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频道首页 > 媒体新闻滚动_搜狐资讯

军马无法通行解放军骑牦牛巡逻(1/39)(组图)

2015年10月12日10:5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雪后巡逻官兵在乱石岭中穿行。

  图集详情:

  在祖国帕米尔高原之巅,有一个叫红其拉甫的地方,这里有一支享誉全军的牦牛巡逻队,官兵们每一次巡逻都是对生命极限的一次挑战。红其拉甫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氧气含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塔吉克语是“血染的通道”的意思,早在西汉时期就是我国对外商贸的重要驿站。特别是吾甫浪沟,被当地塔吉克牧民称为“死亡谷”,这个地方因山势陡峭、怪石嶙峋、道路险峻,巡逻车、军马根本无法通行,只能依靠“高原之舟”牦牛作为边防巡逻交通工具。

  9月21日上午,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团长张长青带领红其拉甫边防连15名身体好、素质过硬、骑术好的官兵骑牦牛向“死亡谷”发起挑战,对吾甫浪沟点位进行全线巡逻。(摄影并撰文/陈柏涛 姬文志 特约记者 王宁)

  作者:王宁
分享到: