前沿。”当然,F1已在采取一些改进措施,使得比赛更像原来的样子,最新消息称,F1策略委员会计划通过一系列规则变化,包括重新引入主动悬挂、改变刹车系统等,既降低研发成本以节省开支,又增加比赛观赏性。底盘与地面擦出的巨大火花、赛车制动时通红的刹车碟……这些过去的经典画面可能将回到F1的世界里。

  同题问答

  ●南都:车迷近来对F1的关注度似乎有所下降,这是什么原因?比赛不好看了吗?

  费尔利:首先我不太认同这一说法,其实从F1的历史发展来看,这项运动还是在不断进步当中的。如果和三四十年前相比,现在的比赛可比以前好看很多,全球观众也要比那时候多。当然,我知道车迷们在想什么,他们可能想看到一些类似撞车的混乱场景。不过我得说一句,谁都不希望有人受伤吧,F1正在变得更安全,这难道不是好事情吗?

  董荷斌:这么多年来,F1都是赛车界中最受关注的运动,到了现在也一样。你要说关注度下降,其实足球、篮球、羽毛球这些项目都有过关注度下降的时候,因为每项运动在发展过程中的受众都是有高有低的。现在降了,不代表它未来不会升。

  吴先生:规则改了这么多,F1的激烈程度似乎没有以前高了,特别是最近几年,维特尔和红牛都在垄断冠军,使得有些比赛没法看。如果你赛前就能对最终结果猜到个大概,体育比赛就丧失了一定魅力。

  ●南都:请向国际汽联给出一些建议,能让比赛变得更好。

  费尔利:我认为现行的F1规则没有太大问题,F 1的危机来自于毫无节制地烧钱,这也是我们极力推崇“预算帽”的原因。并非每支车队都是法拉利、红牛、梅赛德斯,还有很多需要勒紧裤带生存的车队。已经有例子证明了,F1不需要猛烈烧钱也能玩得精彩。

  吴先生:引擎不要降、速度不要慢、外形不要丑。每年还要增多一点比赛,今年19站有点少,看得不过瘾。每站比赛应该尽量突出自己的特点,像摩纳哥站、新加坡站、西班牙站、巴西站就很不错。

  4

  小众的围场·结论

  F1就是非同寻常的体育赛事

  印度力量副领队鲍勃·费尔利反复强调F 1比赛最为关键的三要素:车手、引擎、空气动力学。除了车手,其实还有很多要素值得考究,这既是提高了受众看懂F 1的门槛,却又大大拓展了车迷对该项运动的关注范围。

  有一种说法是F1七分靠车、三分靠人,不知道这说法是否准确,但赛车运动的确与其他体育项目存在很大不同。除去车手的天赋与努力,一部好车在F1比赛里显得尤为重要。有了这些认识,看看红牛二队和红牛一队的里卡多、去年与今年的维特尔,也就不必对其中差距再有什么大惊小怪了。

  而为了打造一部好车,车队们往往都会竭尽所能。还是拿今年的梅赛德斯为例,他们在罗斯·布朗离职后把领队职务分成了商业执行总监(托托·沃尔夫)和技术执行总监(帕迪·罗威),下面担任设计总监、技术总监、科技总监、管理总监的人物全都是业界精英。

  资金投入就更不用说了,梅赛德斯仅引擎研发就比雷诺多出一倍。要在围场里头生存,砸钱者不一定能取得成功,但成功者一定需要砸钱。“F1就像一部科幻电影,你看到的事物绝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边,瞧瞧那些高科技产物和天文数字一般的金额,极少有运动可以与之相比。”车迷小飞今年首次来到现场观看F1中国站,算是完成了一趟圆梦之旅。

  就在上个星期五的中国站进行期间,国际汽联照例举行了第二场新闻发布会,与会者包括法拉利技术总监帕特·弗莱、国际汽联技术代表查理·怀汀、本田运动部主管新井康久、梅赛德斯管理总监安迪·考威尔、雷诺引擎主管罗伯·怀特。虽然这次例会没有设定主题,但大家讨论的内容基本都与F1研发方向有关—“我觉得把如今这套F1技术转到民用并不困难。”(怀特语)、“梅赛德斯有些技术转移工作已经提上日程了,F1带给民间的变革无时不刻都在发生。”(考威尔语)……没错,F1从一开始就是为汽车行业服务,如今民用车上的很多关键技术,都是源于F1的研发使用,这让F1运动更有潜在价值和深度意义。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F1可能进入了近十年的一个受众低潮。但也有声音认为,这是F1正在筛选自己的真正车迷。在南都记者与印度力量副领队鲍勃·费尔利聊天时,他反复强调F1比赛最为关键的三要素:车手、引擎、空气动力学。除了车手,其实还有很多要素值得考究,这既是提高了受众看懂F1的门槛,却又大大拓展了车迷对该项运动的关注范围。“我每年要做不少F1现场报道,从不觉得它多么无趣,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也知道很多车迷或许不是这么想,他们被一家独大折磨够了,但当你看到其他体育项目上的那些王朝和统治时,为何没有选择离开?”德国《图片报》记者伦纳特·温克说道。

  同题问答

  ●南都:请说说F1和其他运动的不同点。

  费尔利:F1只有11支车队、22个车手,你不仅要和车手比赛,还要和车队、赛车、技师们比赛。而且每年你得去世界各地,踏上很多不同的赛道,这是一项非常有趣、又很有挑战性的运动。

  加洛韦:最大的不同应该是多了“赛车”这件大装备,让我们的关注点不再局限于运动员,还有很多技术、科技、规则类的东西。我不是说其他运动没有这些要素,而是它们没能体现得像F1这么直观和重要。

  董荷斌:这里不仅有车手,还有赛车,因此不仅车手要出色,赛车也要出色,得做到车手与赛车的完美结合,你才有可能赢下比赛。

  5

  小众的围场·局外

  多年以后,我们仍在自家做客

  2004年,中国站进入F1赛历。十年间,中国车迷从只识舒马赫到有了各自喜爱的车手,从绝对的门外汉到爱上赛车的引擎声,但在更多国人看来,F1仍是一项外国人的运动。

  十年前,F1比赛首次落地中国。国际汽联与这个庞大的吸金市场签订了一份七年合同,每年的承办费超过2000万美元,于当时排名前列。再来计算F1中国大奖赛每年的盈亏没有太多意义,因为世界上的很多F1分站都是亏本生意,只是亏多亏少而已。这项比赛之外,各方可以通过汽车、贸易、旅游等行业回笼不少资金,特别是在行政部门喜欢插上一手的中国。

  那么该如何打好F1这张牌?在南方体育当年主办的首届中国F1发展论坛上,上海赛车场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郁知非已经表示,中国要通过F1经营自己的品牌:“我们不能躺在F1身上,为人家作嫁衣裳,我们希望站在F1这个巨人的肩膀上创立自己的事业。品牌永远是一个赖以生存以及发展的基础,没有品牌就等于是在外面流浪。”德国国际赛车管理咨询公司总裁海辛格更是直接指出,中国必须要有自己的F1车手:“只有本土车手的优异表现,才能带给商家最直接的回报。而如果中国有天赋的车手不能得到企业的支持,那么中国赛车运动的发展将大大滞后。”

  如今看来,郁知非和海辛格都那么有前瞻眼光。遗憾的是,中国自己的F 1运动在十年后并没有获得多大进步,除了那不断向上递增的承办次数。如何于F1中国站找到更多核心的中国元素,成了记者今年在上海国际赛车场的一大难题。这里没有中国车手,没有中国技师,更没有中国总监和中国车队,所以在众多车迷手中,大多拿的是西班牙、芬兰、德国、英国国旗而非中国国旗。

  曾几何时,董荷斌、程丛夫、马青骅等车手已与F1走得如此之近,如今却只能游离在这座围墙最高的围场之外。他们的后继者是谁?在哪?没人知道。中国车手踏上正赛暂时只能是奢望了,但F1目前甚至连一名中国工作人员都没有,这或许更应该引起深思。

  可以思考的还有中国商家的退场。最初的爱国者、中石化、央视均已销声匿迹,本赛季只剩潍柴动力苦苦支撑。至于那些本应该与F1走得更近的汽车厂商们,大多只是借助F1搭台唱戏,在营销上打点主意。研发、技术、制造,这才是F1运动与汽车商家的联手核心,但中国企业始终涉足不深、极少合作。也正是因为他们缺乏投入和热情,间接造成了中国F1运动的止步不前、关注度下降、难以真正登台。

  落地了这么多年,F1中国站更多时候只像F 1中国展、F 1车手战、F 1上海站,中国如今已成了汽车使用大国,但远不是赛车竞技大国,更不用说是汽车研发大国。真正的F1中国大奖赛将在何时出现?希望不要等得太久。

  同题问答

  南都:在中国,懂车的人多吗?

  费尔利:我认为中国人挺懂车的,已经比之前提高了很多。如果你硬要拿中国车迷和欧美车迷做比较,那肯定还有差距。但我们必须想想,F1在欧美发展了几年?又在中国发展了几年?中国站才过去了十年,这里的人们对赛车的认识就能达到现在这个水平,已经做得很好了。

  董荷斌:那天我和一位中国朋友聊到赛车,他的某些话语让我非常吃惊,其实中国车迷对车手、科技、赛车发展都挺了解,不少时候超出了我对他们的一般印象。

  吴先生:中国车迷还是看热闹的居多,我想有70%、80%的人都是车手吧。车况什么的也知道一点,但那个程度毕竟只是皮毛,过于表面了。

  南都:中国人一度与F1走得很近,但现在仍处F1之外,为何中国元素始终难以进入这个圈子?

  费尔利:不管是车手也好,技师也罢,我都觉得中国人在基本能力上没有任何问题。但中国还是缺少相应的氛围和环境,这不是中国的错,因为F1的大本营在欧洲,不在中国。中国人如果想进入F1,必须去最接近F1的地方锻炼,在那里不断接受挑战和学习。F1是一项非常国际化的比赛,我们这里可以有英国人、日本人、西班牙人,为什么就不能有中国人呢?

  加洛韦:进入F 1之前,你必须在G P2、F3以及各种方程式比赛里面摸爬滚打。F1是从欧洲发家的,那里的条件肯定比中国好。如果不出去看看,你就很难跻身于此。另外我觉得中国企业、厂商对F1的支持还不够,没有身后这股推力,就很难有当地元素出现在赛场上。

  董荷斌:赛车运动在中国还相当年轻,所以这里的赛车人群也非常年轻,他们需要不断成长。事实上,他们也正在不断成长当中,像F1中国站的暖场赛保时捷卡雷拉杯就出现了很多中国面孔和中国元素,这都是好现象。中国想与F1更近,还需要一定时间的等待。

  南都:在你的心目中,中国站处在整个赛季的什么位置?

  加洛韦:首先,中国有一个非常庞大的受众市场。不管是什么体育运动,如果你要做到真正的国际化,就必须让中国人也接受并喜欢上它。F1大奖赛在中国已经走过了十年,我认为它未来仍将保持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势头,所以这里会是整个赛季的重要一站。而从赛事本身来说,中国站经常是各车队重返欧洲大本营的前哨战,因此它们也非常重视中国大奖赛,会在这里收集更多数据、进行更多尝试。

  吴先生:中国站对于中国车迷而言肯定是意义重大,因为这是你现场观赛最好、最方便的机会。电视机前看F1和现场看F1还真不一样,那种引擎声、刺激感、视觉冲击力是你在家里无法感受到的。

  DO YOU KNOW

  国际汽联在F 1中国站并没有向媒体提供免费网络服务,而是收取单天288元、整站588元的通信费用,几乎是全年最贵标额。

  采访手记

  有一种专业令人动容

  围场并不是一个让人很容易喜欢上的地方,或者说,这不是一个让人很容易就能深爱的地方。为了跟好这个项目,我电脑里还存着一篇几万字的《流体力学理论与赛车空气动力学》。本想慢慢看下来,却发现相当吃力,如在“前翼”章节的文字是这么叙述的:“……气体流动过程中,翼片上表面的气流受到阻碍,流速降低,而翼片下表面的气流则可以在无阻碍状态下顺利通过,结合气体运用的伯努利方程P + 1/2v2=常量(P0),上翼面流速低、压强大,下翼面流速高、压强小。两者作差,产生了赛车所需的气动负升力……”

  看晕了没?围场就是这么一个领域,永远有着学不完的专业知识。在现场报道F 1期间,我很喜欢去车队休息区以及休息区前方的空地上晃悠,即便有时并不为了采访。因为这里是为数不多的可以见到车手、技师、领队日常状态的区域,当他们一个个戴着耳机、手持电脑、若有所思地走进维修间时,那种投入和专注丝毫不亚于赛场上的激烈争斗。

  部分中国记者也会私底下抱怨,说F 1中国站缺少中文采访专场、车手之外没有可聊话题、给到的资料带有太多专业术语和数据,但有时正是这种原汁原味的“西式”氛围,或许才能体现出比赛本身的那种专业韵味。我也和不少欧美F 1记者接触过,他们亦不是科班出身,但有些“大神”确实就能轻易说出法拉利前翼换了、迈凯轮改了排气管、路特斯升级不大。能力不及时,他们便经常请上专家,对比赛内容进行专业解读。久而久之,那些满头白发还在一线的工作者自然也就成了业内专家。

  总而言之,与其他体育比赛追求更高、更快、更强不同,F1追求的还有更具科技、更多研究、更加专业。媒体人会告诉你:“红牛车队的班车还停在那,他们在赛前一般会忙到很晚。”技师们会交流说:“丹尼尔,这组数据还能再做提高,试试适度调低翼面倾角。”接送司机望了一眼黑夜:“国际汽联要求我们送完最后一名记者才能下班,有位美国老太太每年都得忙到凌晨一两点。”

  本版采写:南都记者 黄融 发自上海

  本版图片:CFP Osports

  详见B 02-04版·头条 专题采写:南都特派记者 黄融(发自上海)

  作者:黄融 发自上海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